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枯域灵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六脉灵源

枯域灵源 我在东南枝 4598 2017.08.13 16:28

  今晚,阿狸又回忆起尾巴被支配的恐惧。

  对于东无刑这种厚颜无耻说话不算话,一言不合就抱尾巴的臭男人,她是真的怕了。

  “小姑娘脾气大怎么办,需要揉尾巴!”东无刑同志一边揉尾巴一边感慨。

  “我错了……放开我……”阿狸身体弓成虾型,小腹潮水喷涌不停,当真是欲仙欲死。

  “咦?”东无刑眼角扫到阿狸裆部:“你的裤子怎么湿了?”

  “……”阿狸从未如此渴望死亡。

  “尾巴真这么敏感吗,竟然泄尿了……”东无刑思索。

  嘿呀这嘴皮子,太贱太贱。

  “我杀了你!”阿狸羞愤难当,哭的更欢。

  “别啊,你若早早认输,我又岂会不讲理?”东无刑放开尾巴,气质一变,暖道:“你这傲娇劲只会害苦自己,认栽吧,我又不会怎么你。”

  阿狸啼哭不语。

  东无刑从乾坤袋里掏出衣物,塞进美人怀里道:“拿去,先把身子洗干净了,换上衣服和我回去。”

  “那些村民会杀了我。”阿狸对村民颇为抵触,同时讶异于这浑人的法宝。

  “这倒是。”东无刑一拍脑袋:“这样吧,你先休息好了,明天我带些吃的过来,你必须和我走,不然,迟早有人类大能来收你。”

  “走不了的,我要是出去,且不说妖气,就算是狐耳狐尾,也会召来杀生之祸。”阿狸哀怨。

  “你们妖族屁事真多。”东无刑吐槽。

  为了拯救失落的少女,为了少女的自由,为了少女的复仇,东无刑决定,这事他管定了。

  至于保镖嘛,顺其可乎不是?

  “我看看没有那种能隐藏耳朵尾巴,还能隐藏妖气的玩意?”浑人又在钱袋子里摸索。

  别说,还真有。

  “给。”东无刑将丹药塞进阿狸手中。

  “这是什么?”阿狸问。

  “化体丹,吃后跟普通人一个样。”

  “……”阿狸怔怔地注视着手中的丹药,心中五味杂陈。

  东无刑站起身打个哈欠,径直走下山道:“我回去睡觉了,你爱吃不吃,信我最好不信我也行,我能帮你一定帮,你不让我帮我也乐意,走了走了,好困。”

  这浑人悠哉,阿狸却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她是想离开这村子,不用再茹毛饮血的生活。要想改变悲惨现状,只要吞下这粒丹药一一可是人类,如何能轻易信任?

  吞还是不吞?

  她想起刚才东无刑的眼神,猥琐中带着欣赏,淫荡中带着纯真,同情中……带有善意。

  如怀圣物般捧起丹药,她立于月光下酝酿着回忆,如果不是裤裆湿了一片,那画面一定颇有文艺感。

  次日。

  “东少爷,这伏妖之事如何了?你眼眶那两坨黑乎乎的怎么回事?”老者问。

  “那妖怪已被我收伏,以后不会再来祸害你们了,至于那黑乎乎的,是我修身时乱了气劲导致,不碍事。”东无刑打个哈哈,讲道理,老子也不想熬夜啊。

  “就这样?”

  “就这样。”

  老者纳闷,在他想来,像东无刑这般人物,与妖魔斗法时都是呼风唤雨山崩地裂的,枉我们躲在山脚下瑟瑟发抖,结果你这不声不响的就把妖伏了,唉,早知道就带上瓜子看戏了。

  “既然如此,我张三代表烟柳村,给东少爷说声谢谢了。”老者张三鞠了一躬,扭头吼道:“瓜娃子,把黄金抬过来!”

  村民们抬来大箱子,东无刑望眼欲穿,老者呵呵一笑,伸手开盖,顿时金灿灿的黄金闪瞎诸人狗眼。

  “三百两黄金,皆在此处。”老者说。

  “给我的?”东无刑确认。

  “当然,这是村民们答谢您的心意。”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给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好了。”东无刑将整个箱子纳入乾坤袋,心情愉悦。

  老者和村民嘴角抽搐,你这浑人不按套路出牌,难道不是应该推让一番,然后婉拒吗?

  狗日的,那可是三百两黄金啊,多少祖辈的心血啊!

  “不知东少爷师出何人?抑或哪座仙门弟子?”老者咬牙切齿问,究竟是什么样的门派和导师才能教出这么臭不要脸的修真人士。

  “在下无门无派更无尊师,对了你们有吃的吗,给我上个烤鸡,我师姐还在山上呢。”东无刑欠揍到一定地步。

  老者气炸,你这撒谎都不会,无门无派哪来的师姐?但念其境界高深,他还是选择忍气吞声,吩咐村民好生伺候。

  左手拎烤鸡右手握鸡腿,东无刑在村民复杂地注视下上山寻妖,鸡骨头都沿了一路,着实是快活无比。

  说来奇怪,这浑人光棍一枚,师姐何来?

  走至昨夜伏妖地方,他扯开嗓子就喊:“阿狸在吗?出来吃饭啦!”

  一片寂静。

  “你不出来,我可就把烤鸡全部吃光咯?”他说罢掰下一块鸡翅。

  躲在暗处的阿狸终于忍不住飞身而出,静静同那浑人对视着。

  黑色劲装完美勾勒出傲人身材,那割边裙侧完全遮不住白花花的修长美腿,长靴至膝马尾垂臀,五官其妖媚眼神之坚毅,好一个冷美人儿!

  “呜呜哇~”东无刑整个人都亢奋起来,像猪哥样怪叫一声,然后挖鼻孔无趣道:“美女你谁?”

  阿狸吹了下侧刘海,叉腰戏谑道:“你觉得我是谁?”

  东无刑细细打量,嘿呀,这美人儿,怎么和那昨晚那妖怪颇为相像呢?

  妖怪……妖怪?

  某浑人虎躯一震,坏了,这妖精没了尾巴这弱点,洒家今估计又要破相。

  “师父!”他大吼。

  “哼!”阿狸吃过此亏怎会中计?一跃而起推倒浑人,一屁股坐在他裆上,降龙十八掌甩得是淋漓尽致。

  将昨夜羞耻的火气全部发泄出来后,阿狸终于收手,只道心中畅快无比,仍不起身,回味着揍人的滋味。

  鼻青脸肿的东无刑变身成真正意义上的猪哥,这浑人见阿狸停手,举起烤鸡傻乎乎道:“我给你带烤鸡来啦,快吃吧,很好吃的哦!”

  阿狸一愣。

  烤鸡还在散发诱人香味,色泽鲜润油脂充足,看去可口,要不尝尝?

  她接过烤鸡,截下鸡腿轻轻抿了一口,随即就红了眼睛,转过身背对浑人,眼泪滴答滴答溅起水花。

  她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东西,也想不到一只鸡也能够这么好吃,如果爹娘在世,尝之多好?

  本以为猪肉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而牛血便是那最好喝的饮水,原来这一切只是我自己的可笑认知罢了。

  她越想越伤心,眼泪更是不停。

  东无刑也坐起身,从地上捡起黏土的鸡翅吹了吹送入嘴里,含糊道:“吃完了和我一起下山吧,我和那些人说你是我的师姐,聪明吧?”

  听到浑人的话阿狸再次泪目,肩膀微微颤抖,她不曾想,就东无刑这样肮脏无耻的人类,竟能给予她朝思暮想的温暖和关爱。

  “傻蛋!臭傻蛋!”她愤愤咬下一块鸡肉,嘴里骂个不停。

  “这婆娘似乎脑子有点问题。”东无刑暗想,这妖怪似乎十分热衷于同自己作对,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瞧那抖动不停的肩膀,某浑人摇摇头,这婆娘不仅脑子有问题,还有羊癫疯呢,这究竟是病还是妖族特征都有待考究。

  今儿烟柳村又来了一位陌生人。

  那人身着黑色劲装,开口就是一句:“别看我!”

  村民茫然。

  “我师姐比较害羞,别见怪哈。”东无刑揽过美人柳腰说屁话。

  阿狸担心被村民认出,便从了浑人的咸猪手,只管捂脸掩面。

  于是东无刑胆大包天的在美人臀上怒捏无数记,同时与村民们谈笑风生,美人在怀好不快哉。

  这浑人,就不想想出了村该如何承受阿狸的怒火。

  “张三爷爷,这妖既然伏了,那在下也不多做停留,我和师姐正欲下山,还请爷爷指明方向。”东无刑感到怀里阿狸浑身僵硬,只能摆手作别。

  “从西边羊肠道直走有一池塘,左转顺路便是平安县城,东少爷,您的大恩我们定铭记在心,一路走好。”张三口不对心,这浑人拐了村里的三百两黄金,就这么带着师姐跑了,他都恨不得给上一刀子。

  “哦哦,那我和师姐先走一步,还有……”东无刑招呼张三过来,悄悄话道:“谢谢你的黄金。”

  还没等张三气到豹毙,这浑人拉着阿狸就咻的不见人影,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

  正所谓坑人者人恒坑之,小样儿敢坑洒家,不把你陪光底裤我就不姓东。

  至于这烟柳村,从今往后和他东无刑再没半毛钱关系。

  “碰!”阿狸狠狠踹了浑人一脚。

  “哎呀!”东无刑倒地捂住屁股大骂:“你又发什么神经?”

  “刚才你还挺愉悦啊?”

  “瞎说,你的屁股一没弹性二没分量,就这比柚子还扁的屁股,我才不稀罕。”东无刑作死。

  阿狸那个气:“那你还摸那么久?”

  “我这是为你好,摸一摸才能更有型嘛。”

  天下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张嘴能毒到天地不容人神共愤,脸皮比山脉还厚。

  和浑人斗嘴只能拉低自己智商,阿狸强忍怒火,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去平安县城啊,我俩一起去见见世面,瞧瞧有没好玩的。”

  “我见世面便算了,为何你也要?莫非你不是世俗人士?”阿狸疑惑。

  “我呀怎么说呢。”东无刑边走边道:“我家在很远的地方,那儿是桃源仙境,国泰君安幸福美好,人们丰衣足食,没有无谓的争斗,人人平等秩序井然……然后我就莫民奇妙来到这片大陆,除了那些村民也就认识你了。”

  柳梦沁蹲在角落痛哭流涕。

  阿狸明显不信:“桃源仙境?怎么可能,这天下怎会有那般圣贤的君王?你自己都不清楚是因何而来,可笑,你叫我如何相信?”

  “切,爱信不信。”东无刑思乡之情顿起,洒家的娃娃和电脑,你们一定很寂寞吧?

  “那桃源在何方?妖族地位如何?”阿狸倒来了兴致。

  “东土大唐,至于妖族嘛……”

  此时风声鹤唳,吹来一道磁性声音一一建国后不许成精。

  东无刑表情揶揄:“我们那的动物是成不了精的,或许等大唐不存在了,妖族就崛起了。”

  “难道……”阿狸大惊失色:“大唐皇帝斩断了妖脉灵气?”

  “哈?妖脉灵气又是什么东西?”东无刑挖鼻孔。

  “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不知。”

  “天地之初便具六脉灵源,人族、妖族、魔族、灵族、海族与兽族各执一脉灵源,六脉各族共生共存,其意皆为补天,若一脉有失,便是大逆不道,天降灾变。”

  东无刑头晕眼花:“好像很厉害。”

  “你们大唐皇帝胆敢斩断妖脉,就不怕天罚?”

  天罚?求解怎么个罚法,你来干旱我有催雨弹,你来暴风雨我有天气预报,你来台风我们还能放假,除了地震火山那类板块正常的运动,这天罚还真没什么威力。

  “你别说……还真不怕,何止不怕啊,都能上天了。”东无刑想起祖国刚刚发射一枚量子通讯卫星,不由为家乡走科技路线而感到骄傲。

  “如此这东土大唐,可当真可怕。”阿狸实在不明白究竟有谁能和天对着干,不由佩服道:“大唐皇帝其人如何称呼?”

  “人民。”

  “仁明?”阿狸暗暗记下这名字,这位可是能怒肛苍天的人族大能,不能忘了。

  东无刑瞅瞅美人道:“我感觉你懂得挺多啊,什么脉什么灵气说的头头是道。”

  “我都活了一百年了,就算大多躲在深山,仍要比你懂得多。”

  “一百年?!”东无刑震惊,在阿狸头上的妖怪标签默默加上“老”字。

  “怎么?”

  “没,我在想叫你师姐怕不是占了你的便宜。”

  阿狸噘嘴:“你知道就好。”

  我去,你骄傲个什么劲啦。

  “你呢,你多大年纪?”美人回问。

  “十……十九岁。”浑人忐忑。

  阿狸以为听错了,瞅瞅浑人那如猪肝般面色,瞬间灿烂道:“屁孩年纪,色心不小。”

  被小屁孩吃豆腐,阿狸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想笑。

  “……”东无刑表示不想搭话并向老妖怪丢了个白眼,你说你这开心个篮子,虽说十九岁在你们妖族眼里跟屁孩没两样,但洒家所有身体机能都发育成熟,搞大你肚子游刃有余。

  “屁孩,怎么不说话了。”阿狸用眼角瞄了眼身旁浑人。

  “……”东无刑自顾自走着。

  “屁孩,你就没考虑过修真吗?”

  “屁孩……”

  “屁孩……”

  东无刑突然止步,拍拍肚皮道:“师姐,我饿了。”

  阿狸深深地注视着浑人,转身道:“我去狩猎,你在这儿等我。”

  浑人忙点头答应。

  世间清净……

  等待许久,东无刑才坐下吐槽:“这老妖怪跟只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叫,原本以为是个冷艳型美女结果是个女神经,话多就算了还特暴力,洒家究竟是拐了个保镖还是招了只苍蝇?”

  藏在巨石缝下的阿狸抚住胸口,垂下头抑制着天塌的感觉,她泪如泉涌,我想要个关心我的人就这么难么?

  东无刑抓起木材组成篝火,自言自语道:“毕竟是孤单久了,好不容易找个能说话的,话自然多……”

  “话说这老妖怪还真是惨,吃点东西都要被村民针对,一百年就这么活着,作孽啊……”

  “什么世道嘛,老妖怪没人疼那洒家来疼,谁叫我是东无刑呢,就是苦了我的耳朵和屁股,估计要生茧子。”

  “也不知道那老妖怪喜不喜欢吃烤鸡,希望好伺候……”

  那破碎的心再次痊愈,阿狸仿佛置身于梦境中,沐浴在那温暖七彩河里,美美洗漱着怨气与不甘。

起点网文吐槽大会

参与还有机会拿2000点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