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杀神永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黑夜复生

杀神永生 恐怖的阿肥 2371 2016.12.18 20:00

  夜色的笼罩下,十九区A级市中心区域一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场景,大量的有钱人聚集在此享受他人无法想象奢靡夜生活。

  但在较为偏远的郊区中,路灯故障而长期没人修理,一旁阴暗街巷中却发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一位老司机娴熟将运载肉类食品的冷冻室货车倒入一间早已废弃的仓库中。

  “今天的货不多吧?最近政府查得比较严,我也不太方便。”

  从驾驶室走下的司机是一名胡渣大汉,臌胀的肚皮是被地沟油与劣质啤酒给堆积出来的。走下车便询问着站在台阶上的一名管理者,两人之间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神秘交易。

  这位管理者的形象相比于司机完全不同,一身西装笔挺,一撮修剪整洁的小胡子挂在面部,目光中看不到任何的感情色彩,面对司机的问话只是在手上比出一个‘六’的手势。

  “六个吗?的确与以前相比偏少,既然是老熟人,规矩一样,不要电子转账,只收现金!”

  司机的手中仿照着对方而在手中比出‘五’这个数字。

  这位主管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一点金额,挥手间便有着一位三十岁大小的男人拿着钞票手提箱递送至司机散发着异味的手掌中。

  “上货吧。”

  司机根本不检查提箱中的现金,迅速将冷藏载货箱开启时,仓库的工作人员用推车将六袋装着‘货物’的麻布口袋依次上货。

  “有没有完整的?”司机露出变态的目光问着主管,不过对方却一脸冷态没有任何回应。

  “切,真是无趣。”

  司机见六件货物已经送入冷藏室,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角,挥手向身后的人示意再见,随后发动着货车向着城外驶去。

  一路驱车来到城门口,两位持着枪械的侍卫将其拦下。

  的确是老司机,似乎干过不少次这样的事情,两名在这个时间值班的侍卫都提前与司机勾结,从驾驶室窗口递出一万元后,货车立马被放出城区。

  货车向着郊外行驶的过程中,颠簸的后车厢内六件所谓的货物中,其中一袋麻布口袋中开始有着异样的蠕动,并不是颠簸所造成,而是麻布袋内部有着什么物体正在活动。

  本是碎裂不堪的烂肉之间竟然通过某种绿色植物根茎正在不断连接着碎肉被绞肉机完全切碎的肉渣,慢慢组合。

  只不过融合肉体的过程中,其速度正在不断减缓,似乎这种绿色植体在帮助寄生主体修复的过程中,体内蕴含的生机能量所剩无几,最终所有的碎肉全部组合完成,甚至部分缺失的肉体也在植体刺激下再生修复。

  完整的青年身体包裹于麻布袋中,汽车行驶在颠簸的道路上促使青年缓慢睁开双眼。

  “吱!”拉链从内部被划开。

  一位长相较为清秀的瘦弱青年从麻布袋中如同诈尸般笔直坐立,身体上自然是一丝不挂,双眼瞳孔稍稍有些涣散,脑袋完全处于混乱状态,从样貌看来正是青年正是虞井。

  人类在午休陷入短时间的深度睡眠醒来时,偶尔将出现短时间的大脑意识模糊状态,记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记不清楚时间。

  虞井则是在之前大脑都被搅成碎肉,神经的构造与修复属于当前医学界不可跨越技术。但虞井大脑确实被正确修复,不过记忆却全部被打乱,大量的碎片画面闪过脑海

  ——类似于朋克风格的研究所,冰冷而奇怪的少女,七件物品,冰冷的屠宰间——

  “研究所的测试!”

  忽然间虞井仿若已经将部分记忆拼凑成功,扭头看向一旁与自己当前身体放入位置相同的几个麻布袋时,内心如同堕入冰窖般,呼吸也变得急促。

  “一,二,三,四,五!”

  虞井用手指数着身旁的麻布袋数量,加上自己正好是六袋,嗅着空气中冰冷的腐臭气味,残酷的现实已经摆在虞井的面前。

  “为什么!”

  虞井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来到一道麻布袋旁,看向内部竟然是一位全身骨头被折断,扭曲得不成人形男性尸体,面前可以分辨出此人的身份,

  “是老伯吗?”虞井虽然心里一阵反胃,但并没有实际上呕吐出来。

  随着一道道麻布袋开启,内部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直到最后的一道麻布袋拉链被虞井给划开时,蒋甜苍白的面容出现,完全涣散的瞳孔看着虞井没有任何生机。

  拉链继续向下划动时,并没有更多的肉体,蒋甜的下半身已经不完全存在。

  虞井双膝跪在蒋甜的尸体面前,有些凝滞与麻木的面庞上一滴泪水沿着脸颊滑落。

  …………

  “这笔钱还真是好赚,这群黑道里的家伙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弄来这么一堆需要处理的‘货物’。在这样干下去赚足够的钱,下半辈子则只剩下美好的享受生活。”

  司机将大货车行驶至一片荒无人烟的山头,在货车停靠的位置旁存在着早已挖好的十个大坑,似乎都已经是家常便饭。

  为以防万一,司机将随车抽屉内的手枪带在身上,右手拿着手电走至后车厢前。

  “六具还是少了些,我提前都挖好十个坑,既不是将剩下的坑都给填上。话说也不知道这批货物里有没有完整的女人,三个月前的那批货物我可是记忆犹新,里面的一个女人虽然身体已经冰凉,但放在夜总会里也肯定是上万的服务费。”

  想到这里,司机嘴口内的舌头沿着嘴唇舔舐一圈,猥琐的笑容只有变态才会拥有。

  司机想到这里时快速而娴熟将铁链从后车门取下,用力将后车门给拉开时,内部溢出的寒气让司机不由搓动着自己粗壮的手膀子,将手中电筒照向内部。

  手电筒照明的位置,六道麻布口袋都正常摆在内部没有任何异常。

  老司机将最近的麻布口袋拖下来,划开拉链检查是否存在‘好货’。

  “我靠,这批货碎得这么厉害!真TM让人反胃。”第一个麻布袋中全是一滩碎肉,一眼看去都分不清是什么动物的肉体,碎得太厉害并夹带着一股腥臭味。

  司机干过太多次这样的事情,将麻布袋中的碎肉全部倾倒入坑洞中再用渣土填满。

  紧接着第二袋,依旧是让人没有胃口的‘货物’。接下来是第三袋,第四袋,第五袋全都没有符合司机口味的‘货物’。

  “真是扫兴,还剩最后一袋。”

  手电的光束照着车厢深处的麻布袋,带着最后一丝期待将拉链划开时,躺在内部的是一具完整的青年身体。

  “男的?老子还没有这种嗜好,可惜了一具如此完整的尸体。”

  司机在拖动青年的手臂时面色大变,因为手臂上传来着并非死人应该有的体温。别说是尸体,就算是正常人在冷冻箱中呆上这么长时间也不可能保持正常的体感温度。

  忽然间,青年一把从后方将司机手中的枪械冷静夺过,枪口比着司机的脑门问着:“你是研究所的人员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作者感言

恐怖的阿肥

恐怖的阿肥

求点推荐票,大家有空在书评区签到啊!

2016-12-18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