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杀神永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恶灵交涉

杀神永生 恐怖的阿肥 2314 2017.01.11 17:00

  “咚咚咚!”

  虞井与宁衍治两人所在的游泳间大门被敲响。

  “进来吧。”两人的会话已经结束,不存在什么所谓的隐私。

  开门进来的人是带着余小小的门谦,从门谦一脸尴尬的模样虞井能够猜出看应该是余小小已经吃饱肚子而开始找寻自己。

  余小小跑来水池旁边,蹲在虞井的身后一句话也不说。

  在虞井的说服下,余小小最终前往女士更衣间换上一件比较保守的连身游泳装,一副有些羞涩的模样走下水池随后用娴熟的游泳姿势来到虞井身边,蜷缩成一只小猫般一动不动。惹得一旁的宁衍治都稍稍有些动心。

  医学院的门谦最终拖着江鹏与进入泳池,江鹏与身上的伤势大多属于内伤,在泳池内浸泡也没太大关系。

  大家在这里敞开心扉聊天,时间很快过去。

  在文史大酒店中享受一整天奢华待遇的众人并没有沉溺于这种纸醉金迷的散漫生活中,第二日还不到七点整,除开宁衍治外,所有人因为平日家族的习惯要求早起进行晨练。

  虞井的身体也习惯于吸收清晨日出时的第一抹阳光来进行光合作用。

  待到进行晨练结束再将宁衍治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众人踏上返程的旅途。

  抵达宿舍区域前的分叉口,虞井与门谦、江鹏与两人道别,江鹏与豪迈的性格以及门谦理性而冷静的出事风格,虞井也都将两人当作朋友,今后在学校在能够互相照顾。

  回到豪华两人寝宿。

  宁衍治站在自己寝室房门前,转过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不打搅两位的二人世界啦!有什么再来主动找我吧,咋们开学典礼上再见。”

  余小小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深层含义,但虞井却是恨不得一脚踹在宁衍治的身上。

  回到房间的两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忽然虞井想到房间的试炼场模式已经开启,于是为余小小介绍使用方法。余小小学会后也渐渐沉迷在其中,仅仅第一次测试,除开力量外,速度与神经反应完全超过虞井。

  余小小似乎沉浸于不断的练习中,虞井暂时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从昨天开始虞井便在思虑着压在心底的这件事情,在空暇时间中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思索很久,当前已经忍不住进行尝试。

  正方形的盒体被虞井从学分卡中取出,一颗闪耀着白色星光的圆球珠体持于虞井的手中。

  “鬼珠,梁教授是这样称呼的,应该是帝华大学独有用来封印鬼怪的装置。”

  随着长时间将这颗鬼珠暴露在空气中,虞井房间内的气温渐渐下降,一种熟悉的阴寒感觉渐渐侵蚀着虞井的身体,目视着这颗鬼珠,虞井的想法越发强烈。

  “「人卒期」巅峰状态借助鬼物来突破人类身体的极限,从而达到「御鬼期」,鬼物与身体灵魂绑定难以再度割舍……但若是在「人卒期」单纯驾驭鬼物,不进行灵魂上的绑定,不知道当前以我的身体素质能否做到?但为摆脱梁教授的控制,无论如何我都需要尝试一番。”

  “沈宜萱,能够听见吗?”

  在虞井思索解释时在房间中大声直呼恶灵的名字,周围的气温骤降。

  “小子,你在叫我吗?”

  果不其然,一道阴冷至极的声音从球体中传出,通过虞井接触的手掌直接传递至大脑。

  “能否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协助我?”虞井并不特别擅长于交涉,说话也是直去直来。

  “好啊,立即帮我将束缚我的球体破开,我一定协助你。但是你会放我出来吗?哈哈。”

  虞井继续心平气和地尝试着交涉:“你协助我一年,我给你自由。将你流放至华夏国之外的的土地上,从此我们再无任何瓜葛,这样如何?”

  “你让我相信你们这些狗屁男人的承诺,哈哈!我被男人害得还不够惨吗?”

  虞井对于沈宜萱的恶劣性质的根源依旧不解,心中思索着:‘果然,沈宜萱对于男人拥有着极强的仇视感……原因呢?她不应该只是被精神分裂的奶奶虐待吗?’

  “不过你这个男人和其它的不太同,很有意思。”正在这个时候沈宜萱的恶灵说出一句反转性的话语。

  “为什么憎恨男人?”虞井借此询问。

  “为什么?对哦!你们从我奶奶口中没有问出来啊。再说这老太婆很会包庇她的儿子,又在你们这群外人面前说什么我父母双亡……我的父亲应该还活着吧,算算时间他现在应该有八九十岁,恐怕还躲在某个地方杀人吧。”

  这个线索一出,虞井脑海中的推测全部舒展开来。

  “旅店的地下结构,是你父亲建立的?”

  “当然是他啊,你们看到的刑具,我可是每个都玩过不下十次。”沈宜萱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哀怨与憎恨,在谈及这件事情时房间内的灯光都变得闪烁不定,“当然他也是在培养我,将我培养成与他一样的恶魔……而且,他成功了呢!”

  “你帮我一年,我帮你杀掉你父亲。”虞井立即给出说话。

  “哈哈,所谓的正义还是一己私利?不过你与其它男人的确不同,我可以选择相信你。但是现在你的身体无法与我缔结,就算我不想反噬你身体,一个星期内你都会被阴气入体而死亡。”

  沈宜萱的这句话十分重要,特别是后半句,虞井基本可以确定对方已经有一定想要协助自己的想法,否则不会以死亡的事情来警告。

  “我自然有方法让你附着在我身边,只问你是否答应协助我一年的时间?”

  “我有两个条件。”沈宜萱立即补充。

  “说来听听。”

  “第一,杀掉我父亲的时限同样在一年之内,期间若是我发现你没有履行诺言的行动,我将第一时间反噬你的身体。第二,一旦找到并控制住这个老家伙,必须由我亲自来动手。”

  虞井没有犹豫而点头:“可以,首先告诉我有关于你父亲的详细情况,我会开始着手调查的。”

  “他,扭曲我世界观的男人……”

  随着沈宜萱直传虞井大脑的讲述,虞井露出极度震惊的眼神,若是这位沈宜萱句句属实,就算没有与沈宜萱承诺,虞井也想要去杀掉这种败类。

  “可以,一年的时间内,我会想办法找到这个男人最后让你亲手处决杀掉他。”

  沈宜萱略有兴趣地问着:“那么,你打算如何让我附着在你的身上?我说过,以你当前的身体素质是绝对无法承受我的灵体。”

  “我自有办法。”

  虞井操控着右手臂中的植体,在手臂上端接近于肩膀的位置形成一道圆球形的开口。

  虞井的想法很简单,现在的自己并不是一个独立个体,不用自己的身体来承载沈宜萱这只强大恶灵,而是用右手臂中未知而神秘的植体来负担承载。

作者感言

恐怖的阿肥

恐怖的阿肥

即将收服沈宜萱小姐,求推荐票~

2017-01-11 1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