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神仙必须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不封王,不出手!

神仙必须死 别样烟尘 2933 2017.02.18 01:52

  姜南与父亲姜不离一同来到了句犁郡守府外,早有宦官在外面候着,见他们来恭敬的迎了上来。

  行到议事的大屋外,那宦官通传了一声之后,才有人领着姜南他们进去。

  对于像西申国君这样,即使是到了如此境地还自持身驾老神在在的人,姜南心中嗤之以鼻。

  果然,进了屋里,只见满屋子坐着往日里的贵族大臣,一个个都像模像样的坐在软榻上眼观鼻鼻观心,眼帘都不抬一下,最上方的自然是国君岳山。

  朝服,冠冕,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逃难,而是巡视到了这北境小城呢。

  武将之首的位置是一名老人,姜南没见过,而本来是姜恒坐着的文官之首的位置上也是另一个人,姜南的祖父姜恒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此时见他进来,姜恒对其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让姜南稳着点,不要因为这置气。

  进到堂中,父亲姜不离行了一个军礼,口中道,“微臣拜见陛下。”

  岳山点了点头,抬手虚扶了一下,“爱卿免礼。”

  至于姜南,就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口中随便道了一句,“国君。”

  敷衍之意,一目了然,这让大厅里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其中尤以坐在武将之首的那个老人为最,他张口就斥道,“无礼!见到国君为何不拜!”

  姜南淡淡的扫了这老头一眼,“我为什么要拜?”

  “大逆不道!国君面前居然口出狂言!你还是西申子民吗!”老家伙张口就来了这么一句,胡须一抖一抖的,显然气的不轻。

  “我又不在朝中做官,从来没有任过什么职位,而且....我是凌虚宗弟子!老头,你好像还管不到我头上吧!”

  姜南才不管你什么老不老,敢挤兑老子老子这还能忍?

  “你!......”老家伙说不出什么话了,宗派之人地位确实远超世俗,他没话说了,又把火力对准了姜恒还有姜不离。

  “姜不离,姜恒,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好孙子?目无君上,狂言放肆!”

  “欧阳老帅,你这话什么意思?今天出门没吃药吗?要不要我帮你治治!”姜恒眼神不善的盯着欧阳季。

  “好了。”国君岳山适时出来说和,冕珠挡住了他的脸看不见表情,但是语气中也算透着一丝压抑的不满。

  “姜南是吧?你说的也有道理,算了,拜礼就免了,姜南,你今日护驾有空解了句犁城的危难,寡人赏罚分明,来。”

  岳山招了招手,一个宦官出列张开了一卷诏书。

  诏书里通篇叙说了姜南如何少年英才,如何不顾为难的来解救皇室,如何大义凛然,总之就是将姜南抬得高高的,定死在了这救驾的事实上。

  姜南听着心中冷笑,想凭着这点虚名就想让老子再保你们,给你们卖命?

  “特封赏姜氏之子,南,为冯阳君......”

  “等等!”

  姜南突然打断了宣读的宦官,满堂疑惑的眼神汇聚到他的身上。

  “我想国君是搞错了,我这次是来接我父母兄弟祖父以及族人离开的,国君这,额封赏,还是免了吧。”

  哗!

  姜南的话一说出口,满屋皆惊!那些原本还老神在在的贵族大臣们都惊慌失措起来,反应最激烈的自然是国君岳山,他先是惊诧,后又满脸愤怒,这是打脸啊!赤裸裸的不屑啊!

  “姜南!你这话什么意思?”岳山压抑着怒气问道。

  “很明白啊,我是来接人走的,不是来帮你们守城卖命的,这样说,懂了吗?”

  此话一出,立刻就有人跳出来了,有的指责,有的劝说,还有的拿着古人大义说事,说法不同,但是有一样相同,这些人全都站在道德的高点上,想用种种来指使姜南给他们卖命。

  姜南神情清冷,真以为他不知道这些高高在上惯了的家伙们想什么吗,无非就是看他今天一人退万军,想靠他保命,甚至可能还有人想着靠他反攻国都武周城。

  而原先最先刁难姜南的那个欧阳季反而闭上了嘴,眼神在国君与姜南的身上打转,嘴角有着莫名的笑意。

  姜恒与姜不离静静的看着转眼像菜市场一样的大厅,来之前姜南就与他们商量好了,所以他们才不发一言。

  也确实是当初国君帮澹台家对付姜家的做法太阴毒,要不是澹台家同样是死敌,姜恒姜不离也不愿意跟着岳山到这什么句犁城来,现在好了,姜南回来了,也代表着姜氏一族有了退路,再不济有姜南护着杀出重围去找个地方再落脚。

  “姜南,今日城墙上你一剑退叛军,你父你祖都在朝中为官,如今国难当头,你就不愿为国出力?”岳山开始打起了煽情牌,说着说着语气悲悯可怜,那演技简直没人能比了。

  可惜,姜南不吃这一套,他朝着祖父姜恒还有姜不离说道,“祖父,父亲,家里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咱回去启程吧。”

  而就在姜南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异变突生,一道外形像蝎子的灵兵从国君身后的阴暗处呼啸飞出!

  虽然背对着来袭者,但是姜南瞬间就从其外放的气息中感知到了这人的修为,紫府七阶,不值一提!

  姜南还没来及动手,那个外形像蝎子一样的灵兵就禁锢了他全身,根根细刺从灵兵里冒出想刺入姜南的全身要穴。

  操纵这件灵兵的人很歹毒,他想靠着这件古怪的禁锢类灵兵将姜南擒住,一旦让其得逞,那只能是任由其操控了。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几乎就在姜南转身的瞬间就被禁锢了,姜恒姜不离俱都神色一紧,而其余人则喜形于色,甚至还有人笑出了声。

  岳山微笑着摸了摸胡子,他不认为姜南能逃出这件灵兵,要知道,这东西可是专门用来拘禁控制实力高深修士的,而且出手的又是他皇室实力最强的一位供奉,他早就准备好了双重手段,就是在防着这一刻,这下好了,拿下姜南就等于有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奴隶打手,如此,句犁城危局可解,甚至收服失地也可能有希望了。

  岳山越想越开心,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砰!

  姜南浑身散发着强光,他略微一发力,禁锢着他的那件灵兵轰的一声,碎裂成无数块四散而飞!

  “哼,藏头露尾的鼠辈!”

  险些吃亏的姜南差点就直接祭出了射妖弓射他个底朝天!但是考虑到自家祖父父亲都还在这里,便换成了幻音铃。

  滴铃铃!

  一串清脆的铃铛声出现,满屋子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识,而国君身后的阴暗中则传来一声闷哼与重物倒地的声音。

  待到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就不见姜南等三人的踪影了。

  “陛下,如今怎么办?”有人忐忑不安的问道。

  岳山神色阴沉无比,半响之后,他才憋出了一句话。

  “派人去问,看看那小子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他能救我等离开这句犁城,要什么寡人都能给!”

  立刻就有人领命而去了,不久后,那人匆匆带回了回复。

  等到那人说完之后,岳山当即就瞪大了眼睛。

  “什么?封姜不离为王!封土包括整个西境!?”

  而在姜氏一族暂居的宅子里,姜不离同样惊呼。

  “啥?叫国君封我为王?!”

  姜恒也是不确定的说道,“小南子,你,你真的打算这样?”

  姜南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错。”

  “说说你的想法。”老爷子姜恒好奇的问了一句。

  “爷爷,孙儿的想法很简单,您也该知道,澹台家这一次之所以如此张狂,举事开始短短时间就把皇室打得落花流水,最大的因素就是澹台敏芈拜入了灵元洞天,澹台家因此得到了一大笔修炼资源和强大灵兵。”

  “而还有一个因素,则是澹台家有澹台城那个富庶的封地,百年积累雄厚,所以,澹台老祖才有野心觊觎凌虚宗宗主之位,他的族人图谋西申国国柞,孙儿在想,我姜家也得有一个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的地盘才行,不光是为了家族强盛,而且也可以收集修炼资源,古人道,修仙炼道,财地法侣,缺一不可!”

  姜南说完,姜恒认同的点点头,他是最明白这一点的人,而姜不离却有些担心。

  “这样,会不会惹怒皇室,万一他们不愿意,或者事后算账怎么办?”

  “哼,不愿意那就留在这等死吧,事后算账?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实力来跟我玩这一套!”

  姜南眼神如电,话中透着自信,要不是为了名正言顺少些事端,他才不这么麻烦呢直接抢就是了,如今的西申国,只要凌虚宗那些避世的老辈修士不出,谁能是他对手?

  当晚,国君岳山的回复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