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溯光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君子与女子

溯光录 羲孟 2067 2017.05.29 22:45

  很不幸的是,不管王昀怎么想,谢华已经在王叶凛的小院子里住了一晚上。而且王叶凛还打算让他继续住下去。

  “你为什么不让侍卫把他带走?”王昀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我需要他帮我一个忙。让侍卫把他带走,就得把他交给谢瑜,他还怎么帮我的忙?”王叶凛也有一点心虚,不过死鸭子嘴硬,她脸上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心虚的。

  “你为什么不把他带到我那去?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个院子里独处了一晚上……看来你小时候抄的女戒还不够多!”

  谁知王叶凛好像是找到了什么底气:“你那人那么多,怎么瞒得住?”

  王昀沉默了一会儿,说:“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住到我的院子里来,直到他走。没问题吧?”

  “……”王叶凛垂头丧气地,“没问题。”

  王昀看了一眼谢华,什么都没说,走了。

  “你很怕他?”在旁边看完了全过程的谢华笑眯眯的问。

  “那能叫怕吗?我只是很尊敬小叔。你如果不老老实实地帮我这个忙,我一定和你没完。”

  “不过是换个地方住一段时间,你的怨气这么大?还是说,这个小院子对你来说,很重要,一天不睡就难受?”谢华有些不解的问。

  王叶凛更生气了,对着他那张好看的脸也压不下自己满腔的火气:“住在小叔的院子里,就要每天在鸡鸣之时就早起,然后练剑、读书,吃早饭,晚上时必须灭灯睡觉,不得大声喧哗,姿仪不雅……总之,规矩比皇宫里还多。”

  谢华怔了怔,哈哈大笑起来:“你的这个小叔,可真是一个妙人。”

  “小叔崇尚君子之风,自然是妙。只是有时候……唉,”王叶凛走进自己房间,瞪了一眼还在大笑的谢华,“你就在这里笑个够吧。”

  王叶凛有一个脾气,高兴的时候要喝酒,不高兴的时候也要喝酒。也许是将门固有的豪气养成了她的这个习惯。好在她自己就会酿酒,倒是省却了搜刮美酒的麻烦。

  现在她不高兴了,就在自己的酒窖里拿了一坛酒,准备喝个痛快。

  洗干净手,她挑了一套白的像羊脂玉的瓷杯具,提上小炭炉走到院子里最大的阁楼上,就开始燃火温酒。

  “你一个女人,也喝酒?”谢华走到她对面坐下,问。

  “女人?”王叶凛冷哼了一声,“我喝过的酒,你连见都没见过。”

  “哦?”他眼波流转,话音尾上微微上挑,说不出的诱人,“那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了。”

  王叶凛不再理他,专心照顾着燃烧的炉火。待炉上水已沸腾后,小心翼翼地拍开酒坛上的泥封,将酒倾进沸水中央的瓷器,然后盖上盖子。

  坐了一会,估计着时间已经到了,她伸手揭开盖子,顿时整个小院里充斥着一股醉人的酒香。

  谢华的眼睛亮了亮:“这是什么酒。”她没有回答,给他倒了一杯。

  雪白的酒杯中盛着一汪琥珀色,色泽迷人。谢华仔细端详,浅尝了一口,眼睛越来越亮。

  “怎样?”

  “入口甘甜,性温平,韵味醇厚,有回甘。嗯,好像还掺了些不知名的香味。这种酒,比较清淡,倒是很适合女子饮用。”谢华评价。

  “专门酿给我喝的,当然适合女子。”

  谢华问:“这酿酒师是否还在府中?”

  “你想知道?”王叶凛笑,“可是我不想告诉你。”

  “那让我来猜猜?”谢华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这酒坛的泥封做的这样精致,难道这位酿酒师是位女子?”

  王叶凛不语。

  “你对这酒这样自信,又说酒是为你而酿,难道你就是这位酿酒师?”

  “我不可以养一个酿酒师专门为我酿酒吗?”

  谢华摇了摇头:“酒可醉人,人醉了,难免会做出些不雅的事情。你的小叔想必不会在府中专门养一个酿酒师吧?王小姐,我猜得对吗?”

  “是我。你这人还真是聪明,看来我不该在你面前说的太多。”王叶凛叹了口气。

  “没想到你一个贵小姐,竟然会酿酒。”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呢。”她微笑着说。

  谢华发现,自从他刺杀谢瑜失手之后,总是遇到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消失了,这让他既觉得危险和不安,又觉得格外新奇。

  而最大的意外,就是面前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她很不一样,谈吐见识不弱于男子,不,应该说,她比绝大多数男人更强,竟让他觉得,棋逢对手。

  这样的人,他有一点不愿意杀了。

  世上无对手的日子,岂非太过寂寞?

  谢华自顾自地垂眼喝酒,乌黑的眼睫毛把他眼底涌动的情绪遮得一干二净。王叶凛直觉面前这人一定是起了什么心思,却不知道他具体想的是什么,更不知道她为自己惹了一个恼人的敌人。

  想不通就不想。王叶凛索性抛开了心中的疑惑,一心享受杯中的佳酿。

  她既会酿酒,自然是爱酒懂酒的人,酒量也不会差,一坛酒很快就要被她喝完了。

  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谢华看起来也是个爱酒的人,喝完她为他倒的那杯酒之后,却再没有动过第二杯。

  “你不喜欢喝酒?为什么只喝一杯?”王叶凛问。

  谢华摇摇头:“不,我很喜欢。不过,越是喜欢,就越应该克制。酒,尤其是美酒,会影响手的稳定。一个剑客如果拿不稳剑,那他的性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王叶凛摇摇头,显然不认同他的话,却也没有开口反驳。

  她好像已经醉了,脸颊上浮上两抹红晕,眼神不复平时清醒,唇角的微笑看起来更像是嘲讽,看着他,似乎是在辨认他是谁。

  这倒是个好机会,可以找一找自己身上的毒的解药。可是王叶凛这个聪明的女人,真的会把这么好的机会留给他?

  谢华俯身,把这个睡着了的女人放到床上,想。

  在敌人面前也睡得这么熟,这个女人,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有恃无恐?

  做事从来小心翼翼的谢华,竟然有些羡慕她了。他这样的人,是永远也不可能这样坦然安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