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沧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手段

天沧录 墨酌 2948 2017.08.13 22:45

  老银僧听到林韩的话,又看到他脖子上的喉结,当即涨红了脸,只见他眼中迸出凶光,大喝道:“气煞我也!”

  话音刚落,他体内猛地涌出一股气势。

  林韩立刻感到不妙,他怎么也未想到这老银僧还会些佛家易筋移穴的功夫,竟要强行冲破他点的穴道。

  于是当即一跃上前,右手十成内力的一掌便朝着老银僧的头顶轰去。

  老银僧浑身肌肉坟起,青筋爆凸,再次怒喝一声,那缠在手上的衣服便立刻被震成碎布。

  与此同时,林韩凶猛的掌势也已经落在了眼前。

  老银僧临危不乱,身子猛地向后倾去,林韩那十成功力的一掌便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只听“嗵”的一声,林韩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老银僧的胸膛之上。

  老银僧浑身一震,整个人被击得连连后退,直到脚跟顶住大床方才止住身子。

  只见他脸色先是一白,随即转红,然后“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林韩甩了甩有些发疼的手掌,一脸沉凝。

  麻烦了,这家伙僧还练过佛家金刚护体一类的功法。

  他发现眼前的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棘手,于是不等老银僧回气反击,他便立刻凝出一道先天剑气抢先攻上。

  老银僧见林韩攻来,仓促间提起内力抵挡。

  只见他两手泛起一圈淡淡的金光,大喝一声便朝着当空的剑气砸出一道刚猛的拳劲

  拳劲剑气在空中相撞,炸出一圈劲风。

  林韩借着下落之势猛地朝着老银僧胸口连打出数拳。

  老银僧不由再次变了脸色,他虽然有先天三层的功力,但因先前受了林韩十成力的一掌,已然受了内伤,积淤于胸,一身功力发挥十不出五。

  加上林韩从开始至现在便是一通穷追猛打,显然是打算不给他空出时间平复体内翻腾的气血。

  眼前这三拳已然轰来,老银僧虽乱不慌,身形左闪右躲,堪堪躲避林韩三拳。

  然而林韩却如附骨之蛆缠来,一拳拳犹如群浪拍石,连绵不绝。

  老银僧毕竟不是精于身法的武者,支撑了半刻,终是再也防守不住。

  只听数声拳肉相撞的声音在空中想起,老银僧再次被林韩数拳轰在身上,更是伤上加伤。

  然而林韩虽是得手,但脸色却更加凝重。

  刚才这几个照面下来,他虽然占尽了上风,但对方毕竟是先天三层实力的对手,基础实力就已经摆在那里,虽然受制,但林韩想要与他对抗,也依然要消耗巨大的内力。

  如今他体内的内力早已是耗得七七八八,刚刚那数拳虽有成效,却也威力大减,加上对方有金刚护体功法护身,受到的伤害恐怕比实际要小得多。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面老银僧虽挨了林韩数拳,但却只是伤得表面,无损根本,加上那数拳击在胸口,无形中竟帮他打散了胸口的淤血,更让他实力有所释放。

  感到自身实力有些恢复,老银僧面上一喜,又见林韩再度攻来,心头立即生出一股怒气。

  “洒家要将你扒皮拆骨!”他说着,体**力疯狂运起,迎着林韩连绵不绝的攻势,两手十指击出。

  “大力金刚指!”

  只见他十指上泛着浓烈的金光,像十柄锋利的兵刃般瞬间突破林韩的攻势,重重打在他的身上。

  林韩浑身一震,胸口立刻传来一阵巨疼,似是被重锤狠狠敲击过一番,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击到空中。

  强大的指力甚至透体而出,打在他身后的天花板上,在上面击出十个浅坑。

  林韩摔倒在地上,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竟一时爬不起来,已然受了不轻的伤。

  “小子,纳命来!”老银僧两脚赶上,跨过二人之间的距离,一掌便朝林韩头顶拍来。

  林韩心知这一掌要是拍实,那肯定是小命不保,于是赶紧开口道:“且慢!”

  与此同时,石屋外的不远方也传来阵阵喊杀声与惨叫声。

  老银僧一愣,停下了手,这才想起了之前被带下去的另一人。

  他怒极反笑道:“好小子!有你们的!”

  “不过今日之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洒家先杀了你,日后再找那娘们算账!”说着,他铁掌便要再次抬起。

  林韩知道沐翎那边已经开始战斗了,心下稍定,眼下最主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他见老银僧已是杀机毕现,便赶紧开口道:“杀了我,你更活不了。”

  大掌在离林韩三寸处终是停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老银僧开口问道。

  林韩看对方停下了手,心中稍定,这才开口道:“实话跟你说吧,我这个姐姐是一位先天五层巅峰的强者,你若杀了我,她肯定会找你寻仇,到时候我怕死得难看!”

  “你倒不如趁现在她没杀过来,赶紧逃跑,我姐姐见我平安无事,又解救了此地的姑娘,定也会息事宁人。”林韩脑子转得飞快,编出一番话来,末了,他还加上一句:“我若出了事,她一定会满江湖追杀你。”

  老银僧一脸的阴晴不定,显然他如今受了重伤,又加上突生如此变故,心中已有了些怯意。

  片刻后他才问:“我凭什么相信你?没准你俩根本不是姐弟,放过你,指不定那娘们依然要迫害洒家。”

  林韩一听,心里一阵紧张,心道这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

  于是他眼珠子转了两圈,装作一脸不屑道:“这事还需要做假么?我们既然一起来此擒你,自然关系匪浅,况且我知她腰侧有颗小痣。这种事总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吧?”

  林韩侃侃道,料定这老匹夫也不可能真的去翻沐翎的衣侧检验不是?况且人都是惜命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像他这种活了几十年的人便更是如此,自己装得笃定些,就不怕对方不上当。

  老银僧听了林韩的话,犹豫了片刻,终是哼了一声,出手点了林韩的穴道,封了他的内力。

  “走!”他恨声说了一句,便拽着林韩的衣领撞开房门,飞遁出外。

  石室外是一处岔口,数条通道通向山体内各个方向,老银僧带着林韩逃进一条隧道之中。

  这里地形极为蜿蜒复杂,林韩只觉得自己仿佛身置一处巨大的蚁**,七弯八拐的绕得人也晕了,然而老银僧带着林韩一路飞逃,却是顿也未顿,显然是对此地极为熟悉。

  林韩怕沐翎没法找着自己,便趁老银僧专心赶路不注意,在每个岔路的后一段路上悄悄投下一些衣料等作为引子。

  二人逃了一刻多钟的功夫,在经过一个拐角之后,眼前突然传来一阵光亮。

  林韩心里咯噔一下,心知是到了出口。

  然而当适应了强烈的光线后,二人却纷纷愣住——只见眼前布满杂草的洞口处,站着一粉衣女子。

  那女子虽背着光,林韩还是看清了她的容貌,却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只见她单手叉腰,虽是慵懒的站着,但浑身却散发着勾魂摄魄的气质,只一垂眼,便是媚眼如丝,勾得林韩心火悸动。

  “你是谁?”老银僧一脸警惕的低喝道。

  若是平时,他定也会大笑两声,呼和左右一拥而上,将眼前的小娘子擒了,然而今天的变故实在太多了,此时由不得他不谨慎。

  “呦~这么快就把奴家给忘了?你们男人果真是喜新厌旧得紧。”那女子故作伤心道。

  老银僧一脸疑惑,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界地出了这么一号美人?

  然而当他再次看那女子的容貌只是,又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他想了想,脸色陡然大变:“是你?!”

  他突然想起一位早期被他掳来的村妇,那村妇他没有卖掉,只是他因喜新厌旧,便也早早就把她给冷落了,如今回想起来,这才幡然醒悟过来。

  只是他也有些疑惑,似乎眼前的女子与自己脑海中那张相貌有些出入——当初她可没这么漂亮。

  “终于把奴家给想起来了?”那女子轻笑道。

  老银僧似乎也知道眼前人不简单,如今他逃命要紧,自然不愿生事,只得道:“如今我自顾不暇,这位朋友若要什么,径自到山府内去取便是,莫要挡着洒家的道。”

  “呵呵……”那女子伸出两指掩嘴轻笑两声,道:“我却是有一物要取。”

  “什么?”

  “你的精气。”粉衣女子笑着玉指朝他一指,说得轻佻随意。

  老银僧闻言脸色大变,刚要有所动作,却见那粉衣女子笑着朝他一勾手,他便突然浑身一僵,一股巨疼席卷至全身。

  他张口欲叫,然而口中却发不出半个声音。

  下一刻,只见那老银僧两眼一翻,一股猩红的血气便从他口中翻涌而出,化作一股血云冲向粉衣女子。

  那粉衣女子只是站立在原地,胸口上的血蝶纹身红光一闪,便将血云尽数吸收。

起点网文吐槽大会

参与还有机会拿2000点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