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被抓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南派三叔 1936 2015.10.21 23:23

  我当时还没有听出来鱼牢两个字,心情紧张,我听出来的是“玉呢?”,我心说难道是问我要“玉”,什么玉?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不是他这房间里有很多的玉,他以为我偷了他的玉。

但没有啊?我吸了口气,回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刚才我进第一个房间什么都没有看到,连块肥皂都没有,我从哪儿偷的玉啊?

“没有没有!”我立即道我什么都没拿。

看不到对方的脸,我只看着的影子晃动,他默默的看着我。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忽然他站了起来。回身丢了一根绳子下来。

我一看竟然说通了,心中一松,几乎哭了出来,冲过去抓住绳子我就往上爬,一边爬一边喊:“谢谢谢谢,我以后再不来了,我以后再不来了。”

我喊出来的是真心话,作为一个怂贼,被人抓包之后也许会有些歹念,但别人一放走,简直想跪下来。一拉上麻绳,刚爬了两下,我的手掌就一疼,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就抓不住滑了下来。忙一摸手掌,发现手掌里生疼,但光线不好看不清楚。

我怕对方把绳子收上去,立即对上面的人摆手,继续往上爬,结果又爬了几下。还是原来的位置,手掌又是一疼。这一次疼的厉害,我都叫了出来。对方的手电打向我的手,我低头就看到我的手心里,被什么东西刺了几个小孔,正在往外冒血。

“大哥,绳子上有东西,爬不上来啊。”我恳求道,就听到上头的人啧了一声。接着,我忽然感觉到伤口的地方开始发麻,迅速沿着我的手臂往上爬。我还想抬手看我的手心里到底被什么扎了,但手已经抬不起来了。

“大哥,不对劲啊。”我说出了最后一句话,麻木已经往上蔓延到舌头,而腿了没有了知觉,歪倒在烂泥里。鼻子拍了一脸烂泥,缺什么都没闻到,意识以极快的速度远去。

难道是中风了?我最后一个念头是,我父亲中风的那一年,也是这个样子。想不到我比他发作的还早。

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之前的那个空房间里,日光灯亮着,我睁眼正看到日光灯的强光。眼前白光一片,还以为到了飞碟里。

等眼睛适应爬起来,我动了一下手臂,手臂非常重,转头一看竟然有一根铁链锁在我的手腕上,粗铁但是非常结实,链条铁环有手指头粗细。铁链的另一头锁在角落里一个铁销子上,我扯动铁链,非常困难,要用全身的力气才能拖动几分,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我的神志还不是很清醒,在那个时候,我的脑子还无法去思考见识之外的事情。我用力拉紧锁链,想试试能不能把铁销子拉松,铁销子固定的非常结实,根本拉不动。

我站起来,房间墙壁上那些奇怪的图形还在,我脑子很慢,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没有头绪。这时候才感觉到手心的疼痛,抬手,就发现手心里全部都是血,当时爬绳子的时候,绳子上一定有刺,扎的非常深。

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没有中风。我脑子开始明白起来。

一般来说,如果我在别人家行窃的时候被抓住了,醒过来的时候肯定是在派出所了,把我绑在这里,难道是要用私刑么?这家的主人是个变态?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把自己家一楼挖成这样,说不定真的是个变态。那是个性变态还是个变态杀人狂啊?我心中发紧,摸了摸自己的脸,希望能发现自己实在做梦。

摸了几下,发现脸上感觉明晰,我忽然心说不好,或许还真是这样,这哥们在一楼的坑里埋尸呢。正给老子撞上了,这儿一代黑灯瞎火的,真的是杀人抛尸的绝佳场所。

想着我就四处转头,想找东西去砸手里的铁链,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我像追尾巴的狗一样转了几圈,铁链发出了巨大的动静,立即,我就听到走楼梯和门外地板被踩的吱吱声。

我立即站着,锁链的长度不够,我只能到铁销子处贴墙站着,心中不知道从哪儿鼓起一股勇气,心说绝对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伤害我。我要用这根铁链奋战到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