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断币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南派三叔 2241 2015.11.02 23:43

  我看着箱子,又看了看四周,下午这个点路人形色匆匆,大部分都是低头看着手机路过,有好奇的很多都是中年人,也只是走慢几步看一眼,然后也离开了。

  我手足无措,围着箱子转了好几圈,肚子饿的让我有些焦虑,看着刚才动了之后,就没有动静了,心说难道是错觉?

  想着就上去踢了一脚,我感觉它应该毫无反应,然后我就能确定自己是错觉,但这一脚上去之后,箱子猛的一阵,似乎里面的东西也踢了一脚。

  我吓的后退了一步,做了个防御状。但此时,箱子又没了动静。

  “乔松年?”我心说里面要是个活物,铁b叫做乔松年。“你在里面?”

  箱子纹丝不动,我想了想,一百多年的箱子,难道要用古文:“乔兄,安在否?”

  又是没有动静,我又踢了一脚,箱子又震动了一下,我心说淮南来的,难道要说安徽话?

  想想还是有点无厘头,只得作罢,掏出我的金科超强待机王,就打给和我住楼里的一个哥们,那哥们是做水产生意的,让他去我房间里找苏问问情况。这箱子那么恶心,能不能就丢在路边算了。

  那哥们住我楼下,他是出早活的,早上3点起床去市场,然后到9点左右就回房开始睡觉,我打过去的时候他正朦朦胧胧的,我吼了几声,他才愿意起来。

  他一边拿着电话一边走楼梯,一边和我唠叨楼下又住进来几个女的,不知道是做什么生意的,每天穿的可妖艳了,我点上根烟就在路边听他嘴炮,忽然,他一下噎住了。

  我问他怎么不说了,他顿了一下,问道:“你房里那人是你朋友?”

  我嗯了一声,卖水产的说:“你知道他在你房里做什么吗?”

  我涌起了不详的预感,“他在干嘛?拿屎糊墙?”说实话,我对于我那个破房子没有什么纠结的,如果真是拿屎糊墙我也没什么,反正我自己喝醉的时候也糊过。

  “他把整幢楼里的小孩子都引过来了,在和他们聊天。”

  “你把手机给他。”我叹了口气,心说这人看来是个爱心婊,等那些孩子的父母发现了,他也就知道我在楼里的名声有多差了。

  接着听到了一连串孩子的喧闹声,然后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大哥,你搞毛啊?”我蹲到路边的树下。苏很镇定的说道:“帮别人带孩子赚钱,一个小时5块。你不说要还你钱吗?”

  “好,谢谢,那我问你,你让我取的那只箱子,是怎么回事?这箱里有东西啊,是个活物,会动,******会动!”

  “你放心,它出不来。”苏一边哄孩子一边说道:“你尽快搬回来。”

  “出不来?”我愣了一下,心说****,里面果然是有活物?100多年了,里面是僵尸吗?

  “你回来了我和你细说,放心吧,相信我,这箱子能让你赚到不少钱。”苏说道,我怒火中烧,还想骂几句,他已经直接挂掉了。

  “你娘!”我骂了一句,又看了箱子半天,长叹了一声,还是那句能赚不少钱征服了我,我继续拖动箱子。一直拖到路口,我找了一辆三轮车,以50块钱的天价,突突回了自己的楼,叫了水产的,搞了六七个人,把箱子搬回到我的房间。

  回到房间的时候,苏还抱着个孩子呢,看到我满头大汗躺到在床上,只是说了句:“回来了?”

  我从枕头下面掏出一包烟,给每个帮忙的人都发了两根,把他们赶走了。然后把我关上,就问苏道:“这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如果我回答你的问题,就证明你已经入伙了,我们两个人是一伙的,有钱一起赚,但力也要一起出。”

  “好好好,没问题。”我的好奇心已经战胜的我的警惕心和自尊心。苏把孩子递给了我,坐到我床上,靠墙盘腿,说道:“从头说起。首先我来说说,我是谁。”

  接下来一直到孩子他妈来把孩子领走,中间的4个小时里,苏給我讲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并且压根不信的世界,而我最终因为这只叫做乔松年的箱子,相信了所有的一切。

  这个叫苏的人,来自淮南,祖上是做工匠的,在古时候,做工匠可以有很多种种类,在路上雕刻石头的可以是工匠,在敦煌画壁画的可以是工匠(去过敦煌的人可以明显的知道,所谓工匠的手艺差别有多大),苏的祖上虽然被归为工匠,但做的事情其实非常不同,他们是为皇家制作各种机巧玩物的。这些玩物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幢建筑,小的可以是方寸之间的一颗核桃里面的小机关。

  这个家族早年在明朝的时候,一直养在宗人府,早年以修缮古籍为生,后来出了木匠皇帝,这个家族开始走上台面,明亡之前,这个家族的人迁回淮南,开始经商,几代之后开始小有名气。满清皇室开始采购他们的一些奇巧玩意作为外国使节的馈赠,后来因为修缮太和殿成为皇家御用的匠人。管在样式雷之下。

  这个家族善于取巧,更善于解决问题,很多古器翻新,零件缺失,他们都能推倒原理,修复完好。

  古代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有两面,明面上有明面上的生意,公道合理,就像写在药店前门的道地药材,真不二价。但获取这些药材的虫商草贼,长年在原始丛林里跋涉寻药,杀人夺药,不胜枚举。一个行业总有阴暗的地方。奇技淫巧可以用来愉悦皇帝,也可以变成害人的东西。比如说有一种壶,反手倒是酒,正手倒是毒药。大多出自苏家之手,但做了这种壶的人,往往也会因事牵连,死于非命。

  苏家在整个为皇家工作的过程中,结实了很多的海外官员,到了清末,按照祖训,苏家缓缓退出实际事物,隐入民间。为了避免官员寻访,他们选择了这个城市,并且修建了那一片圆形的宅院。叫做苏园,当时也是当地望族。

  “那你们苏家人还真不少。”我插嘴道:“怎么现在看上去都没人了?”

  “不,苏园只有最中心的那家院子,住的是苏家的人,外面都是給外家人住的,苏家人,说是苏家人,只有一家人的孩子可以姓苏,其他的外家子孙,只能姓罗。那是因为——”苏伸出了他的手,在我面前如花一样绽开。

  我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手,他的手指非常纤细,看上去柔软的好像没有骨头。指甲被精确的修剪过。就好像观音的手一样。

  “这双手,是苏家用来制作最精细物件的工具。它可以同时操作六枚金针,在寸丸之物上进行拼装拆解。”苏说道:“这只箱子里的东西,就是这么做出来的。苏家姓苏的人,一脉相传,永远是独子,似乎是诅咒一样,我就是如今这一代。技艺已经大不如祖辈了。”

  “那那些姓罗的呢?”我问道。

  苏合起手,在张开的时候,指缝中已经多出了几枚金针,再收金针又消失不见,好比魔术一样来表示他手的灵活程度,

  “记得银行里的4号柜台和那块铜片吗?”他问。

  我点头,他说道:“那种铜片,叫做断币,每一枚断币都对应一只特殊的箱子,我就是因为这些箱子,和那些罗家人闹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