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忤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8章 【刀光剑影】

网游之忤命 长鉴风流 4241 2017.04.21 20:15

  “再来几个怪,差不多你就十级了吧?”勋章再次处理掉一个怪物,回头对梁王铭说道。

  梁王铭难得的笑了笑,说道:“嗯,马上了。”

  这是新手村外的一个地图,勋章发现的,说是经验很高,让他过去练级,梁王铭本来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练级的,只是后来勋章突然告诉他,他可以带他练级,梁王铭本来是拒绝的,但架不住勋章这股子热情,两人就在这边练了好一会儿。不得不说经验真的很高,不算长的时间里,梁王铭直接升到了九级多的经验,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到十级转职了。

  “要不然说说你的故事?”

  金光一闪,梁王铭升到十级,他让勋章休息一下,一股脑坐在地上,看向勋章,勋章这个人,可以说是他上游戏以后第一个结交的朋友,两人之间没有那种兄弟情义的羁绊,也没有那种家族势力交情之下的牵连,就是一种淡淡如水的交情。

  勋章也坐在地上,或者说是躺在地上,头枕着他的双手,将烟斗从嘴上取下来,他夹着烟斗的两个手指动作是如此的娴熟,梁王铭丝毫不怀疑他在现实世界里也是一个老烟枪。

  他笑道:“还开始我的表演呢,我能有什么故事?”

  不过话说出来以后,他就又自嘲地笑了笑,说道:“以前吧,我为了引起女孩子的注意,总喜欢把自己成长中经历的那些故事说出来,自以为算得上是传奇,一定能够博得女孩子的好感,后来才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她们喜欢的是我的家族,不喜欢我的故事,连带着也不喜欢我。”

  梁王铭也成一个大字倒在地上,他看着游戏里的天空,说道:“我好像把我的真名告诉你了,你不打算告诉一下我你的真名?”

  “呸!”勋章把嘴里的狗尾巴草吐出去,淡淡地说:“刘元季。”

  刘元季,好像是个好名字。

  但是听他的口气,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梁王铭习惯性沉默了一下。

  “你以为我喜欢这个名字?”勋章问道。

  “没有。”

  从梁王铭认识勋章,或者说是刘元季开始,他就不怎么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一直都是很逗比、很乐观的人,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性情,但他觉得这一定不会是他故意展现出来的保护色。

  刘元季从地上站起来,对着练级地点的另外一边吼道:“人生啊,狗娘养的!”

  那边似乎有很多人正在练级,听到勋章的这一声怒吼,居然回应道:“少侠,人生就是要战个痛啊!”

  “煞笔!”刘元季懒得理他们,回过头,至高而下地俯视着梁王铭,说道:“什么锦城刘家,就是一坨狗屎!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富家之地说这些特别做作?”

  “做作么?”

  什么锦城,什么刘家的,梁王铭都是不知道的,但是他觉得面前的他,似乎想要把一直压抑在他心中的情感表达出来而已,那么强烈的情感,那么汹涌的情感,那么无处搁置的情感。

  “我只是觉得你们有钱人才可以任性,我们这些苦寒之人就只能认命了。”

  “你也是个煞笔,明面上和我一样是个乐观主义者,其实暗地了由内而外的透着悲观和苍凉。”刘元季毫不留情地给他冠以煞笔二字。

  “那你现在是离家出走?”梁王铭用手支撑起整个身体,仰起头。

  “离家出走?不不不,我只是出来散散心,刘家……”刘元季眯起双眼,梁王铭觉得他是在打量自己,但是那种打量的目光让他有点不自在,“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梁王铭反手一巴掌推开他的脸,怒道:“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离开家。”

  刘元季笑了笑,却没有直面回答他,用一种梁王铭在他口中从未听到过的冷淡语气说道:“你相信么,有些美好无论你怎么努力,你都挽留不住。”

  “不像你啊。”梁王铭摇摇头,但立即脑力也浮现了某个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脱口而出:“你若不爱,请不要伤害。”

  刘元季听罢,面色震惊,捏了一个兰花指,状做娇羞道:“哎呀,小弟弟,突然之间好有气质好吸引人啊!”

  “擦,你给我滚!”梁王铭把头扭到一边,这个刘元季,有时候真让人弄不懂他在想什么。

  “找了好久才找到这里!”突然一道梁王铭很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以【暝王】角色身份登录的梁王铭回头一看,居然是安归。

  梁王铭几乎本能地站起身,搂过刘元季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叫过来的?”

  “是啊。”刘元季推开他,热情地走上去,笑道:“小安啊,我这不是准备给你介绍介绍我身边的优秀资源么,你整个贴着那个叫什么梁王铭的小子有意思么,那小子技术三流,意识二流,唯一一流的就是那股傻劲儿了。”

  “谁允许你叫我小安的,”安归冷冷看他一眼,“而且,小铭再怎么菜也是我喜欢的,你管不着!”

  她烟波流转,瞟向那边的暝王,沉声道:“至于你身边这个小玩意儿,我,不,感,兴,趣!”

  小玩意儿?

  不止刘元季忍不住笑了,便是梁王铭的嘴角也抽搐起来。

  “终于等到你再次而来了。”当梁王铭以暝王的身份来到刀剑导师梅萱的面前时,梅萱好像一点也不意外,对梁王铭的态度就像是对待故人一样。

  “导师,我们好像不认识吧?”虽然不用担心梅萱把梁王铭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但梁王铭还是想保密,不希望这么早被导师识破。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梅萱冷冷一笑。

  梁王铭无奈,这个导师啊,刀子刮人心窝的时候都是无声的,他叹了口气道:“我想转职成为了刀宗。”

  对此梅萱好像也不意外,直接道:“单纯的转职?”

  梅萱肯定是知道什么的,从前面他第一次转职剑宗的时候梁王铭就能感觉得出,再看看现在的各种话语,不可能梅萱不知道梁王铭的秘密的。

  “对了,还有这个。”梁王铭没有迟疑地拿出【刀圣遗书】,他敏锐地感觉到梅萱看到这个【刀圣遗书】的时候,眼神凝了一下。

  她不会和给他【刀圣遗书】的那个NPC有梗吧?

  梁王铭的眉毛挑了一下,要真是那样,梅萱不会为难他吧。

  但是,看得出来面色不善的梅萱却没有为难他的想法,只是说道:“如果你是以这个东西来转职刀宗的话,任务可能会有一点难度。”

  难度?

  听到梅萱的话,梁王铭心中的邪狞再次燃起,有难度才有乐趣不是么?

  他看向梅萱玲珑的身躯,低声道:“没问题。”

  梅萱先是错愕,旋即嘴角上扬,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她道:“那我就给你任务,你只要把任务完成,你的转职就算完成了。”

  “叮,你获得了转职任务【刀光剑影-1】”

  【刀光剑影】:尘封的往事,迷惘的前程,一把刀,一封泛黄的书信,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这个职业的不同寻常,为求得到这个职业,你必须历经千辛万苦,如果你已经做好准备就立刻前往老刘处,与之交谈。

  他没有什么停留之意,就往新手村里老刘的住处而去,来到一如既往阴森恐怖的老刘家门口时,门口早已有个熟悉的身影了。

  梁王铭先是惊讶,而后觉得系统应该是有意为之,他就慢慢走上去,老刘最先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还会来的。”

  “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和刘老相谈此事。”梁王铭道。

  老刘招了招手,示意他推自己进去,梁王铭也不含糊,走过去搭上他轮椅的扶手就往里面推去,边走老刘边说:“先给你讲个故事。”

  “百年之前,这个大陆有一个刀客,天赋异禀,三年之间,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挑战了所有以耍刀闻名的高手,未尝一败,经此一役,声名大噪,一位被他打败的百年刀客称他可以以刀入圣,从此刀圣之名远传大陆,过了这么久了,他们也许忘了他的真名,但称呼他时都会带上刀圣两字。”

  “完了?”梁王铭想到,老刘应该就是他自己口中的刀圣了。

  老刘突然艰难地转过身,目光中透着幽幽地深邃,道:“他不是我,你不用猜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就去做事。”

  “叮,你完成转职任务【刀光剑影-1】,获得经验+2000.”

  “叮,你获得转职任务【刀光剑影-2】。”

  【刀光剑影-2】:请取下副本【界子山】(最高难度)里界子山主的头颅,前往导师梅萱处证明自己有能力得到这个职业。

  “【界子山】?还是最高难度!”梁王铭看到后有点尴尬,现在这个【界子山】还没听说哪个工会已经通过了,便是勋章在天运世家都只是说一直要去打,可还没从他口中听到打通关这一说啊。

  “梅萱,你见过了吧?”老刘没有多管他的震惊。

  “见过了,你和她是旧识么?”梁王铭问出了一个一直在心中的疑问,第一次转职时,梅萱似乎就知道了他身上的【刀圣遗书】存在,他那个时候就觉得梅萱应该是和老刘相识的。只是老刘说让他到达一定等级再过来,他就想着道20级再过来问,现在居然有机会,他也就问了。

  “算是吧,”老刘的语气中带着逐客之意,梁王铭敏锐地感觉到他的不悦,这就说:“那我就先离开了。”

  只是正要走的时候,老刘突然叫住他,说道:“别忘了我前面和你说的。”

  他前面说的什么?到达一定等级之后再来找他对吧?

  “你能不能帮我过个副本。”梁王铭想了一下,【界子山】这个副本还是要勋章帮忙的。

  勋章回复得很快,直接道:“过副本?简单啊,我在天运世家也算有一些嫡系,直接来过来就是,但是你要把小安带上,她的治疗可是一绝,其他人没她那个技术。”

  安归的治疗水平有这么好么?梁王铭倒是没看出来,不过也合理他这个菜鸟,能够看出来安归的技术和水平也就奇了怪了。

  “好,那我叫上她。”他给勋章回复道。

  勋章:“对了,哪个副本?”

  梁王铭:“【界子山】”

  勋章:“什么!他娘的是这个副本!?”

  梁王铭:“有问题么?”

  勋章:“没、没问题……”

  梁王铭:“那最高难度能过么?”

  “还他妈最高难度?你逗我玩啊?”这个叫做刘元季的男子心态崩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天运世家在最简单的副本里面灭了快十次了!”

  梁王铭打了个哈哈,道:“没办法啊,这是我的转职任务必须做啊!”

  “那得带上素锦!”勋章戏谑道:“我觉得我们这边少输出,不然应该就过了。”

  这一刻,梁王铭觉得勋章这个朋友真是会搞事,为什么总要带上这两个女孩呢?安归他倒是不说了,毕竟安归算得上是他的朋友,而素锦的话,他自知是有点难请得动的,而且私心而言,他不怎么想和苏槿碰面。

  他的手指之间隐隐还有温度和清香,温度是她指缝间的温度,清香是她发丝间的清香。

  这个在乞讨生涯之中遇见过无数女人的小乞儿,在安归面前不自在,在素锦面前更是羞赧,如果他早是那种对生活没了希望的小乞儿抑或是自甘堕落的落魄者,没必要在她们这些漂亮是漂亮却不会被他触及到的女人们面前不自然,恰恰就在于他对未来还有幻想,还会渴望着安逸的生活和红袖添香的知己,他才会有那种在漂亮女人面前自卑的心态。

  只是可能梁王铭自己都未曾预料到,这种心态已经随着祁里无心插柳的药剂注入而开始渐渐泯灭。

  素年猫猫看到素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好奇地问道:“又怎么了,我的苏大小姐。”

  素锦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只是他发消息给我,让我去帮他过一个副本。”

  她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是以开始变得沉默起来,脸色也不怎么自然,她叹道:“那你帮还是不帮?”

  素锦久久没有回答。

  素年猫猫捂着额头,说道:“我知道了。”

  本来想着要把【暝王】这个身份先雪藏起来的梁王铭有点无奈,这才多久勋章、安归、素锦都知道了,不过他想想还是算了,这三个人的话,他的这个身份估计是藏不住的,早知道晚知道都是必须让他们知道的,只是一些现在还不能说的东西,他是一定不会说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