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黄鹞子献宝镜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2626 2016.06.01 20:20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老虎岭上众多土匪披麻戴孝祭奠亡灵,刀疤的灵位就摆在大堂内,花豹子跪在灵位前哭诉:

  “三弟呀!三弟你死的好惨哪!”

  随后,花豹子站起来表情狰狞的说道:

  “兄弟们!王大奎杀死三当家的你们说这仇我们报还是不报?”

  狗剩面对众土匪结巴着说:

  “兄...弟们王大奎杀死了三当家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此仇不报誓不为匪”

  众土匪叫嚣着道:

  “杀死王大奎为三当家的报仇”

  花豹子伸出双手示意道:

  “好!兄弟们!回去抄家伙即可下山我要夜袭官军大营斩杀王大奎”

  众土匪一呼百应,就在此刻只听见一声高呼:

  “且慢!”

  众土匪纷纷回头只见小六子穿着一身夜行衣走进大堂,花豹子惊道:

  “二当家的?你怎么回来了?”

  众土匪将视线聚集在小六子身上,只见小六子走上前抱拳道:

  “众兄弟切不可鲁莽行事啊!”

  狗剩结巴着说道:

  “二当家的、你什么意思?难道三当家的就这样白白送死了吗?”

  众土匪叫嚣着:

  “是啊!三当家的不能白死”

  小六子说:

  “兄弟们!兄弟们请安静!三当家的仇一定是要报的,请兄弟们相信我”

  花豹子坐在狼皮椅子上静观其变,狗剩结巴着说道:

  “二当家的你说这仇该怎么报?”

  众土匪迎合着说道:

  “说!说!”

  小六子说道:

  “黄鹞子已经想好计策,此次我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杀掉王大奎”

  花豹子表情不爽的说道:

  “哼!又是黄鹞子,要不是他出的馊主意刀疤也不至于命丧黄泉,二当家的你别说了,黄鹞子此人阴险狡诈我已经不相信他了”

  小六子突然跪在刀疤的灵位前说道:

  “刀疤兄弟请原谅我,没有保护好你”

  花豹子和众土匪看到小六子的举动十分不解,花豹子从狼皮椅子上站起走下台阶说道:

  “二当家的你这是为何?”

  小六子说道:

  “三当家的死不怪黄鹞子都是我的疏忽大意造成的”

  花豹子说道:

  “你?此话怎讲?”

  小六子说道:

  “当天黄鹞子派我押解军粮,让三当家埋伏于树林两侧待我带领人马经过时三当家便可带领弟兄们突袭运量官兵趁机烧掉军粮,没想到王大奎早有防备派人埋伏于草丛中突然出击,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本想与刀疤联手杀死领头官军然后上演一场苦肉计给王大奎看,没想到我被别人暗算右臂中弹才导致刀疤兄弟被领头官军杀死”

  花豹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这个王大奎真是太狡猾了”

  小六子说道:

  “是啊!都是我疏忽大意葬送了三当家的性命”

  花豹子扶起小六子说道:

  “二当家快快请起!这也不能完全怪你,那接下来你说该怎么办?”

  花豹子搀扶起小六子,小六子说:

  “惟一之计就是修建防御工事等待黄鹞子的信号”

  花豹子说道:

  “那黄鹞子下一步有何打算?”

  小六子说道:

  “夜深了先让兄弟们回去休息吧!大当家请听我细细道来”

  花豹子说道:

  “兄弟们!都回去休息吧!”

  众土匪散去,小六子和花豹子坐在椅子上,小六子拿出装有宝镜的盒子打开说道:

  “大当家请看,一切全在这宝镜当中”

  花豹子盯着宝镜说道:

  “真乃稀世珍宝,不知这区区一面镜子能有多大威力?”

  小六子皱着眉头说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黄鹞子说这将是咱们最后的机会,而且这面镜子可以要了四贝勒和王大奎两个人的性命”

  花豹子伸手拿出宝镜戴在眼睛上说道:

  “嗯!的确是宝贝,带上它神清气爽,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一面宝镜如何会要的了四贝勒和王大奎两个人的性命?”

  小六子说道:

  “请大当家静心等待飞鸽传书,到时候待喜讯传来咱们可以不动一兵一卒,老虎岭自会安然无恙”

  花豹子说道:

  “好!那我就等二当家的好消息”

  小六子收起宝镜装进包袱抱拳道:

  “大当家保重!我即可返回军营,切记不要轻举妄动,等我飞鸽传书”

  军营内戒备森严,军帐内四贝勒躺在床榻上兰花取下蒙在双眼上的毛巾放在脸盆内的热水里浸泡后拧干敷在四贝勒的双眼上,四贝勒伸出双手抓住兰花的双手说道:

  “兰花,谢谢你这段时间伺候我,等打完仗回到京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兰花羞红着脸说道:

  “四贝勒对兰花的好、兰花心知,兰花别无他求,只求四贝勒的眼睛能够快点好起来,平平安安的回到京城”

  此刻只听帐外传来士卒的声音:

  “启禀钦差大人李亮求见”

  兰花紧张的抽回双手说道:

  “进来吧!”

  只见李亮双手端着盘子,盘子里放着一碗百合莲子胡萝卜汤走进军帐跪拜道:

  “李亮听说钦差大人最近眼睛不适特意熬了百合莲子胡萝卜汤为钦差大人调理眼睛,请钦差大人趁热服下”

  四贝勒听罢坐起来将捂在眼睛上的毛巾放在床榻边说道:

  “好!李亮有心呈上来吧”

  兰花端起汤碗坐在床榻上用勺子帮四贝勒喂汤喝,四贝勒每喝一口汤便会含情脉脉的看兰花一眼,四贝勒称赞道:

  “嗯!味道不错”

  李亮说道:

  “那李亮就天天给钦差大人熬着喝”

  四贝勒道:

  “嗯!好好!李亮忠心可嘉起来吧!”

  李亮站起身说道:

  “钦差大人慢用李亮告退”

  李亮退出军帐,帐外传来士兵的声音:

  “启禀钦差大人黄先锋求见”

  四贝勒说道:

  “进来吧!”

  黄鹞子双手捧着红木盒子走进军帐跪拜:

  “先锋黄鹞子叩见钦差大人”

  兰花端着汤碗站在一侧,四贝勒说道:

  “这么晚了!不知黄先锋求见所谓何事啊?”

  黄鹞子将红木盒子顶在头顶说道:

  “卑职听说钦差大人最近得了眼疾特意寻来宝镜为钦差大人调理调理”

  四贝勒听了黄鹞子的话心情大悦急切的说道:

  “哦!快快呈上来”

  兰花将汤碗搁在桌子上接过红木盒子打开,取出宝镜递给四贝勒,四贝勒双手捧着宝镜称赞道:

  “水晶镜片、黄金镜框、白玉镜腿、外观华丽、做工细腻真乃稀世珍宝”

  四贝勒戴上眼镜夸赞道:

  “真乃宝镜!宝镜也!黄先锋本钦差要为你记大功”

  黄鹞子听了四贝勒的夸奖跪在地上脸上露出得意的喜悦便说道:

  “黄鹞子愿为钦差大人肝脑涂地、马首是瞻”

  四贝勒从床榻上站起双手扶起黄鹞子说:

  “黄先锋快快请起,黄先锋真是有心那,今后有了这副宝镜本钦差的眼疾就高枕无忧啦!哈哈哈!”

  黄鹞子说道:

  “此宝物在此刻出现这真是天意啊!这就说明剿匪必将大获全胜”

  四贝勒高兴的合不拢嘴说道:

  “黄先锋所言极是,所言极是啊!”

  黄鹞子说道:

  “时候不早了!卑职暂且告退,钦差大人早点休息”

  黄鹞子退出军帐,四贝勒自语道: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黄先锋真是一片忠心啊!”

  兰花撅着嘴道:

  “还一片忠心呢?您看他那副溜须拍马的嘴脸看着都恶心”

  四贝勒笑着说:

  “哎!兰花此言差矣!且不管这黄先锋人品怎样?这宝镜总是事实吧!本钦差戴上它真是耳聪目明、神清气爽啊!”

  兰花叹了一口气说道:

  “但愿那黄先锋不是另有图谋、好啦!时候不早了贝勒爷早点休息吧!小顺子暂且告退”

  说罢、兰花手里端着碗筷离开军帐,四贝勒挽留说:

  “哎!时候尚早......”

  四贝勒摇着头自语:

  “真拿你没办法!”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