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散播文明的方式

汉乡 孑与2 2699 2017.09.08 07:00

  第六十四章散播文明的方式

  荒野中的刘颖才是真正的墨家矩子模样。

  麻衣,草鞋,斗笠,披发,木杖,被摩挲的泛着红色古意的水葫芦,往门外一站,器宇轩昂的厉害,傻子都知道来了一位世外高人。

  “矩子请进,荣小子奉茶。”

  刘颖摇摇头道:“不必了,我们是来履行承诺的,不是来喝茶的。”

  云琅不由自主的向他的身后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他身后,军队般站立着七八百名大汉,与刘颖一般无二的打扮,像军队多过像文士。

  云琅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来到上林苑的,尤其是他们很多人中,腰上还挂着长剑,有的腰里还别着一柄大铁锤,更有过分的,背后交叉背着两柄长刀,一看就知道这人不好惹。

  八百个这样的人进了皇家禁苑,也不知道伪帝刘彻能不能睡着觉。

  刘颖似乎看穿了云琅的担心,就笑着道:“郎官放心,刘氏子弟进入自家花园,还用不着向陛下报备。”

  云琅吃了一惊,呐呐的道:“这些人都是皇家子弟?”

  刘颖点头道:“家族百年传承,总有一些亲眷家世已然没落……”

  “矩子还是进院子吧,小子不仅仅是想请矩子喝茶,主要是有一批工具需要矩子接收,有了这些东西,施工进度就能提高不少。

  不怕矩子笑话,小子还准备在这座庄园里过今年的冬天呢。”

  刘颖的眼睛一亮,哦了一声,就很自然的进了们,目光首先就盯在梁翁手中的斧头上。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刘颖就已经到了梁翁身边,那柄斧头已经落进了刘颖的手中。

  大喝一声,斧头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就落在了云家的木头桩子充当的凳子上。

  斧头似乎没有受到阻碍,直径一尺的木桩子就应声裂成两半。

  刘颖的手轻轻一抖,斧子就翻滚着重新飞起,他单手捉着斧头查看了一下钢口,叹息一声道:“百炼钢用在斧头上了,可惜。”

  云琅笑道:“以墨家兼爱,非攻之精神,用在斧头上才是正途。”

  刘颖把目光从斧头上收回来笑道:“如果郎官这样看待我墨家,那就太偏颇了。”

  刘颖并不打算给云琅解释一下墨家现在的精神文化,即便受到质疑也一笑了之,非常的有风度。

  带着云琅风格的各种工具被抬出来之后,刘颖的眼睛有些发红,两只耳朵也变成了红色,自然脖子也变成了著名的红脖子。

  “这是我给矩子的礼物!”

  这句话一定要快点说出来,刘颖的手已经摸到剑柄上了。

  “只求矩子能够快快赶工,小子实在是不想在这样的破房子里过冬。”

  工具箱子很重,刘颖单手就拎在手里,从他青筋暴跳的手背来看,他是不准备撒手了。

  “这有何难,有这八百墨家子弟,起一片山庄还用不了四个月……

  郎官静待,第一场雪落之前,这里会出现一座新的庄园。”

  云琅指着他手里的工具笑道:“矩子需要尽快将这些工具散播出去,如果迟了,卓氏铁器作坊就会说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首创。”

  刘颖冷哼一声道:“区区商贾,也配!”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此后的三天里,云家的人就没有迈出大门一步,在他家的门外,是一座非常热闹的工地。

  参天大树一颗颗的被砍倒,大片的灌木林子被耕牛一片片的连根拔出,石壁上烧火取石头的火焰彻夜不息,一辆辆运送晒干的木料,青砖,青瓦的马车源源不绝。

  云琅不知道刘颖动用了多少人力,仅仅是工地上,人数就不下一千人。

  很巧,云琅看见了那个不把云家当回事,骄傲的如同上帝一样的木匠,他现在,看不到任何可以让他骄傲的地方,一样的麻衣,一样的灯笼裤,一样的草鞋,站在泥地里,指挥一群人干活。

  只要稍有不对,旁边站着的墨家子弟就会大声的呵斥。

  云琅从房顶上下来,叹息一声,怪不得刘颖敢说大话,墨家子弟现在根本就不干活,他们是监工,是打手,唯独不是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的墨家。

  施工图给出去了,就没有云琅什么事情了,这也是人家刘颖要的效果。

  庄园是云家的,刘颖却是修给皇帝看的,这或许是他向皇帝表达臣服的一种方式。

  竹林,水洼,草坪,山溪,瀑布,松林,花池,温泉,楼阁,院落,假山,亭台,想要全部修建好,大概需要云琅付出一辈子的时间。

  事实上,刘颖在看到图纸的时候,也惊讶的合不拢嘴,然后,他就粗暴的砍掉了这里面大部分的工程……

  这就是为什么云琅连续三天窝在家里不出去的原因所在。

  占便宜没占到就是吃亏!

  这样的日子,不能去找太宰,也不能去看老虎,这让云琅有些伤心。

  老虎总是在晚上嚎叫,它知道云琅就在这里,却因为这里有太多的人而不能过来。

  忍耐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煎熬,更是一种折磨。

  来到这个世界仅仅一年,云琅就感受到了足够多的恶意。

  贵族之所以成为贵族,就跟他们孜孜不倦的剥削穷人有关,云琅想要突破阶级的束缚,就要面对所有勋贵的打压,这不是那些人在有意识的打压,而是一种本能,毕竟,山顶上的位置有限,不能容纳下所有人。

  一无所有的云琅,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他的智慧,以及他从他的世界带来的那些精神财富。

  卓姬的古琴弹奏的很好,云琅却对音乐没有任何的天赋,不论是胡笳还是埙,他都吹不响,更不要说演奏了。

  第五天的时候,云琅打开了木门,走出了松林,第一次站在高处俯视这片繁忙的工地。

  刘秀就坐在高处,他的身姿非常的挺拔,即便是跪坐着,腰板依旧挺得笔直。

  他是刘颖的外甥,至少刘颖就是这么介绍的,他自从拿到了那套工具之后就离开了上林苑,把这里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刘秀。

  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贵族的影子,仅仅是那一双满是茧子的双手,就让云琅在第一时间把他规划到穷人的行列里面去了。

  “应该先蓄水,而不是先挖池塘。”云琅善意的指着泡在水里挖泥的劳力对刘秀道。

  “我们需要泥制作泥砖,修建围墙的时候,多少泥砖都不够用的。”

  刘秀依旧看着工地,却没有看云琅。

  “三千亩地全部用围墙围起来这不可能。”云琅明知道这是一句非常愚蠢的话,他依旧问了出来。

  “我们要修建的是一座庄园,不是城池……”刘秀似乎不愿意跟云琅多说话,站起身就离开了,把云琅丢在原地。

  “墨家的人都很冷淡。”云琅对跟在他身后的梁翁道。

  “很无礼!”

  梁翁附和道。

  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绕着这片土地走一圈,看看上林署的官员,是否按照地契上的数量给云家划够了三千亩土地。

  如果不是刘颖参与了土地丈量,上林署给云家划分田亩的时候会用井田划分法,也就是一步宽,百步长为一亩……比通用的大亩会少八成……

  这个该死的世界里全是坑!

  在刘彻之前,这个国家施行的是无为而治,也就是说,国家对百姓的事情大部分是放任自流的,乱的一塌糊涂。

  云家最具欺骗性的人就是丑庸,她每天早上在水潭边上汲水的时候,总能遇见一些向她讨要食物的野人妇孺。

  云琅跟梁翁出现的时候就一个都看不见。

  云家建造庄园,其实就是一个破坏原生态的一个过程,三千亩地其实很大,在修建庄园的时候,首先要清理的就是各种野生动物,自然也包括野人。

  丑庸认为这很不公平,云家盖房子,就把人家的房子拔掉,把那些人撵的像兔子一样满山乱跑。

  云琅跟梁翁出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这里的野人合不合用。

  云家的庄园马上就要修建好了,三千亩地的地方只住五个人,这也太空旷了。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