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真假世子:他要天下我要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越抹越浓的血色

真假世子:他要天下我要你 东方驴 2476 2017.05.17 16:49

  ”这五十万兵都是一个月里聚集起来的,南方常年太平,这些人没训练过,没打过仗,最关键的,连一个合格的将领都找不到,打仗可不是纸上谈兵。说实在话,这五十万人如果碰到精锐,我估计连五万人都不是对手,更何况京师那帮刚刚获得大胜的锐气之师。所以我根本没打算跟他们打,而是屯兵江城固守!”李中道侃侃而谈,阿中也恍然大悟,所有不明白的地方都得到了解释,为什么金老笃定他不会强攻江城,一来时间上来不及,京都胜了之后一定趁着士气正旺,立刻南下,二来如果常驻的话,当地人心的支持格外重要,不过驻守江城是为了什么呢?

  “对,江城城池坚固,物产富饶,但是想在这里训练出一堆精兵强将来,恐怕不那么容易吧?”阿中迅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冷冷地说道。

  “对,京都肯定不会放任我在江城慢慢壮大,最多一两个月就会举兵来攻,但是我有城池之利,定然能撑上些日子。算算时间,天下也已经乱了大半年,除了我跟镇西军两方,各地早就蠢蠢欲动,只要我撑的住月余,到时候烽烟四起,真正的天下大乱,朝廷大军疲于奔命,而我坐拥江城,手下军队又已然经过血火洗礼,总有一天能四处征伐,逐鹿中原。”

  李中道一脸和煦的笑容,从容自信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像一个真正的君主。而这个计划在阿中听来,却有着太多的残酷和血腥。

  ”你觉得我会为了你的野心出卖江城百姓的性命吗?按你的计划,将来江城的百姓只怕十不存一!“

  李中道笑了笑,说道:“这五十万人的军队可不是我强迫他们来的,他们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跟着我能够得到,所以他们来了。江城也一样,我绝不会强迫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坦然的看着阿中的目光,没有一丝愧疚或者心虚,“你也一样,我不会强迫你,你想要什么?我给你。”

  阿中笑了,开始笑的很狡黠,好像阴谋得逞,渐渐地却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夸张,似乎真的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我要她!你能给么!“手指落处,直指小澜。

  “行!”“不行!”

  说行的是李中道,语气爽快,毫不犹豫。说不行的是小澜,态度坚决。

  “为什么?虽然以前阿中是个有野心的人,虽然一开始他找你的目的可能是想要挟我,但爱情拥有改变人心的力量,你应该相信他是真心爱你的。”

  小澜没解释什么,只是抬着下巴倔强地又说了一句:“不行!”精致的脸庞上悄然挂上了两滴泪水,神情说不出的凄楚,像墙边颤抖的纤细草叶。

  李中道的语气第一次有些无奈:”找一个能够爱你的人,难道不是你最好的归宿吗?何必为难自己。”

  阿中仍在吃吃地笑着:”她本来就是这么爱为难自己,这种话我估计她以前听了不下百遍。“

  ”你是故意的!“

  ”什么叫我故意的!她是你送来的!勾引我是她主动的!“阿中忽然止住了笑声,满脸通红地大声喊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你们两个关系不清不楚,还非要把我拉进来!现在我想要她,但是你给不了!”

  “那就换个条件吧。“

  没想到阿中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行啊,换一个也可以,你娶了她。“

  一直痴痴望着李中道的小澜猛地回头,阿中却装作没看到。

  ”这个也不行,不是我不愿意,而是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她,她要改头换面实在有些麻烦。”

  阿中刚要讥讽两句,李中道却又接着对小澜说道:”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听完你再决定要不要跟他走。“

  ”别!”阿中想冲上去,刚站起身,李中道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却已经说完了。

  “其实他才是李中道。”

  简单的一句话,三个人却都沉默了,似乎这句话力有太多的事情需要细细品味,细细思索。

  小澜最先打破了沉默:“我早该想到的,这些事的确不像是他做的,我还以为……“

  李中道轻轻笑了笑,说到:”你还以为仇恨和权力改变了他,你想的也没什么错。我相信假如他当时鼓起勇气去了海城,并不会比我做的差,甚至会比我做的更好,但是他偏偏死活要去找你。”

  身份遭揭穿,阿中显得很窘迫:“小澜……小萱,我知道自己没出息,我就是,就是担心你,所以……“

  ”所以你索性让我这个先锋兵改名换姓,帮你扛起了复仇的大旗。“

  虽然面对小萱有些心虚,但是对自己的冒牌货,阿中还是毫不客气的:”别说的这么不情愿,也不知道当时是谁眼睛里都冒着绿光,不过你一口答应下来的时候金老可不怎么高兴。”

  说到金老,冒牌的李中道也有些感慨:“金老又没有阻拦我,说明他心里其实是理解我的,人生在世,就应该为了成就一番事业而奋斗,付出再多的心血,即使是生命也在所不惜,这又这样才算得上活得精彩!也只有这样的人生才值得过!”

  一人慷慨激昂,一人撇嘴冷笑,一人沉默不语。

  又是许久,小萱长舒一口气,瞥了一眼主位端坐的李中道,目光回转到自己左手边的阿中身上,伸手抚了抚他的嘴角,轻声说道:“以后可别老这么笑着了,显得太轻浮,我先去车上等你,你们俩聊完了咱们就快点回吧。”

  阿中骤然瞪大了眼,脸上露出遮不住的浓重喜色,刚要笑,又想到小萱的话,只得强行板住脸。

  直到出了大帐,小萱才听到后面传来的大笑,不由得也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却充满了无奈。

  “看吧,事情其实很简单。“事情已经搞定,自己的计划成功迈出第一步,李中道也有些轻松,甚至有些真心为这两人感到开心。

  ”你这个人真的很自私,你明明知道只要你求她一句,她就会乖乖听你的话跟我走,你却连心里的一丝愧疚都舍不得给她。”

  “感情是比糊涂账,能不欠就不欠,这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而且现在效果不是一样?甚至还要更好。”

  “哈哈,也对。本来我以为她知道真相后会对我更加失望,她一直就不喜欢我没有抱负、性格懦弱,而是喜欢你这种顶天……“说着,阿中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他跌跌撞撞地朝帐外跑去,却感觉脚下的毛毯像活了过来一样不停地想要缠住他的脚。当他用尽全力地挣扎着冲出帐外,迎面撞见了一抹血色的夕阳,那光不强,却红的出奇,红得模糊了眼前的一切,红得让人难以分辨视线。

  夕阳照在军营里,照在他们来时的马车上,照在他身上,照在他怀里的人身上。他想大哭,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用力地揉着眼睛,怀里的血色却越揉越浓,越揉越浓……

  马车没有回江城,而是往西南而去。

  第二天的傍晚,西南方同样出现一抹血色的夕阳,只是这抹跳动的夕阳,足足照耀了整整一夜。

  半个月后,南军五十万兵马强行北上,富亲王世子亲自入阵杀敌,但南军仍旧打败溃退。世子李中道战死,死前大呼”你们一家都是疯子!“,形状疯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