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节 天牢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57 2017.07.30 09:16

  洛都街道十分宽敞,能并排走开四辆马车,经过数代京兆尹精心修缮,各坊市间井然有序,尽显天朝大国的气度。

  大夏王朝由八骑开国,除吴氏尊为皇族外,其余七骑后代均被封王封侯,世袭功勋,王朝内外,称八骑后世子弟为“王族侯门”。

  许雅之祖辈便是八骑之一,八族弟子身份荣耀尊贵,只在八姓之间攀结姻亲,从不与朝中大臣或普通世族豪绅通婚,退朝后的许雅之策马而行,蓦然间心念一动,顿时想起天牢中的苏子青,那个青秀脱俗又略带倔犟的少女如今怎么样了?

  夏仁宗大赦天下,按大夏律,十恶之罪,三减其一。

  谋杀亲夫罪,在大夏朝属于十恶大罪,仁宗判苏子青劳役十五年,如三减其一,便是五年,如此算法,不用十年便能平安回家。

  苏子青清澈而倔强的目光,又一次在许雅之心头浮现,据个人为官多年的经验判断,桃花小镇郑员外强婚不成,多半被少年苏子昂所杀,苏子青为保护弟弟,才自承一口咬定杀死郑员外。

  “这对姐弟可不是一般人儿,一个为保姐姐不受辱而持刀杀人,一个为换弟弟一命要舍身取义,手段虽不可取,但心思勇气称得上侠肝义胆。”

  天空白云舒展自如,许雅之想了半天,心中忽然升起一探苏子青近况的强烈冲动,主意拿定,提缰掉转马头向天牢驰去。

  洛都居天下之中,北倚浊河,四周关山重叠,城外有洛水环卫,险关道道,易守难攻,城中有两座牢狱非常出名,一处是天牢,一处名叫金墟城。

  天牢只关押天子与刑部判决的重犯,由普通千牛卫派军看守。

  金墟城神秘莫测,相传以黄金筑成,由金鹰士负责看管,只关押大夏王朝皇族与将族中犯有重罪之人,和无间海一样,据说从来无人生出金墟城。

  天牢总狱头姓崔,也属八骑侯门之后,与许雅之自小熟识,小号崔胖子,听报许雅之来访,撩着青色袍襟一路小跑迎出来,见到许雅之后,兴奋嚷道:

  “许老五,升了御史后也不来寻哥哥吃酒,今儿来天牢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许雅之伸手捏捏崔胖子的圆脸,说:“崔兄脸上的肉肥的冒油,嫂夫人从来不嫌弃么?”

  “她敢嫌弃?老子一巴掌呼死她。”崔胖子吹完牛,然后把许雅之拉到僻静处,问道:“老五快说说,什么私事?”

  “来看一位故人,她叫苏子青。”

  “苏子青?我找找她在那。”

  “有劳崔兄。”

  苏子青一身黑红相间囚衣出现在许雅之面前时,窈窕身材在大号囚衣中左右晃荡,如一株翠竹亭亭玉立,双眸闪烁着一丝迟疑的神情,望着许雅之不敢说话。

  “本官许雅之,以前乃江城郡太守,数月前在刑部大堂上亲自审过你的案子。”许雅之自报家门,心中没来由的心中一虚,说:“咳、咳、你可曾记得本官?”

  “罪女苏子青见过许大人。”苏子青眸中一亮,施了一个万福礼,道:“多谢许大人当日替我申冤辨白。”

  “你无罪,桃花小镇郑员外多半非你所杀!”许雅之忽然发现自己行为冒昧,一名御史大夫总不能对一名天牢中的囚女直说,只是一时好奇想见一面而已,顿了顿说:“此案到如今缺少主要证据,你执意要替弟抵罪,本官不会横加干涉。”

  “许大人......”苏子青听许雅之一言点破自已心中的秘密,顿时满眼圈跑泪,心中感觉遇到知音一般亲切,但自己必竟是一名囚犯,也不知许雅之来意,便只能忍住泪不说话。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堂中一时沉默起来,静静的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许大人,民女有一事相询?”片刻后,苏子青有意打破僵局,许雅之吐出一口气,连忙应道:“有话直说,不必和本官客气。”

  “民女的母亲郑氏和弟弟苏子昂,今在何处,一切可好?”苏子青小心翼翼问道。

  “郑氏早被遣返红叶谷,苏子昂至今下落不明。”许雅之放松下来,接着说道:“平原郡发生天灾,当今万岁下诏大赦天下,你按律罪三减一,在牢中待上七年左右,便能与你家人见面。”

  “这是真的么?”苏子青顿时喜出望外,笑意灿烂,双脚并立如小熊般上下蹦跳。

  “此事千真万确,诏书很快便会传达到天牢。”许雅之看着蹦跳中的苏子青,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一朵迎山红在清风中徐徐开放,牢房中一时春意流溢,随后狠下心来说:“本官要走了,你多多保重。”

  苏子青一呆,感觉有些恋恋不舍,低下头,轻声说:“若有弟弟苏子昂的消息,许大人能否来转告一声?让民女也安心......”

  “行,本官答应你,若有苏子昂消息,一定让你知晓。”许雅之说完,又看了眼垂眉敛目的苏子青,转身出牢房。

  “老五,这个苏子青有什么好?”崔胖子送许雅之到天牢门前,悄声询问:“难不成是你的小相好,才让你亲身入牢探访?”

  “春风得意皆亲朋,若有危难谁靠前!”许雅之莫明其妙回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又伸手捏捏面前的胖脸,问:“崔兄若有危难,身边有几人肯舍命相护?”

  “若有危难,有几人舍命相护?”崔胖子想了想,忽地跳起来,冲着许雅之的背影喊道:“老五,你咒我啊......”

  数十日后,距离平原郡数百里远的一片连绵山脉中。

  万里无云,天气炙热。

  一队万余名穿绯色战袍的千牛卫大军,在一条山路上蜿蜒穿行,黄黑双色青龙旗在山风中烈烈飞舞,许雅之陪太子吴知民在队伍中间行走。

  “太子殿下,天气如此潮湿炎热,荒山中蚊虫众多,若伤着太子龙体,臣可担罪不起。”许雅之抹了一把汗说道。

  “当年太祖八骑开国,数次均是率军穿越荒山、走野岭,千里奔袭取胜。”吴知民笑道:“你我均是八骑之后,眼下没有外人,你喊我吴知民便成。”

  吴知民稳居太子之位二十余年,自古一来,太子是个双重身份的人物,在皇帝面前太子是臣,在其大臣面前,太子为储君,未来的帝皇。

  虽然吴知民有吩咐,许雅之确不会直呼太子姓名,便说:“大军穿过这片荒山,再向前走二日,便进入平原郡地界。”

  “咱俩若突然出现在平原王面前,姨父大人不知该有多高兴?”吴知民笑道,平原郡王也是八骑之后,一直率军驻守平原郡,娶吴知民的小姨为妻。

  “平原王大人一定非常高兴。”许雅之不温不火的回了一句。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