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7 蝼蚁尚且求生你更应如此

麻辣娇俏妻 Aemon 2712 2017.07.07 10:00

  覃四儿慢慢的下来,看见高山拿了一条厚厚的披风搭在手上,正等着她。

  “帐篷搭好了?”覃四儿明知故问。

  听闻她的话,高山噗嗤一笑。两步上前,将披风紧紧的裹在她的身上。

  “我又不冷。”覃四儿摆明了不领情。

  “天凉,裹着。”高山捏捏她的鼻子。

  “还生气来着啊!”然后将她夹在腋下,轻快的说道:“走,小气鬼,哥哥给你买糖吃去。”

  正忙着搭架子生火做饭的男人朝他们看了一眼,咧嘴一笑。“桑吉大哥,媳妇儿闹别捏了,带去集市上哄哄,等消了气再回来,晚饭你们就不等我们了。”

  “高山,媳妇要按在被窝里哄,那才能听话。”忙碌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整个营地哄堂大笑起来。

  覃四儿面薄,羞得无地自容,只得把羞窘的怒气撒到高山身上。

  “谁是你媳妇来着?”覃四儿挣脱了高山,一脚朝他屁股踢了过去,两人打打闹闹了跑了,只听到桑吉在后面嘱咐道:“别回来的太晚了。”

  “知道啦。”

  雪山下的小镇,地处大山深处,蔽塞而又落后,街道并不宽敞,站在街头就可以看到街尾。街道上尚且没有水泥路,全是砂石铺就的土路,大风吹过,飞沙走石。可即便是这样,街上却是游人如织,人满为患,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小小的集市,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覃四儿纳闷,藏人、汉人、外国人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商品,看得人眼花缭乱。

  “今年是藏历马年,转神山的人络绎不绝,这些人大多都是来转山的,所以神山脚下的这些乡村镇子也跟着神山的沾了光。”

  高山牵着覃四儿的手,在镇子上闲逛,覃四儿上瞧瞧,下瞧瞧,东摸摸,西摸摸,好奇得不得了。这是她的世界里从来不曾出现的场景。

  他们走到一家藏服的店,看着色彩绚丽的藏服,覃四儿双眼泛着精光。

  “选一套?”高山将覃四儿推进屋子里,热情好客的老板娘立马迎了过来,这老板娘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着藏服,带着商人的铜臭气,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说个不停。覃四儿的好心情瞬间被她破坏掉了,四下看了,摇摇头打算作罢。

  “没有看到喜欢的?”高山随着她的视线,盯在角落里不起眼的那件蓝色的藏服上。

  “这个天,没有这个天可穿的,不买了,不买了。”

  “姑娘这是说笑话呢。山神佛主在天上看着呢,姑娘可别瞎说话。”听了覃四儿的话,老板娘立马不高兴了。“姑娘看的是夏装,秋装、冬装在这边上呢,姑娘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雪山乡,就属我家衣服最多,花样最新,一年四季里,还找不出我家不能穿的衣服。”

  覃四儿陡然间没了兴致。

  可商人就是商人,看着高山四处打量,立马道:“小伙子,你女人个子高,人又瘦,皮肤又白,穿这个好看,水灵。”

  老板娘用木杆子从墙上挑下一件桃粉色的衣服来,递到高山的手上。

  覃四儿眉头微蹙,这艳俗的衣服哪里适合她了?她凑到高山耳边,低低的咕哝了一句‘俗气’,然后调头就走了。

  高山苦笑,又看了看墙上那件衣服,把衣服还给了老板娘,陪着笑脸追了出去。

  覃四儿在一个慈祥的老人摆的小摊前停了下来。小摊是在地上摆着的,用一张塑料的白色膜铺着,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女孩儿佩戴的饰物,手串、头串、耳串、吊饰都有,精致极了。高山一眼就相中了一支两节的鸡血藤手镯,藤头用藏银包着,没有其他的装饰,简单而又大方,古朴而又典雅。

  高山拿起那支鸡血藤手镯,给覃四儿套在手腕上。

  “我们买一支这个。”高山转动手藤,笑意从心底慢慢升腾。老人一张脸慈祥的望着他们,笑眯眯的,没有开口。

  “干嘛买这个?”覃四儿转动着手腕,藤子在手腕上转动,敲打着手腕上的腕表,发出低沉的响声。

  “好看就买呗,哪来那么多为什么?”高山付了钱,道了谢就牵着覃四儿的手走了。

  刚走两步,那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就说道:“姑娘,鸡血藤手镯是我们藏区年轻男女的定情之物。”

  覃四儿的嗡的一声响,脸上起了一层红云,灿若桃花。

  “高山,你就用这么一根树藤子就把我打发了?”覃四儿含笑,像掉进了蜜罐,全身都裹了蜜。

  “那些名牌奢侈品,在你的家里,想必是多如牛毛,多一样你也不稀罕,买来也显多余,还是这个还经济实惠。”高山搂在她的后腰,继续往前走了。

  覃四儿边走,边摇晃着时候里的藤子,心里乐开了花。

  “那边是什么,好脏,还是别去了。”覃四儿一掌将高山拽了回来。虽说她接受了这里落后的现状,可是并不代表,她接受了脏乱臭的菜市场。

  “我的大小姐,这菜市场里虽然卖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但它上演的却是生活,是人生,走,我带你去看看什么才是普通人的生活。”高山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将她往里面带。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好好看看不同的人都是怎样的在努力的生活着。这些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的人都在努力的过活,她怎么能轻言放弃。

  “你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就应该体验体验什么才是生活。”

  进了农贸市场,鱼龙混杂,人声鼎沸,嘈杂不堪。

  生鲜市场,空气中弥漫着牛羊的膻味和屎臭味,捆羊割喉的,沸水烫皮的,刨刀剃毛的,开肠破肚的,清理内脏的,分解肉块的,体现出的是一派生机勃勃而又忙碌的景象。覃四儿看着一只活泼乱跳的山羊,在这些人娴熟的手艺下‘支离破碎’,被分解成一块一块的肉块,然后荡悠悠的挂在铁钩上,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但她一直在强撑着。

  “这些人怎么受得了?”她从不曾想过会接触到这样的场面,那是她以前从不曾想过,也想不到的场面。

  “为了活着。”高山言简意赅,又指了指那些忙碌的人:“你看他们,即使身处这般恶劣的环境中,脸上也是带着笑容的,在他们的笑容中,可以看到他们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简单而又快乐。”

  覃四儿沉默不语,随着他的脚步慢慢往前走。

  走过了生鲜市场,旁边的蔬果市场里空气明显的好了很多,让覃四儿松了一口气。可是放眼望去,眼前这些摆在白色塑料膜上的东西是蔬菜、是瓜果吗?

  “这能吃吗?都枯黄干瘪成这个样子了,吃了不会坏肚子吗?”

  高山没有回答他,只是捏了捏她的手心,然后朝前边指了指,两个脏兮兮的孩子在垃圾堆里翻着食物吃,身上污秽不堪,像是在烂泥地里滚过,个头矮小的小孩旁边,还有一只小獒,正欢快的摇着尾巴望着它,小男孩将手里的捡来的东西凑到小獒嘴边舔了舔,又放回自己的嘴巴继续舔,一人一獒,乐此不彼。

  终于,覃四儿待不下去了,她的心备受煎熬,于是转身就往外跑走了。高山追了上去,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四儿,你看他们,无父无母,这么小就在外流浪,生命低贱如蝼蚁一般,可他们仍旧快乐的活着,所以,四儿,你答应我再也不要干傻事了好不好。”

  高山紧紧的搂着她,他的心紧张得快要窒息,他凝神屏气的等待着她的承诺。双湖医院里情绪崩溃的她,让他害怕,让他胆战心惊,他得让她再次给他承诺,比在荒野里她给他的承诺还要庄重和刻骨铭心。

  覃四儿终于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好。”

  在这一刻,他仿佛拥有了全世界。高山双手托着她的脸,当街吻了过去。

  顿时间,市场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在垃圾堆旁边的孩子,倏地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是四儿姐姐和高山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