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决定与他来一场风花雪月(上)

麻辣娇俏妻 Aemon 1618 2017.01.05 09:55

  自知做错事的覃四儿敛去了脾气,立马乖乖的缩下身子。见她理亏般瘪嘴不言,仿佛是偷吃糖的小孩被逮住一般的蹲在那里,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可以安心的放下,然他的嘴里还是不饶人的责骂着。

  “不是蠢人,却专干蠢人所干的事情。”他既是在骂她,也是在骂他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不该趟这趟浑水,可是他还是一脚踩了进去。明知道自己不该对她有太多的关注,可是看着她无畏的探头后望,他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上。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可是他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听闻高山得理不饶人,她倏地一下仰起头来,准备回击过去,可是她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只听闻一声巨响在身后轰鸣般的炸开,子弹凿开了后窗的玻璃,然后一个急转弯后,从侧窗给飞了出去,紧接着,玻璃碎片开始四溅。

  “这帮孙子铁了心要你的命了!”覃四儿呼吸有一丝急促,虽然她也见过大风大浪,可是这真枪实弹,她还真没见过,因此脸上的血色没有刚才的红润,眼神也稍有迷离。而一旁的扎西顿珠被吓的惊叫连连,叫的一声比一声凄惨。

  “啊……啊……啊……”

  听闻惊恐声在耳畔响起,顿时间高山脸上血色尽消,一是给子弹给吓着,更多的是被扎西顿珠的惨叫声给吓得魂不附体了。

  “覃四儿,你还好吗?”明明是扎西顿珠叫得撕心裂肺,可是他的关心却毫不保留的直接指向了她。

  “覃四儿,你受伤了吗?覃四儿,覃四儿!”

  被吓懵的覃四儿只是无助颤抖的摇摇头,那双时刻保持着冷漠和距离的眸子已经被惊悚所替代。听闻他急切的问询,顿时间回了魂。

  “该死的,回答我的话!”高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见她久不回答,他猛然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正在他的脑海里蔓延。

  “我没事!”覃四儿在后视镜里与他对视一眼,心里一阵心烦意乱。而被刚才心脏急速的跳动,她隐隐的觉得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她那颗金贵的小心脏有些不妙。

  高山心急如焚,若不能摆脱后面的人,或许他们今天就葬身于此了。他们还风华正茂,正值青春年少,他还不想死。即使是殊死一搏,他也要拼上一拼。拿了决定,随即将油门踩到底,顿时间高速奔驰的轿车仿佛是在空中漂移起来,一种头昏眼花的感觉,立马冲刺着后厢里的两人。久久之后,直到后面的车影渐渐缩小,子弹的扫射声才暂告一个段落之后。

  可是,噩耗却传来了。

  仪表盘的上的油表却开始闪烁。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锤子了!”高山骂得有些气急败坏。惹来覃四儿一丝疑惑。

  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他慢慢镇定下来。他观察着前方的地形,或许现在弃车而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覃四儿,镇定点,听我说,我们现在得自救。”他对视着覃四儿那双澄澈的水眸,却发现平静的水眸里荡漾着一丝丝的忧郁,他猜测或许是被刚才的场面给吓着了。

  他想,她也就是一只纸老虎而已。

  “把扎西的绳子解开,你到前面来。”高山冷静的吩咐。

  “我们马上就出了拉智村的地界,前面就是努日巴村,沿着努日巴村一直向西行驶,我们就进了雪山,雪山是我们最好的掩体。现在油箱告急,我们得弃车。”

  “弃车?”覃四儿脑袋嗡的一响,扭头盯着他。“你她妈的不会是让我跳车吧!”

  “待会,我会下高速,你得做个心理准备。我数1,2,3,你俩一起跳车。”高山与她对视一眼,这女人表面上看似急躁易怒,骨子里实则冷静镇定,脑袋瓜子还聪明绝顶。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否则到了阎王殿,我想要找阎王伸冤捉拿人也不知道找谁去?”

  高山突然噗嗤一笑,这女人就有临危不乱的本事。他转过扭头,深深的望了她一眼。

  “高山。我叫高山。”他目光坚毅而又笔直。

  覃四儿点点头,一脸的笃定。

  “你是干什么的?”覃四儿又问。

  “无业游民。”高山拒据实相告。

  覃四儿挑眉,摆明了不信。“那我换种问法,你来藏区做什么?”

  “朝圣。”高山答的坚定而又诚恳。“我准备去阿尼玛卿山转山。”

  覃四儿冷哼,看来是丧尽天良的坏事做多了,要去佛前惭悔来着。

  但是,罪孽深重的人能得到佛主的宽恕吗?罪孽深重如她,她能得到佛主的宽恕吗?

  “姑且听着吧!”覃四儿瞄了他一眼,感叹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处不相逢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