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一个吃朝天椒长大的女人

麻辣娇俏妻 Aemon 2540 2017.01.02 09:45

  雪后的小镇,在晨曦中慢慢苏醒,昨夜的大雪在阳光下开始融化,地势低洼的地方,在阳光的照射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汽车撵过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泥浆翻溅。此时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扯着嗓子吆喝的货郎担,正悠闲的在街上穿梭;扬鞭高唱牧歌的牧女,正东一鞭西一鞭的驱赶着咩咩咩叫的山羊。

  高山驾驶着汽车只能在街道上艰难的、曲折的一路向前蛇行。后面的SUV穷追不舍,步步紧逼,眼看着穿过出这条支路向右转出去,一路向前南就可以上G109国道线,可是街转角处黑压压的一群黑山羊悠哉游哉慢慢走来,后座的覃四儿立马暴跳如雷的吼道。

  “混蛋,前面有山羊。”

  “闭嘴,我眼睛还没瞎子,看得见!”高山反唇相讥的同时,手中的方向盘向左转到六点方向,在路口活生生的把右转扭成了左转。因为惯性作用,后座的两人立马狼狈的撞在了一起,覃四儿的脑袋,更是嘭的一声撞在了车窗上,于是立竿见影般又传来覃四儿的怒吼声。

  “你他妈的就不能先吱一声啊!”

  “前面有山羊,你眼睛瞎爆了啊,没看见啊!”高山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不但将她骂他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而且还光明正大的骂了她,噎得覃四儿一时之间脑袋短路,只能气急败坏的瞪着他。高山看着后视视镜中疼得呲牙咧嘴的覃四儿,他嘴角的幅度扯得更开。见后面的SUV,被那群黑压压的山羊堵了路,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高山猛轰油门,因为过了这条街,直行到尽头再右转就可以进入国道G109线了。眼角挂着后镜中的两人,一个张狂嚣张,一个紧张无措,还真着天壤之别。只见那老者,还沉浸在刚才的混乱中,神色慌张的频频往后张望。

  而从疼痛中缓和过来的覃四儿,发泄般狠狠的一脚踢在高山的椅背上,见高山没有反驳只是在后镜中晃了她一眼,才微微的消了气,只是瞪着一双水眸,用眼光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她一脸的怨怼,一记冷眼抛了过去,要是眼光可以杀死人,那么无疑的是,他必定得死千百回。可是在他那深邃的眼眸里,表面上包涵着笑意,可是她却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丝冷冽,一丝担忧,一丝忧愁。

  在天朝这样严禁枪支弹药的国度里,竟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开枪袭人,让她大为所惊,要不是身临其境的体验了一把,她还以为是在拍电影。她不禁好奇,他究竟是个什么人?操着一口山城口音,还懂得戏称她为幺妹,这分明是山城人士。看他那古铜的肤色,不像是一两天熬成的,没个三五几载的晒不出那样的‘成色’。

  难到是在藏地经商?覃四儿暗暗的打量着他,心中有了盘算。

  在藏地最为牟利的莫过于冬虫夏草了?难不成他这兔崽子是贩卖虫草的?不对,这个正是虫草上市的季节,要是贩卖虫草的,他还有这个闲情在青海荡悠?

  在藏地除了冬虫夏草,能够一本万利的谋取暴利的莫过于藏羚羊绒?

  覃四儿大惊。

  这里是青海,是格尔木,是唐古拉山,是沱沱河,是可可西里,而且还处在藏羚羊产小羊羔的节骨眼上。

  她突然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他单手将她举托着翻跃围墙而不费吹灰之力,足以证明他身板结实有力量;那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虽谈不上沟壑纵横,但是指纹路生硬清晰,少不了岁月的洗礼,才会呈现出饱经沧桑之态。

  她再偷偷地从后视镜中打量着他。他高大威猛,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冷峻的脸上带着隐隐约约的带着一丝狠戾与阴鸷,冷漠起来可以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他对危险的敏感系数超过了常人,那群人刚踏入学校、刚要拔枪,他都先知先觉的预判到了。难不成他真的是干这个见不得人的勾当的?

  在荒原、在无人区非法猎杀藏羚羊,这无异于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竟然都敢公然与国家法律作对,那么非法拥有几把枪支,也就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了。

  看照现在这个形式看来,估计是分赃不均,窝里给斗起来了。

  她推断,他们是在追杀他。按照这个逻辑,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种种迹象表明,她的推断的方向有可能是正确的。

  看他仪表堂堂,伟岸高大,眼神笔直而坚定,也不像作奸犯科之人。可她立马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没有哪个坏人会在自己的脸上写上我是坏人,因为人的贪婪可以驱使人去干一切万恶之事。

  顿时,覃四儿心里压抑着一股莫名的情绪,但更多的却是鄙夷。他贩卖国家珍惜动物,活剥羊儿皮,说不定被剥了皮的羊儿还睁着一双血淋淋的大眼睛盯着他。这贩卖动物皮毛的混蛋,与她身边那些人渣又有何区别?为了钱,她身边的所有的人都可以铤而走险,伦理、道德、良心、法律都他妈的全部见鬼去了。

  罢了罢了,她不是超人,拯救不了自己,也拯救不了世界。何苦要操着菩萨的心,受着地狱的苦。

  “两位年轻人,现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状况了吗?”老者无奈的扶了扶眼镜,来回的环视着几乎要拳脚相向的两个年轻人。“你们强行劫持我和我的车的行为,可是犯法的。在我国……”

  “闭嘴!”

  “闭嘴!”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呵斥出来。

  很自然的两人都不愿去理会他滔滔不绝的话,各自转移视线。

  “小伙子,你刚才找……”老者不死心要上前问话,被高山一记冷冰的眼神震慑住,只能活生生的扭转了话题。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叫扎西顿珠而已。”扎西顿珠一脸的委屈,碰上这两尊“菩萨”,他也认栽了。

  好奇害死猫。心中有了疑问,覃四儿再度用探寻的眸子打量着他,她一时不查,她的视线在后镜中竟与他对上了。

  “你瞪着我做什么?”高山眼眉角梢皆含笑,明知道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

  这女人全身上下无不露出一丝朝天椒的气息,够辣,够呛,够味。

  “我的小命差点搭在你的身上,你还好意思问我?”

  “你要搞清楚,刚才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枪子下救了你,小姐!”高山露出一口白牙,难得的大大咧咧的咧嘴一笑。他故意的、特意的将‘小姐’二字重重的念了出来,他就是想逗逗她。他已经记不清楚,他有多久没有这般的笑过了。

  顿时,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被他这么一挑逗,立马燃起熊熊烈火。她知道,昨晚的电话内容,他是一字不落的全都给听清楚了。

  陡然间,她一下子扑上去,隔着靠椅,伸出一只藕臂,狠狠的扣住高山的脖子,作势就要拧脖开扭。“你他妈的叫谁小姐呢?”

  “即使是吃朝天椒长大的,脾气也不至于火爆到这个程度啊!”高山握着方向盘猛地一转,车子冲出边线,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伴随而来,飞速行驶的汽车在茫茫的荒原中戛然而止。

  惊魂未定中高山在心中暗自腹诽:妈的,她不要命了,他的命还金贵着呢。

  骂在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在了喉咙。因为在后镜中,他既看见了她红润血色尽消的脸,也看见了青中泛紫的嘴唇,更看见了她那颗对死亡的无所畏惧的心。

  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