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 踏出山城后就与过去决裂

麻辣娇俏妻 Aemon 2542 2017.02.24 10:00

  深夜,出租车出了蓉城,沿着京昆高速一路向北飞奔。渐渐的,路上的私家车少了,货车、卡车、拖挂车多了,成群结队的在路上赛跑,偶尔几个素质欠佳的司机,还开着远光灯乱扫,惹得前座开夜车的司机大哥一阵骂娘。

  出租车司机口才厉害,覃四儿今儿终于算是见识到了。在他们的交谈中,她知道了他们两个男的姓刘,女的姓王,两人滔滔不绝说了几个小时没有消停,从家里的孩子说到学校,又从学校说到住房,从家庭琐碎的小事,再到国家大事,无话不谈。夜深了,两个司机的兴奋劲慢慢过了,口若悬河的他们渐渐消停了,车厢里静悄悄的,覃四儿蜷缩在座椅上,静静的望着漆黑的原野,内心的激动让她一刻也静不下来。

  到了格尔木,她该如从下手,她的脑海里一团浆糊,理不清楚一个头绪来。

  高山,你在哪里?我来了,你知道吗?偌大的格尔木,偌大唐古拉山,偌大的雪山,偌大的荒原,我要去到哪里去找你?

  高山,你从没有让我失望,你这次也不要让我失望。

  望着车窗外漆黑的原野,她陷入了恐惧,漆黑的夜遮掩了一切,让她看不清方向。

  当她决定要踏出山城的那一刻开始,就代表着过去决裂,她对未来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与她过去的身份地位无关,这种恐惧来自于那个坚毅且善良的男人。

  她能找到他吗?找了他,他又能接受她吗?

  她有些迷茫了,这种迷茫来自对他的不确定性。他除了有善良、坚毅、正直的品质以外,他还有冷漠、决绝、和强有力的自控力,如果他坚持要把他的心尘封起来,用铜墙铁壁的包裹着,她又能否靠近?

  可是,谁的青春不迷茫?如果青春的赌注是他,她会堵上她的所有,她一生所求只不过一个他而已,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也愿意。

  她一直拼命的回忆他们分别时那一场惨烈的厮杀,她无论如何都回忆不起他的模样,脑海里只有一双眼睛,那双对她失望透顶的眼睛。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她可以从新选择,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交出移动盘,因为,在这世界上无论多么重要的东西都抵不过他的命,他的命大过一切。

  她相信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高山,你放心,从我手上失去的,我都会一一的给找你回来。你想要守护的,就是我要守护的。”

  “覃小姐,我能抽支烟吗?”司机刘大哥用一双渴望的眼神望着她。“夜里犯困得厉害。”

  “随意就好,没那么多讲究。”覃四儿淡淡的应着。

  “多谢理解。”刘大哥一脸的感激。

  “犯困的话,下个服务区就休息。”

  “不用不用,抽支烟就清醒了,赶路要紧。”刘大哥一脸憨厚的笑容。“我们夜跑惯了,只是这样一路高速行驶,有些视觉疲劳。”

  “覃小姐,你休息一会,夜还长着呢!”

  “心飞走了,睡不着的。”她微微一笑,开了窗,将头探了出去,顿然间,呼啸的风往车厢里灌,随意扎起的发丝被烈风吹散,在半空中飞舞、打转。

  路上的时间总是跑的飞快,转眼间他们已在路上马不停蹄的跑了一天两晚,终于当格尔木收费站出现在视野中时,前排的两个司机兴奋了。

  “格尔木到了。覃小姐,格尔木到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王大姐大吼了一声,惊醒了沉睡中的覃四儿。

  “到了。”覃四儿,一张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到了收费站,收费人员看着蓉城牌照的出租车,比出一个大拇指。

  “师傅,是旅游,还是跑业务?”

  “这不是还跑着业务嘛!”司机大哥一脸憨态可掬的笑容,脸上的笑容愉悦了自己,也感染着别人。

  “师傅这趟业务跑的够远的。”

  “是这辈子跑的最远的一趟。”

  “祝旅途平安。”

  出租车出了收费站,司机大哥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前方,紧踩油门,一路狂奔。

  到了格尔木城区的地界,一辆红色的轿车也在柏油路上高速的飞驰着,措姆顾不得柏油路两旁的风景,一路将油门踩到死地。只见她一脸的沉重,眉心紧锁,一双水眸早已经将她的担忧泄露无疑。为了那个在医院里尚未苏醒的男人,寝食难安,一颗心也揪成一团,所以一有空闲,立马开溜,虽然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见到他,可是,她的心仍旧悬在半空,在他没有苏醒过来之前,她一刻也不得安宁。

  眼看着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黄灯闪烁,她抱着侥幸心理冲了出去,猛踩油门,轿车飞一般的冲了出去,而就在这时,左行的车辆已经转了过来,在电光火石的一瞬之间,她的车撞上左转的来车,她的脑海一片空白,轮胎摩擦声,尖叫声混杂在一起,划破了天际,响彻了云霄。那尖锐的声响,声声交织,声声刺耳。

  覃四儿所乘坐的出租车被措姆所驾驶的车闯红灯给撞了,幸好刘大哥反应迅速,向右转了一盘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覃小姐……”刘大哥紧握着方向盘惊吼着,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他一个人,一死百了,可是车里还有两个人,要是她们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拿什么来赔?

  当他看到副驾驶的王大姐平安无事,他松了一口气。

  “覃小姐,覃小姐,覃小姐,你怎么样,覃小姐……”刘大哥不顾自己浑身是血,猛然的冲出车厢,强行的拉开车门,惊魂未定的大吼着。

  “覃小姐,覃小姐,覃小姐,你醒醒,覃小姐,醒醒,醒醒……”而就在这时,闯了红灯的车开了车门,措姆看着自己的车头卡在这出租车的车尾上,再听见里面的人撕心裂肺的大叫着,她双腿发软,寸步难行。

  “喂,你们没事吧!”她惊魂未定的嗓音慢慢的从喉咙里传了出来,她依稀的听见了对面的惊呼声。

  “覃小姐,覃小姐,你醒醒……覃小姐……你别吓我……”刘大哥对措姆的话充耳不闻,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早已经悬在了嗓子眼上。

  “老刘,怎么办?怎么办?”王大姐也慌了,看着昏迷的覃四儿心急如焚。

  “没有外伤,估计是内伤。”老刘立马将她抱出车厢,平躺放地上。

  “她……她……”措姆慢慢的移了过来,心里咯噔直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难道已经被她给撞死了吗?

  “姑娘,姑娘,你醒醒,醒醒……”她双腿一软,跌倒在覃四儿的身边,可是那毫无苏醒的迹象,一股凉意从脚底窜上她的背脊。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120,120,快打120急救电话!”刘大哥发出滔天的怒吼,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横冲直撞的撞了过来,才会酿造这场事故。

  “对对对,打电话,给边巴叔叔打电话。我边巴叔叔的医院就在附近,那里有格尔木最为完善和最为先进的医疗设施,这位小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刘大哥对这位有些六神无主的措姆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于是自己报了120,十来分钟,远远的就听见急救车的警报声,120急救车来了,刘大哥留下王大姐处理后面的事情,拽着措姆上了急救车,120急救车直接将他们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结果歪打正着正巧送到了措姆她边巴叔叔的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