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6 这场赌注他愿意赌上所有

麻辣娇俏妻 Aemon 2712 2017.04.12 18:30

  荒原的夜,辽阔而又高远,夜空云层稀薄,空气透明度高,挂在天空的银河,时而呈蓝紫色,时而呈粉紫色,时而呈金黄色,时而呈橙红色,在色彩斑斓的银河上,点缀着满天的繁星,成一道绝美的画卷。

  高山搭好了帐篷,脱了鞋钻进去试了试平整度,东敲敲,西平平,大功告成,终于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走到车窗前,敲敲车窗。

  “熄火,到帐篷里待着。”

  覃四儿点点头,熄了火,爬进帐篷,双手托着腮趴边上,挂着一脸笑容直勾勾的望着他。

  “你还带了这玩意?”覃四儿目瞪口呆。“你是准备在野外待上个十天半个月了?”

  “习惯了。”高山冷淡的回了她一句。他准备这些,完全是以防不备之需,没有想到今晚倒是派上的用场,他风餐露宿、饿个一两顿,丝毫不成问题,可是娇滴滴的她,哪能经受了这份罪,这些事情在出发的之前,他都给她考虑到了。只是,他没有想过要让她知道。

  “你长期户外露营?”覃四儿好奇的问。

  “算是。”高山简而言之一语概括。户外风餐露宿,对他们这些在特种部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来说,早已经成了习惯。

  “吃什么?有方便面和自热米饭?”高山拿出卡式炉气罐,安装好瓦斯,开了一厅桶装水,洗了锅子,往锅子里盛水,就升了火。

  “你吃什么?”覃四儿问。

  “方便面。”高山答。

  “我也一样。”

  “有泡椒和老坛酸菜,你要什么口味。”高山问。

  “老坛酸菜。”覃四儿答。

  这是两人从相识以来,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平相处。

  两人简单的吃过晚餐,高山收拾好锅子,又煨了一壶热水,供两人简单洗漱。覃四儿已经躺进帐篷,见高山一直没有进来,又探头出来望,只见高山正将垃圾分类压缩,用塑料袋子装好,放进了车里。覃四儿一脸纳闷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不随处乱扔垃圾,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的事情,小姐。”

  “哦。”覃四儿点点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公德心的。”

  “这和公德心没有关系,只关乎于自己心安理得。人有活的权利,动物也有活的权利。你闯入了他们耐以生存的家园,将这些塑料垃圾留在这里,他们误食了进去,会害死他们的。”

  “你还挺有善心的。”

  “你没有?那你也学学?”

  覃四儿给他树起了大拇指。

  拾掇完毕,高山准备回车上睡,却被覃四儿给拽住。“你还矫情上了。”

  “不是矫情。卧榻之侧有猛虎岂能睡得踏实。”高山含笑与她对视。

  “放心,本小姐今天累了,不动你。”覃四儿一掌将高山扯进帐篷,拉上拉链,顾自躺在了一边。高山居高临下的望了望覃四儿,也是,都千里追到了这里,这个时候还矫情上了,就太矫揉造作了,于是闷不吭声的侧躺在了她的身边。

  精疲力竭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伴着荒原的风,谁也没有睡着。

  这样暧昧的气氛让人心浮意乱。

  覃四儿翻身,脚跨了过去,缠着他,像个无尾熊一般,趴在了他身上。

  “覃四儿,你别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让我瞧不起你。”高山闭着双眼,不动如山。

  “放心,我没力气动你。”覃四儿趴在他的身上,不带一丝的情欲,只是简单的搂抱。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如春风般和煦。

  高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正在做天人交战,这个有时候缺根筋的女人真是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他在想,如果他今天没有及时赶到,她究竟会遭遇什么,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自控力。

  “覃四儿,今后离陌生人远点。”

  “男人就是男人,拿什么陌生人当借口。”覃四儿将他吃得死死的。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你听到没有。”高山提高分贝,单手倏地在她的背上拍了一掌。

  “得看你的表现。”覃四儿笑的一脸的甜蜜。

  “对了,你怎么找到我的?”突然覃四儿在漆黑的帐篷里仰头望着他,一脸的兴奋。

  “你不是骂我狗吗,我这狗鼻子闻着味道跟来的。”高山对于这件事心有芥蒂。

  覃四儿知道他不愿意多说,双掌撑了起来,高山知道她有话要说,也没有干涉她。

  “高山,我没有想过要消失,在医院说的话也是认真的。”

  提到这个,覃四儿明显的发现身旁的人僵硬了几分,准备再说,却被高山一口抢了先:“那怎么才算?上天入地从才算?”

  “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一句解释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伤害已经造成,事后的解释能弥补多少?”极端的她,容易做极端的事情,他在唐古拉山的雪山中已经见识过了。今天,他势必要让她长长记心,要让她明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覃四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只考虑自己,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高山的虽然很气愤,但心里还是平静了不少。

  这一趟双湖之行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场突来的爱情中,他没有扮演独角戏的角色。

  “是,我任性,我自私,我耍小性子,我考虑不周,是我错了。”覃四儿趴在他的怀里,喃喃自语着。

  如果选择站在他的身边就要放下她的千金小姐的架子和面子,她愿意一试。

  高山听闻覃四儿的话,嘴角上扬,在黑暗中露出一丝微笑。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在他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从不曾想过,骄傲的她,会低头向他认错,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比‘我爱你’来得更有份量。

  “为什么要来双湖?”高山低低的问道,不抱任何期盼的问道。

  覃四儿沉默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如果之前问她为什么来双湖,她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她是来寻死的。当她发现那些惨不忍睹的勾当和惨绝人寰的事情,她对所有人绝望了,连带着对这个世界也绝望了。他,就像一道照亮她前行的曙光,让她重拾起对生活的信心。

  她眷念着他,从没有过的眷念。

  高山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答案,他也不逼迫她,因为他深刻的明白,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块别人不能触碰的地方。即使亲密无间,也得给予对方应有的信任和尊重,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站在她的身旁支持她,成为她前行的拐杖。

  “覃四儿,答应我,不要做傻事。”高山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像要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不太好,不是人不好,而是精神不好,在她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种刻进骨子里的绝望和悲观。他担心,他忧虑,他心里没底,他得寻求一个承诺,一个来自她亲口给他的承诺。

  覃四儿哪哪都不好,唯一好的地方就是,她耿直,一诺千金。

  久久之后,才听到她的回答。

  “好。”

  进过岁月洗礼的人,不需要说的很明了,简单的一句话,彼此皆心照不宣。

  “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带你去。”高山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这个女人,他是放不开了。

  “好。”

  “睡吧。”

  如果这是一场赌注,他愿意堵上他的所有。

  至于那些不开心的事,就让他一个来承担,因为他是男人,就得一肩扛起一切。

  他相信,这个世界邪不压正,终究有一天,他会还所有人公道。

  爸妈,舅舅,如果那场车祸有隐情,我一定会查出真凶,已告你们的在天之灵。

  贡布、普布、多吉、白玛、梅朵,你们放心,那些人欠你们的,我会一笔不少的给你们讨回来。

  突然,覃四儿爬起来,低低的问他。“你还没有问我,那个男人是谁?”

  “不需要。”高山拍拍她的背。“我已经替你教训了他一顿,男人的事就该用男人的方式解决。”

  突然覃四儿想到他警告周末的话:我警告你,离她远点。

  她笑了,甜甜的笑了。

作者感言

Aemon

Aemon

Aemon要说:   1:薛飞更名,叫周末。   2:周翔更名,叫李翔。   别问为什么,只能说今天抽风。

2017-04-12 1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