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一波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麻辣娇俏妻 Aemon 2027 2017.02.13 23:45

  在格尔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两个男人对坐无言,只有淡青色的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终于剪着寸头的男人沉不住气,摁熄手中的烟头,抬头问对面的男人。

  “成子,都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还不见人,现在怎么办,我们还等吗,曹局已经催了几次了。要不我们回局里另想办法?”

  “阿磊。”程成,长吐了一口烟圈,透过烟雾一脸笃定的看着郭磊。“我的线人与我合作了这么多年,从没有失信过,我们再等等。”

  “可是……”郭磊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程成给拦住了。

  “我相信我的线人,这么多年来,我们合作的很愉快,所以这次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才会失信于我。再说了,他不惜千里迢迢约我到这里相见,肯定有他的理由。”

  “成子,难道说你都没有一丝的怀疑吗,或许,你的线人已经出卖了你。约你至此,只是为了引你现身。”郭磊对他信念很是不解。

  “怀疑?”程成喃喃自语。“如果他真的出卖了我,你以为你我二人还能安然无恙的待在这里?”程成又掏出一支烟,顿时,火光一闪,青烟升起。

  “那夜在唐古拉山镇,我同学说的话你是亲耳听到的,我的线人在那里出现过,而且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追杀,后面所有相关路口的视频信号全部被毁,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这是他基于多年来刑侦经验得出的结论。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

  “把那段监控视频再打开,我要再看看。”

  郭磊打开电脑,将唐古拉山雪夜斗殴的视频调了出来,程成一遍一遍的重播。

  “成子,这就是一个背影,不能证明什么?”

  “阿磊,我和我的线人见过,这个背影一定是他。”

  “成子,我们已经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去追踪,到现在却未发现丝毫有用的线索,我们的方向是不是错了?”

  “我有一种直觉,错不了。”程成顿了顿又道。

  “时间这么的接近,而且斗殴地点又发生在长江源宾馆的附近,值得怀疑,这是其一;当地的监控视频早不坏迟不坏,为什么会在这个点坏,而且正好是附近居民所说的那几个路口的坏了,这显然是有意为之,这是其二。”

  “或许就像他们所说的一样,这路段线路老化,早已经不能正常工作。”

  “如果真的只是巧合,为什么我们调查会处处受阻,虽然此处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是都是公职人员,他们有义务配合我们。但是,他们推三阻四,处处给我们设限,这说不通。”

  “那我让技术部再分析分析这段视频?”郭磊见他坚持,他试探性的建议。可就在这时,程成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曹局。”他露出一脸的笑容。

  “成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端的声音中带着几许的沉重。

  “曹局,我的线人现在还生死不明,现在我还不能离开。”他在曹局的语调中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局势有变,容不得你胡来,立马收拾回山城。”曹局在电话那端沉声呵斥。

  程成听闻曹局的话,双眉紧蹙。“曹局,见不到我的线人,我不回山城。”

  “成子,记住你的身份。”曹局怒吼。“当你穿上这身警服的时候,服从组织的安排就是你的天职。”

  “曹局,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这身警服的事情,但是这条线索我追踪了几个月,我不会放弃的,也不能放弃。”

  “我说过让你放弃吗?”曹局被这个倔小子气的气不打一处来。“对了刚查到了一个大案件,我命令你立马回来。”

  “曹局,局里这么多人,缺了我地球也会转,为什么非要我回来办案,我手上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案。”

  “成子,你给我听好好了,你不回来也得给我回来。队里的一个同事追踪到了一个黑市器官交易的窝点,处理过后的尸体,经过骨骼分析,其中有一个人体质特征与你所说失踪之人的特征相似度高达75%。专家将两份材料进行比对,立马确定是同一人。”

  “这是蓄意谋杀。”程成愤怒的吼了出来。

  “还有更糟糕的,据分析数据显示,是被活体移植了角膜,然后取下了肝脏和心脏以及肾脏。遗憾的是,犯罪团伙人间蒸发了,没有留下一丝的线索,调查工作陷入了僵局。”

  仿佛是五雷轰顶般,让他一下子懵了。这惊人的消息几我乎让他站立不稳,迈出去的脚步在空中戛然而止,颤抖的手掌几乎握不住轻巧的手机。他的心仿佛被千军万马践踏一般,撕裂一般的疼痛。那是什么样的场景。活体移植?一股寒意从脚底肆意的窜上背脊,让他毛骨悚然。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这惨绝人寰的事情是事实的真相。”

  “曹局,我回来可以,但是曹局能否答应我一个条件,只要我的线人有任何消息传来,无论队里的调查进展如何,我都要离开。”

  “我批准了。前提是你的线人得活着。你和郭磊马上收拾东西去机场,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说完电话那端就挂了电话。

  程成接完电话,脸色铁青,让一旁的郭磊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心急口快的追问了出来。

  “成子,出什么事情了。”

  “队里找到了一个器官移植的窝点,听说是活体移植的,其中一个人有可能是之前我们在医院那里追踪的那个人。”说着,程成拿出行李包,开始收东西。“来不及了,阿磊,快收拾东西,立马赶回山城,我们边走边说。”

  “那你的线人怎么办?”郭磊一头雾水,但曹局十万火急的招他们回山城,必定是出了大事。

  “如果他还活着就会找机会联系我的,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先回山城再说,这两个案子肯定有关联。”

  两人胡乱的收拾了一通,退了房,叫了的士就往机场疾奔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