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承认动了心就有这么难吗

麻辣娇俏妻 Aemon 2199 2017.01.20 10:00

  贡布一家生活在远离人烟的牧区,仍然保持着逐水草而居的习俗,按时令搬迁草场,过着简单而又单一的游牧生活,女人们男人们各有各的忙事,小孩儿们也各有各的耍事。白天,在蓝天白云下或唱着悠扬高亢的牧歌在草场放牧,或背着木箭尽情的追逐鼠兔;夜晚,在漫天星斗下,伴着香浓的酥油茶、清甜的青稞酒、肥美鲜嫩的烤肉,燃起篝火纵歌起舞。所以当夜幕降临,黑帐篷边上就燃起了熊熊篝火,架着肥美的野兔在火上嘶嘶嘶的烤着。

  众人围在火堆旁,火光照得人暖洋洋的。贡布转动着火架子上的鼠兔,正小心的烤着;白玛则在一旁整理的狐皮,想要给覃四儿做一顶帽子。普布与梅朵,则在火堆旁跳起了舞步,扎西在一旁打着拍子呼和着。而活泼的小多吉则追着他的獒,在火堆中旁欢快的跑着,跑着跑着就欢快的唱起歌来。

  金黄色的毽子上,

  插着五彩的羽毛,

  蓝色羽毛如蓝天,

  是杜鹃鸟的羽毛;

  白色羽毛如海螺,

  是羊角鸡的羽毛;

  红色羽毛如火焰,

  是红色雄鸡的羽毛;

  绿色羽毛如松石,

  是伶俐鹦鹉的羽毛;

  黄色羽毛如黄金,

  是金色黄鸭的羽毛。

  ……

  除了他们制造出来的动静外,雪白的大地静谧无声,偶尔传来飞鸟的叫声,在黑夜里显得清脆悦耳。覃四儿独自坐在远处的风马旗下面,迎着夜风,抬头仰望星空。此时的天空,泛着蓝紫色光晕,遥远的银河仿佛是挂在远处的雪山上,触手可及一般,月上中天,满天繁星一闪一闪的发出耀眼的光辉。

  坐在火堆旁边的高山,静静的打量着远处的覃四儿。荒原的夜晚,高寒刺骨,即使有白玛给的御寒的羊皮袄,可还是冷的瑟瑟发抖。那女人就是作,身体不好,还翩翩站在风口吹寒风,她这是在作践谁呢?

  这个复杂多变的女人,让他疲于应付,他的生活里不应该出现这样美丽妖娆的女人,如果可以重来,在唐古拉山的那晚,他一定不会站在雪地里。如果他们没有站在雪地里,这后面的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他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他去完成,他生活的重心不应该在她的身上。

  可是当他看到那风中的孤寂背影,他的心却飘向了远方。他想到了唐古拉山镇她无意接听起的那通电话,他还想到了她执意要去双湖找天堂,他对她升起了一丝恻隐之心,虽然她就是一个刺猬,随时都在蜇人,但是他还是会不舍,还是会心疼。

  他毫无意识的,抓起一旁的羊皮袄,映着火光,踏着白雪,走了过去,一个扬手,羊皮袄就飞了出去,稳稳的蒙在了她的头上。

  “冻伤了可没有人会关心你!”高山冷冷的说道。“覃四儿,别那么卑微,到处博人家的同情。”

  “既然不关心,那你还过来做什么?”覃四儿扯开蒙在她头上的羊皮袄,转头紧盯着他。高山大囧,转身就要离去,则听见她慢慢的说道。

  “你认识星座吗?”覃四儿又抬头仰望星空。慢慢的站了起来,那落寞的背影,让人心颤。她突然伸出手,指着北方的天空。

  “那是仙后座,M型的星座。以M中间V型为起点向北画一条线,就可以找到北极星。”

  “你还研究星座?”高山好奇,与她并肩站在一起,仰望夜空。

  这样的夜空,让他感到平静。

  “你听过仙后座的传说吗?”覃四儿自言自语,接着又道。“传说仙后座是埃塞俄比亚国王克甫斯的王后卡西奥帕亚的化身。因为王后常在人们面前夸耀自己和女儿是世界最美的女人,连海王的女儿涅瑞伊得斯也不如她们,因而激怒了海王,海神派出海怪到埃塞俄比亚的海岸兴风作浪,危害百姓。国王和王后不得不将爱女献给海王,幸好被英雄珀尔修斯所救。后来,国王和王后都升到天界,成为星座。王后在天上深感狂妄夸口不好,所以成为仙后座后,仍然高举双手,弯着腰以示悔过,绕着北极转呀转,乞求人们原谅她那无知造成的过错。”

  覃四儿喃喃的说着,眼神深邃而又空洞,一脸的彷徨,看着有些恍惚。

  高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不明白她此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这女人的思维跳跃的太快,让他有些跟不上。

  “是不是所有无心的过错都会得到原谅?”覃四儿忽然转头望着高山,让高山措不及防,他那灼热的眼神来不及收回,全部落在了她的眼底。

  “只要是诚心的。”高山也望着星空。“佛主在天上看着呢。”

  覃四儿不语,静默。

  “佛主?”覃四儿盯着高山的侧颜。“你好像很信他。”

  “是信仰!”

  “茫茫人海,有这么多人都有求于佛主,佛主他老人家忙的过来吗?”覃四儿自嘲。

  “心诚则灵。就像你说的王后。”

  “我还有龙则灵呢!”覃四儿讥讽。

  “既然不信,那你还相信什么仙后座的传说?。”高山直面她的眼神,这女人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确定以及肯定。

  “人活着就要勇敢点,学学王后,学她的反省,学她的弥补,别一味的逃避。不求仰不愧于天,俯不亏于地,只求问心无愧。”高山明白,她覃四儿就是一个逃兵,一个做了错事就夹着尾巴逃避的逃兵。

  “只求问心无愧?”覃四儿喃喃自语。伤害已经造成,犹如破镜难全,她凭什么可以问心无愧?

  “你我皆凡人,别给自己套上枷锁,将自己锁在樊篱里作茧自缚。”高山长叹一气,说给她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这里危险,会有狼群出没,回吧。”高山说完转身就走,他对自己这些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他不能再将她视为陌生人。

  “高山。”覃四儿叫他,他止步。

  “你有女人吗?”她问,他没有回头。

  这样的夜,让人迷醉;这样的话,让人迷乱。

  “回吧。”

  “我看上你了。”覃四儿在他身后忽然大声吼了出来。

  高山那坚挺的背脊,陡然僵直,仿佛晴天霹雳,让他无法动弹。哪有这样口无遮拦、豪迈奔放的女人?

  高山转过身子,墨莲般的眸子深邃而又澄净,一脸的笃定,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可我对你不感兴趣,怎么办?”

  “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的手里。”覃四儿笃定。

  “你凭什么?”

  “凭你关心我!”覃四儿嘴角噙着笑意。

  “我也关心扎西的死活。”

  “凭你舍不得我!”

  “猫狗死在我的身边,我也舍不得。”

  “凭你抱了我!”

  “我也抱了小多吉。”

  “高山,你别忘了,是你先出线碰了我!”

  “那是个意外!”高山的脸色有些难看。

  “高山,你对我有感觉!”

  “男人见了女人都有感觉。”

  “高山,你他妈的是男人就给承认了。”覃四儿步步紧逼。

  高山在此时却沉默了,视线移到她的脸上,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最终,他败阵了,踏着步子,毫不留念的离去了。

  高山跨步离开,覃四儿慢悠悠的跟了上去,心里正一阵一阵的腹诽:这胆小的男人,承认动了心就有这么难吗?

  “高山,四儿,快来尝一尝这肥美的鼠兔。”贡布招呼着他们。覃四儿坐在一旁,而高山则远远的坐在了另一端,中间相隔着熊熊的烈火,谁也看不清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