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我俩谁玩不起谁就是孙子

麻辣娇俏妻 Aemon 2277 2017.01.27 09:55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空气也凝结了。一旁的扎西顿珠见他俩又闹了起来,摇摇头,叹叹气,一路走来,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于是慢慢的走开了。

  覃四儿一眨不眨的望着高山,仿佛要望到地老天荒。久久之后,覃四儿狂肆的笑了出来。

  “高山,我也有我的骄傲。”

  “什么骄傲现在都给我放到一边,吃药。”高山坚持。他的心,早已支离破碎,无法救赎自己,更无法给她想要的幸福,如今这况状,朝不保夕,他更不能给她承诺什么。

  覃四儿瞥了瞥他手中的药,心里难受。

  “别费劲了。”这药可以治高反,可治不了心脏病。

  听闻她的话,高山在瞬间勃然大怒,又剥了几粒药,不管不顾的掐住她的下颚,逼她张开嘴,灌药、灌水,一气呵成,然后迅猛的将她扑倒在地。

  “我操你祖宗!”覃四儿一阵晕眩,嘴里直咳嗽。可待她缓过劲来继续要骂,高山倏地扑下身子,灼热的唇重重的落在了她的冰冷的嘴唇上,发了狠的撕咬她的嘴唇,吮吸她的舌头,见了血也不罢休。

  她想要的不就是男欢女爱吗?他成全她,吃亏的可不是他,他一个男人有什么好顾忌的?

  明知道他丢不下她,明知道他不能把她当做普通人,明知道他在乎她的命,她翩翩要拿话膈应他,拿命威胁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他是上辈子欠了她。

  “这样就操上了,我还没有动真格呢!”高山一掌捏住她的下颚,她痛的瑟瑟发抖。“你想要游戏人间,我奉陪到底。到时候,你别他妈的玩不起。”

  “谁玩不起,谁他的妈的是孙子。”覃四儿反击。忍着晕眩,忍着疼痛,翻身将他骑在身下,狂乱的撕扯着他的外衣,然后扑在他的身上,胡乱的撕咬着他的胸膛。

  他冰冷的眼神,冷漠的神情,灼伤了她的眼睛,她的心仿佛是被冰刀给捅了千万刀,痛得她瑟瑟发抖。

  “覃四儿,你疯了。”她脸色苍白,那张脸比那些鬼片里的女鬼还要可怕。

  “是,我疯了,为你而疯了。”她妖娆的一笑。然后拼了命的撕扯他的衣服,扯不动,手就伸进他的热烘烘的胸膛,不停的抓挠、撩拨、挑逗。

  她的手就像一颗火种,在他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高山被她刺激得失去了自制力,熊熊燃烧的怒火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他一边拽着她的手,一边撕扯她的衣服,两人谁也不认输,谁也不服软,两人在冰天雪地里翻滚、撕扯、较量。

  男人之所以是男人,在力量上表现的尤为突出。高山双腿将她压在雪地里,一手钳着她的腰,一手钳着她的下颚,让她丝毫动弹不得,以绝对欺辱的姿态俯视着他。

  “覃四儿,你是没有见过男人还是怎么样,非要搞得像饿虎扑食一般?瞧你这幅德行,你丢不丢人?”高山调侃。

  “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别逗了。”覃四儿一脸的戏谑,趁他不注意,灵巧的脚一脚踢在他的身上,他吃痛放松了对她的钳制,她趁机摆脱了他。

  “只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谁也好不过谁,都是一路人。”

  “谁和你是一路人?”高山摆明了要教训她。

  “男欢女爱,既然你都不在乎,你以为我一个男人会在乎,别天真了,风流是男人的本性,你要玩,我奉陪,至于其他的,别妄想了。”

  “谁说我要其他的,高山,我就看上你这副皮囊了。”

  气氛在电光火石之间转冷,降到凝结点。

  她的话,让高山那鹰隼般的眸子闪过一丝的惊痛,可在转瞬即逝间,又消失不见。

  这该死的女人就是有本事让他难受。

  他这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高山,你不会认为我是爱上你了吧!”覃四儿心里暗自小鹿乱撞。

  “主动送上门来,我不感兴趣。”

  “旅途寂寞,玩玩而已。”覃四儿挑眉望着他。

  “最好如此,那大家各取所需。”

  覃四儿拿眼瞪他,示意他放手,可是高山丝毫不为所动。

  “覃四儿,你不会以为就这样完了吧!”高山冷笑了几声。这天不怕死地不怕的女人,他今天得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和她拌嘴,他占不了优势,那他就要在其他的地方找回他的尊严来。

  “你以为男欢女爱就是牵牵小手、碰碰嘴唇就完事了?是你太纯,还是太蠢?”

  高山一个扬手扯下白玛赠的羊皮袄,随意的仍在地上,猛的将她压在羊皮袄上,顾不上是否会冻伤她,毫不犹豫的扯掉她的外衣,在胡乱的蒙着她的头,遮住双能够直逼他心底让他有些发憷的眼睛,然后一层一层的剥。

  冰冷的手,带着寒气直抵她的身子,所到之处,引起她一阵惊颤。

  “覃四儿,别发抖,否则,我会以为你还未开过苞!”

  覃四儿陡然僵直。

  “你他妈的手比雪还冰,还怪我来着。”覃四儿被蒙在衣服底下,一声怒吼,以此来遮掩。

  输什么也不输在气势上。

  “最好是这样。别期待我会怜香惜玉,因为,你不值得。”高山势必要在今天狠狠的折辱她,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她学乖,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

  随着高山带着薄茧的手到处游离,所碰之处皆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渐渐的,她的身子开始僵直、紧绷。

  两人如交颈的天鹅。

  看着她的反应,高山迟疑了。

  “覃四儿,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一掌扯开蒙在她头上的衣服,一双眼睛讳莫如深。

  “开弓哪有回头箭?”说着伸手向他探了过去,顿时间高山脸色一变,她瞬间乐,因为她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

  原来在这一场游戏里,她不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高山。你可得忍住,还没开始呢!”覃四儿一脸的得意。

  高山憋红了一张脸,脸色酱紫。

  让道德、理智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正待高山横下一颗心之时,远处的扎西顿珠一声惊吼,将他猛的惊醒。

  她疯了,他为什么也跟着变疯了?

  高山听到了动物的叫声,心中警铃大响。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他在高原生活、训练了这么些年,他能分辨得出动物的叫声。

  他确定这是是狼的叫声,而且是群狼的叫声。

  覃四儿也听见了,她看着高山的布满阴霾的脸上,她有了一丝的慌乱。

  高山将她从他怀里扯了出来,迅速的给她穿上被他剥开的衣服,嗖的一声给她拉上拉链,然后套紧羊皮袄,急急的道:“是狼群,跟在我身后,别离开。”

  说着迅猛的穿好自己的衣服,一掌将她扯了起来,就看见扎西顿珠狂奔的过来。

  “高山,有狼,有狼群。”

作者感言

Aemon

Aemon

祝朋友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2017-01-27 09: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