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9 她没由来的想念起高山来

麻辣娇俏妻 Aemon 2666 2017.04.01 23:55

  在远离市集的一片广袤的荒原上,一条公路孤零零的伸向远方。

  公路上一辆青字头的红色牧马人四窗齐降肆无忌惮的在路上狂奔着,CD声音开到最大,里面放着左小祖咒演唱的《乌兰巴托的夜》,驾驶室的女人伸出一只胳膊,手上的铃铛迎着风清脆作响,一望无际的旷野,望不了边际,蓝天、白云、微风,美妙得犹如人间四月天。

  突然,只听闻砰的一声巨响,车厢开始颠簸,然后猛的向右冲了出去,驾驶室的女人吓得花容失色,理智在一瞬间归位,她稳稳的抓住方向盘,在车子栽下路边前,终于将车子稳稳的控制了下来,然后横停在路边。

  驾驶室的女人愤怒的捶打在方向盘上,一声高过一声的喇叭声在旷野四散开来,最终淹没在莽莽的荒原之中。

  “你这破车也要我与覃四儿作对。”覃四儿怒骂。

  她突然想到,在租车行里那老板告诉她。“覃小姐,这台牧马人新着呢,才不到5万公里,在你到店不到五分钟这宝贝才保养了回来,机油滤芯、空调滤芯、汽油滤芯,全按原厂规格换了一套新的,里面油路也清洗了一遍,就连轮毂和轮胎改装过,轮毂加高,轮胎加大,保你在整个藏区横着走都不成问题。”

  看来她是被尖嘴猴腮的土匪给诳了。顿时间心里有千万条野马在奔腾。

  覃四儿下车绕着车巡视了一圈,发现是右前轮瘪了下去,发现右轮侧面被刮了一道口子,她回头一望,发现路上倒横着一块铁架子,摇摇晃晃的仿佛还在移动,原来这破架子才是始作俑者,她恨不得奔过去踹它两脚,最终只能烦躁的一脚揣在车胎上。

  “什么破胎,这么不经擦挂。”覃四儿咒骂,丝毫没有打算自我反省的意思。心浮气躁的覃四儿拉开冲锋衣的拉链,取了一瓶水呼啦啦的灌了一通,随意的扔在了公路上,然后仰躺在路边等待救援。

  虽说这荒原的阳光没有山城的阳光那般毒辣,但是太阳打在她的脸上,晒得她生疼,也晃得睁不开眼。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竟然没有一辆车经过。

  她终于想到了要打救援电话,捣鼓出卫星电话,定了位,找出了租车行老板给她的电话打了过去,可客服听说了她的位置后,委婉的拒绝了她,然后直接将电话挂了。她火冒三丈,一下子血气上涌,久久之后才平复了过来。

  最后她拨打了122道路救援电话,电话那端这次没有拒绝她,还详细的了解了她的具体位置,并告诉她如果等待救援,最快也需要4个小时,如果遇到有突发情况,时间还不一定,顿时间她整个人木了。

  电话那端又传来接线员和蔼可亲声音,问她车上是否螺丝扳手、备胎和千斤顶,又问她会不会使用螺丝扳手和千斤顶,听闻接线员的话,她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血气上来,对着卫星电话暴吼了一顿。

  “我要是会换,还用得着打电话求你?你脑袋进水了啊?”然后一下子掐断电话,扬手将电话仍在了座椅上。

  覃四儿气的气不打一处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气急败坏的在车边踱步,眼下等待救援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她就不相信了,一个破胎,竟然能难得住她覃四儿!

  于是她脱了冲锋衣,在副驾驶台的收纳箱里一阵捣鼓之后,找到了钥匙,顺利的找出了螺丝扳手和千斤顶,最后待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车屁股背上的轮胎给放了下来,可这圆溜溜的家伙,刚着地就像皮球一样滚了出去,速度越来越快,距离越来越长。

  覃四儿瞪圆了双眼,傻愣愣看着轮胎翻滚得越来越远,直到她晃过神来,她才开始破口大骂。

  真是屋陋偏逢连夜,破船又遇打头风。

  这时,远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只旱獭,见溜圆的轮胎飞速翻滚,逃窜了几步,傻愣了一会,却一脸呆萌的拔腿追了过去,一下子将翻滚的轮胎扑倒在地,不停的用爪子挠它,那憨态可掬的模样,让气急败坏的覃四儿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

  覃四儿深吸了一口气,慢悠悠的移了过去,受惊吓的旱獭拔腿就跑,还时不时的回头望她,最终在一个相对安全位置停了下来,趴在地上望着她。

  “诶,你这家伙也在看我的笑话是不是?”覃四儿眯着眼睛打量它,见它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她拾起地上的碎石子,狠狠地向它扔了过去,终于,旱獭受惊向远处跑走了,最后变成一个小圆点,消失在覃四儿的视野中。

  覃四儿看着眼前的轮胎,透心的凉。终于,待她明白只能自救别无它法的时候,她只得扶正轮胎,让它在她的控制下,一步一步的‘滚’回去。

  在她汗流浃背直起身子准备缓缓劲的时候,突然看见天边扬起了一股烟尘,她没有在意,只是随意的一扫而过,又继续翻滚轮胎。突然,她一个鲤鱼打挺一般,猛地跳了起来。

  车,是车,那是车。

  她所看见的烟尘,是车驶过扬起的尘土。

  陡然间,她像是落水的蚂蚁看见了浮木。于是,她丢了轮胎,向着公路飞奔而去。

  她站在公路的中央,静静的等待着。

  飞驰的车子越来越近,扬起的烟尘越来越浓,直到在距离她一米的位置终于停了下来。车里的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探出头来,看着瘪下去的轮胎,又看看地上的螺丝扳手和千斤顶,心里皆了然,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狼狈不堪的覃四儿,坐在副驾驶的男人,戏谑的吹起了口哨,驾驶室的男人也乐呵呵的呼应起来。

  覃四儿抿嘴一笑,舌头抵着牙齿,狠狠的转了一圈。敢情她是遇到了两个二世祖了。

  “美女,玩爆胎了啊!”驾驶室的男人笑问了出来。

  “美女,有备胎没啊!”副驾驶的男人也笑问。

  两人二世祖问得一语双关,不怀好意。

  “出来混的,哪能没个备胎?”覃四儿挑眉冷眼打量了他们一眼,看着这两个二世祖,她突然想念起高山来,没由来的想念他。

  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她,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

  “哟嗬,碰上了个玩家了。”驾驶室的男人诚心捉弄她。副驾驶的男人却率先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她的面前,然后向她伸出手来。

  “周末。”

  覃四儿看了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眼睛,然后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握。

  “覃四儿。”她淡淡的道。

  两人同时松开了手,男人打量着她,她也打量着他。

  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万丈光芒,而她在他身上看到了骄傲。

  “他,李翔。”周末指了指下车来的男人,覃四儿微微向李翔点点头,已示招呼。

  周末绕着她的车子走了一圈没有看见备胎,好奇的问她:“备胎呢?”

  覃四儿一脸汗颜,尴尬的指了指远处。周末和李翔好奇的朝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轮胎孤零零的摆在远处。

  “你确定那是你的?”周末笑问。“滚过去的?”

  覃四儿灰头土脸的点点头。周末和李翔对视一眼,爆笑出来。

  周末一脸挫败,只得跨着步子把轮胎拎了回来,两个男人游刃有余的将备胎给她换好了,覃四儿一人递了一瓶水,以示感谢。

  “覃小姐,你还真是吝啬,一个谢字也不肯说。”李翔打趣她,她回以一个冷眼。

  “覃四儿,有缘再见。”周末望了她一眼,眼神有一丝的闪躲,犹豫了一会低低的问道。

  “能留个电话吗?”

  覃四儿掀嘴一笑,然后淡淡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车,发动了引擎,冲他们挥挥手。

  “谢谢,有缘江湖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