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危险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麻辣娇俏妻 Aemon 2633 2017.02.04 10:00

  马不停蹄的追赶的江云一行,沿着雪山脚下弯弯曲曲的脚印,一路急速前进,看着越来越清晰的痕迹,让他们激动不已。

  “二少,这会是四儿小姐他们留下的吗?”怀子看着地上的脚印,心里打鼓。

  “应该是,继续赶路。”江云喘了一会,继续前行。

  “前面有打斗的痕迹。”江云惊道。

  江云一张脸沉了下来。

  覃四儿是你遇到狼群了吗?

  “凌乱的脚印,四散的石头,破碎的衣服,殷红的血迹,看来他们遭到了狼的袭击。血迹虽然凝结,可脚印却还很清晰,应该不远。”怀子道。

  “二少,他们之中,肯定有人受伤了。”黑子兴奋的报告他的发现。“你看这衣服,上面有血迹,看样子伤势不清。”

  “追,他们肯定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

  江云暗暗想着,覃四儿,你最好给我好好的活着。看我逮着你怎么收拾你。

  带着希望前进的众人,一路沿着足迹追踪而去,看着越来越清晰的足迹,莫不喜上眉梢。

  “怀子。”江云突然唤住疾走的怀子。

  “二少,怎么了。”怀子气喘吁吁的望着一脸深沉的江云,静待他的吩咐。

  “看看有没有通讯信号,让他们随时待命支援。”虽然他们的脚程神速,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追到他们,这样无休止的追下去,说不定落得一场空。“另外,问问我妈,覃四儿可有消息?”

  “好的,二少,我边走边联系。”怀子点点头,一脸佩服的望着江云。“还是二少心思慎密,考虑周全。”

  在一路追踪的路上,怀子试着与外界联系,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他成功了,只听闻卫星电话那端大声疾呼起来,他兴奋得大叫了起来。

  “二少,二少,通了,通了,电话通了。”

  “是吗?”江云激动的奔了过来,一手抢过卫星电话,立马吩咐着。

  “马上追踪我们现在的位置。”

  “二少。”听筒那边传来振奋人心的呼唤声。“我们已经追踪到了你们的位置,你们应该是在沱沱河附近。”

  “你说什么?”江云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

  “二少就在我们的附近。”电话那端的人大吼了起来。“我们在蹒跚盘山的公路上,是原地待命,还是进山与你汇合?”

  “听我说,在我们前面的估计是覃四儿,你们分队据守各个入山的出口,即使一只苍蝇也别让他飞出去了,如果是覃四儿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给我截住她,但前提是不准伤她丝毫。”

  “四儿小姐?”对方明显愣了一下。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二少现在追的人是四儿小姐?”

  “有可能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江云追问。“卫星电话能否联系的上外面?”

  “能。”

  “问问夫人,我让她找的人找到没有?你们随时与夫人保持联系。”

  “是。”

  “另外,警方这两天有什么动静?”江云挑眉沉声问道。

  “没有进展,看来处理好了。”

  “江雨那边可有异常?”他现在一颗心悬在半空,警方所说有存活的人,他们一路追来,没有发现丝毫的线索,而拿着名单的神秘男人也消失了。

  “已经与华子回山城去了。”

  “知道了,随时保持联络。”

  江云切断电话,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他能知道外面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兄弟们,有人来接应我们了,大家加把劲。”这一消息传来,无疑是锦上添花。

  “是,二少。”他们的“团结一心”和“众志成城”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

  高山一行人三人,因为覃四儿高原反应严重,人昏昏沉沉的,时好时坏,严重耽搁进度,高山一路下来,累得够呛。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他的心还沉甸甸的。面对覃四儿,他不知道该将她定位。这两天相处的画面,不停的冲刺着他的神经,几乎让他迈不开脚步,她的坚强,她的痛哭,她的欢笑,都扯痛了他的神经。

  但最为关键的是,对于她的靠近,他无力拒绝。

  “高山,你看前面是不是沱沱河?”扎西突然冲到他们的身边,冻得发紫的手指激动的指着远处的河流。“岸边好像有界碑。”

  “沱沱河?”高山一脸的兴奋。

  “对,沱沱河。”扎西顿珠的手指颤巍巍的指着远方,激动得老泪纵横。“到了沱沱河,我们就走出雪山了。”

  “真的吗,在哪里,我看看?”覃四儿也兴奋靠了过来,再看看远处结冰的河流,兴奋得跳了起来,不假思索的奔向高山,紧紧的抱住他的后腰。

  “高山,我们走出雪山了,我们走出雪山了。”

  顿时间,欢愉的气氛在一下子冻结成冰,感受到环抱着的身子越来越僵硬,她的手也僵直在那里,尴尬的慢慢松开。

  “怎么了?”覃四儿一头雾水。

  高山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远方那小小的界碑,心里五味杂陈。出了雪山就意味着他们要就此别过了。

  “赶路吧。”高山淡淡的说道,伸手欲牵覃四儿手臂,可是却被覃四儿一个扬手给躲了过去。

  “你怎么了?”覃四儿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说了赶路,听不明白还是怎的?”高山的话音突然提高了几十个分贝,让他自己都有些难以接受阴晴不定的举动。

  “你大爷的吃错药了吧。”覃四儿鼓着腮帮子开骂。“说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我看你更胜一筹。”

  “你走不走?”高山回头紧盯着她,无视她的问话。

  “你他妈的不把话说明白了,我就不走了。你突然的生什么气呀,你是气球啊,肚子里面全装的是气?”

  高山不理她,调头往前走了。

  “有病。”这次轮着覃四儿骂他有病。

  “有了希望,就有了动力,我们快走吧。”扎西顿珠上前拍拍覃四儿肩膀,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也不知道家里是不是闹翻了,肯定给我报了失踪了,上了头版头条了。”

  “对不起,扎西,连累你了。”高山突然止步,转身一脸愧疚的望着扎西顿珠。因为,扎西所受的一切苦难都是他带给他的。

  “没事的,没事的,只是感慨一下而已,只要我们平安的回去,那些所谓的名誉都是浮云。”他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鼓足马力,疾步向前。

  “喂喂,你们等等我啊。”看着两个男人疾步离开,覃四儿一瘸一拐的奋力直追。就在她以为他们忘记后面还有一个她的时候,高山则原地折返而来,背向她,半蹲在她的身前。

  “上来。”他终究无法让她再徒步前行了。

  “我……”

  “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他挑眉冷语以对。方不知在他的嘴角边的线条,却慢慢的柔和了起来,露出一丝丝浅浅的笑容。

  “高山,我发现你就是一闷骚。”她微微一笑,慢慢的爬了上去,顿时间一股温暖的气息将她包裹。

  “如果你说你舍不得我,我不会嘲笑你的。”她嘴角噙着细细的笑容,慢慢的将头靠在他的耳边,然后静默不语。

  这一路赶来,谁都期待早一刻走出雪山,可是眼看着他们就要走出雪山了,他却突然炸毛了,这代表着什么?他较劲心思的要在走出雪山后赶她走,可是到头来,他自己发现他自己好像做不到了,所以他炸毛了。

  覃四儿笑,笑的花枝乱颤。

  本来缓慢而行的高山,耳边传来氤氲的热气,陡然间,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一路噙着微笑而去。就让他的心在脱轨一次吧,走出了这里,彼此都将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

  扎西回头看着他们慢慢的跟来,摇摇头,噙着浅浅的笑容,继续前行。方不知,就在他们为马上能走出雪山欣喜若狂之时,危险正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靠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