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 翁婿两人从此结下了盟约

麻辣娇俏妻 Aemon 2899 2017.02.20 08:30

  江云接到覃四儿离开的电话时,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保镖怕事,就把此事告诉了江云的母亲,她母亲把事情压了下来。可保镖忙碌了一阵发现了失态的严重性,这才禀告了怀子。

  挂了电话,他就火急火燎的赶去了覃四儿常住的蓝湖郡,红色的跑车一个漂移冲进车库,尾巴扫上了正在搬花架的园艺工人,幸好被花架所挡,才幸免受伤,可拉风的跑车,却被倒下来铁艺架子砸了一个凹槽,车身也被花架子划花,让他压抑了一路的火顿时间爆发。

  “你他妈的眼睛是长到天上去了吗?”江云冲下跑车,一脚向园艺工人踹了过去。“你这个糟老头,今天存心和本少爷过不去,是不是?”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园艺工人面色苍白,蜷伏在地上哆哆嗦嗦的直发抖。

  “江……江……”

  “给我闭嘴。”江云上前一把拽起他的领子。他不想听他废话,他今天还有要事,没时间听他的赔礼道歉,要是让他赔,让他挣十年也赔不起维修费。

  “我问你,覃四儿回来没有?”

  “小姐?”

  “对,覃四儿。她有没有回来?”

  “小姐回是回来了,可……”园艺工人,颤颤巍巍的打量着他,生怕说错了一个字。

  “你他妈的倒是一口气把话说完啊。”

  “小姐回来,拖了箱子就走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十分钟。”

  “去哪里了?”覃四儿你这是想要逃跑吗?

  “小……小姐没说。”

  “她不说,你们就不用问吗?”江云一下子松手,重重的摔他在地上。“一群废物,都是他妈的一群废物。”

  骂完之后,一脚揣在被砸坏的车尾处,才上了车一溜烟的离开了蓝湖郡。

  “怀子。”

  “给我查,覃四儿去哪里了?机场、火车站、客车站、酒店、宾馆、招待所,所有一切可以去的地方,挨着给我找一遍。”

  “是,二少。”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

  “二少放心,已经在找了。”

  得到了不算消息的消息后,江云一路咒骂,直奔覃家的地产集团而去。

  本来,他意外在唐古拉山见到了覃四儿,也找回了移动盘,准备将之前覃四儿窗的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没有想到,她覃四儿不知好歹,翩翩要和他作对。

  “云二少,云二少。”覃振邦秘书室的秘书小姐见一阵旋风般冲进董事长办公室的江云,吓得花容失色。

  “云二少。”秘书小姐拦了上去急急的道:“云二少,董事长现在正在会见重要的客人,不方便见客,还请云二少稍等。”

  “等不了了。”江云一掌推开秘书,作势就要冲进去,被突然出现的一个年轻男人给拽住了手腕。此人看似阴柔,一脸和煦的春风,可他出手的速度和力度却让江云丝毫无反抗之力,顿时间让他冷静了不少。

  “助……助理。”秘书大喜,这个烫手的山芋终于甩了出去。

  “云二少,还是等等。”章冬含笑,一脸的温润,可手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放松。“董事长今天约了副市长谈山城房产的局势,不便有人打扰。但都这个时间点了,也快结束了,还请云少爷移步贵宾室,稍做休息。李秘书还不快请云二少去贵宾室休息,别让董事长知道你们怠慢了他未来的女婿。”

  “云二少,这边请。”李秘书恭敬了请走了这尊佛爷,颤颤巍巍的倒了茶水就躲得远远的。

  端茶递水的秘书进进出出好多趟,董事长室紧闭的门终于开了,秘书室的人都松了一口去,送走了副市长,章冬就主动报告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你说四儿出了医院,回了趟家,去派出所办了身份证,然后又去银行支取了巨额的现金飞去了香港?”覃振邦诧异,这个女儿,从小都不会按理出牌,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回家取了什么?”现在尚不清楚。“云二少,还在贵宾室等着,我这就去请。”

  “我去。”

  江云正全神贯注的接听着电话的时候,贵宾室的门被推开了,他扭头一看是覃振邦,立马站了起来。

  “覃叔,四儿她……”

  “阿云,坐。”覃振邦打断他的话,径直坐在他的对面。

  “覃叔,今天我是来向覃叔讨要一个公道的。”

  覃振邦听闻他的话,微微一笑,端起秘书送进来的茶杯,轻饮了一口。

  “四儿打小身体不好,所以我和你婶都娇惯着她。你婶去的早,我又忙于工作,现如今导致四儿性格古怪,脾气倔***躁易怒,做事极端,你覃叔我有不可堆卸的责任。阿云,你得多担待些。”覃振邦开口就来了一个自我反省,也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

  “覃叔,四儿我从青海给找回来了,现在打了人又不见了。”江云听着他的话,心里起了疑心。

  “知道。”覃振邦哈哈一笑,回答的倒是很干脆。“章冬已经给我说了,四儿回了家取了行李,去了一趟派出所,再去了一趟银行,飞到香港去了。”

  “香港?”江云皱眉。

  “这丫头有个坏习惯,一不开心就要去大肆购物,以此发泄,你且等着,等她花光了钱,自然就回来了。”

  “我担心她……”

  “不用担心,我会着人看着她。”覃振邦大手一挥,将他要说的话拦住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他是一清二楚,利益的联姻,又有几分真情在里面,只不过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在这里摆着,比别人多了一份特殊的感情的而已。

  “你们小两口的事情,我不想多管。”覃振邦轻抿了一口茶,淡淡又道:“四儿上次做的事情,有失分寸,害得你老头子被警察传唤,我已经教训过她。这次,她不知检点,让你丢了男人的面子,所以你逮她回来这么久,我也放之不管,也是想让她长点记心。你就看在你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份上,原谅了她。”

  江云低头,一脸的痛色,不带丝毫的做戏成分,久久之后抬头直视覃振邦。

  “我爱她,所以她做的这一切我都会包容她。但是,绝对没有下次。”

  “好。”覃振邦点点头。“在藏区的那个男人,不足为虑,只是一个小插曲。”

  当江云听到藏区的事情的时候,他猛地抬头,大惊。

  他怎么知道?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覃振邦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你将四儿软禁在医院,你母亲一向心疼四儿,有这等的事情,你母亲自然会传怀子过去问个清楚,怀子岂敢有一丝的隐瞒?”

  “原来覃叔已经知道了一切了。”

  江云掏出了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慢慢的移步窗台,双手自然的垂落于大腿的两侧,两眼平视着前方。

  既然他认定了他这个女婿,估计他对他的心思也了如指掌。

  “覃叔。”江云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放入了烟灰缸,一脸的平静的望着他。

  “阿云,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得到,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江云大喜,有了他这句话,他就吃了定心丸。

  “覃叔,我不明白之前你为什么要选择支持三弟?我才是你未来的女婿,不是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他很久了。

  “之前,我一直以为江雨更适合。如果,能让你和四儿单纯的结婚,不参与这些事情,我和你母亲倒也乐其所见。但是,这次你设局势必要除掉江雨,我才发现,你的潜力比江雨更大。江雨做事招摇,你做事沉稳,有勇有谋,是干大事的苗子。”

  翁婿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慢慢的交汇,这便算是结下了盟约。

  “谢覃叔。”

  “好了,你回吧。四儿没有个十天半月是不会回来的,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如何哄得四儿开心。藏区的那男人估计凶多吉少了,四儿见不得有多喜欢那男人,但是你拔了老虎的毛,还是根逆毛,这笔糊涂账她可是都会算在你的头上。对了,你扣下的东西,全都原封不动的还给她,虽然她去警局又办了新的身份证。”

  “谢覃叔指点。”江云大喜。女人如衣服,但是覃四儿这件昂贵的衣服,他可舍不得丢。

  “回吧,今儿我也累了。”说着两人出了贵宾室,直奔电梯而去。

  “那我送覃叔回去。”

  “不必了。”章冬早已等候多时,见他们出来,准备下车,江云却先了一步主动开了门,扶着车顶恭敬了请他上了车。

  “覃叔再见。”

  看着融入在车流中的轿车,江云嘴角擒着一丝笑意。

  迟早有一天,他会让今日的角色互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