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铜墙铁壁的心开了条裂缝

麻辣娇俏妻 Aemon 2035 2017.01.07 14:00

  高山是在汽车高速飞驰的时候跳车的,刚坠落入地的时候,由于巨大的惯性力的影响,重心一直往下移动,身体翻过了乱石坡,沿着陡坡做着加速运动一直往下翻滚,白雪覆盖下那些尖锐的乱石刺伤了他,受伤最为严重的是他的大腿,可以看见鲜血汩汩直冒。也多亏了惯性力的影响,皑皑白雪也随之窸窸窣窣的往下滑落,刚好一路隐去了一路的血迹。翻滚中,依稀可以看见前面的两人翻滚的路线,就在一个凸起的大石上,他看见了扎西顿珠。他是被轰隆隆的积雪而冲下去的,最后落在一个乱石台上被卡住。吓破胆的他,张口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只有悬空的四肢在石峰中,拼命的挣扎着。

  他看见了扎西顿珠,可是却不见了覃四儿的踪迹。他的心底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按照重力学说来推断,重力越大,滚落的速度越快,滚落的距离越长,可是在一路上他却没有见到覃四儿的影子。

  高山拼了命的想要拽住陡峭山体上面凸起的乱石,然事实却不如他愿。身体向下是做着垂直加速度运动,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向下翻滚的速度越来越来快,在扎西顿珠落地的乱石平台旁边,他同样的受到了重创,再加上滚滚白雪,做着向下加速度运动径直往更深的斜坡翻滚而去。最后在一座巨大的乱石头堆中,脑袋磕在是石头边峰上,才勉强的停了下来。他借着乱石,艰难的坐了起来,斜靠在乱石堆上,狼狈的喘着粗气,僵直的手臂慢慢的搓了一把脑袋,胡乱抹了一把眉角的鲜血,再探向大腿,看着早已经麻木的大腿,汩汩的鲜血不停的往外直冒,可是刚涌出的那些殷红的血液在这低温的天气下,慢慢结成鲜红的冰块,红的刺眼。

  他微微的仰头看着一路隐隐约约的血迹,使劲的站了起来。顿时间,心中有一股怨气陡然升腾起来。他发誓,只要他活着出去,他一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此时,他一心挂念着覃四儿,顾不及处理自己的伤口,四处搜寻可疑的线索。回望滚落下来的方向,皆是白雪皑皑的一片,毫无遮挡,如果有人定会一目了然。

  突然,在不远的坡面上,他瞥见雪白的坡面上出现星星点点的红色,慢慢向下延伸而去,他立马腾起身子来,看着自己的大腿的血迹根本没有流淌而下,眉角的伤也没有大碍,那胆小如鼠的扎西顿珠此时还卡在上面的乱石堆里无法动弹,而这血迹只会是……只会是……

  霎那间,一种恐惧感如排山倒海般向他袭来,再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穿过他的脚底,爬上他冰冷刺骨的背脊,经过一翻的升腾后,化作一股巨大的热流,再陡然的窜到脑门,只觉轰鸣一声,脑袋仿佛炸开花一般。

  “覃四儿。”

  “覃四儿!”

  “覃四儿?”

  “……”

  他在翻滚而下的时候并没有看见那抹黑色的身影。她在哪里?这是她留下的血迹吗?受伤了吗?伤到哪里了?顿时间他拖着麻木的双腿,疯狂的奔了过去。只见隐隐约约的血迹沿着斜坡而下,他想也没有想的直接跳了下去,因为大腿受伤早已麻木不堪,整个人几乎是飞扑着摔下去的。

  “覃四儿?覃四儿?”高山嘶声力竭的呼喊着,一种锥心刺骨的疼痛立马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看着血迹慢慢的消失,他的心陡然间沉到了谷底。

  这茫茫荒原,时常有野狼、棕熊、秃鹫出没。一旦有血腥味飘散开来,会引来地上走的,天上飞的。

  他以为他的心早已经坚硬如铁,早已经尘封,可是看着血迹慢慢的消失,他的心仿佛是被掏空了一般,开始手足无措,忐忑不安起来。

  她只是他萍水相逢的一丝浮萍而已,为什么他竟会感觉到如此的害怕和恐怕。

  “覃四儿?覃四儿?你在哪里,覃四儿?覃四儿……”他发疯一般的四处搜寻,只有歇斯底里的呐喊伴着窸窸窣窣的飘雪声在这苍茫的山飘荡,那雄浑中带着颤抖的声音在这苍茫的雪地里,显得是那样的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

  “覃四儿,覃四儿……你在哪里,覃四儿,覃四儿……你在哪里……你在哪里……覃四儿……”他急促的呐喊着,在这样的雪天里,即使现在没有遇到野狼、棕熊和秃鹫,也会被冻死,更何况,她还高反了。可是在这万籁俱寂的雪地里,除了从远处传来的回声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

  此情此景正好印证了那首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覃四儿……覃四儿……覃四儿……”此时的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雪地里嘶声的呐喊着,那种空前的恐惧让他自己都无法适从,也不能解释这一切所为何由?

  他拼命的告诉自己,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多么的宝贵,所以他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找到她,他如是想着。

  “覃四儿,覃四儿,你这个神经病!”高山,怒急攻心,口不择言。

  “你不是一向凶狠彪悍的吗,怎么跳个车,人还给跳不见了,你不是厉害吗?你的本事都跑到哪里去了?”

  “不是让你在原地等着我吗?难道你的耳朵都被蚊子给堵着了吗?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就一刻也不安分,一刻也不让人省心?”

  “覃四儿,你这个不要命的疯子,疯子。一个女人也敢在这个天独闯藏区,你是诚心自虐,然后给人添麻烦的吗?”

  他把周围带有血迹的地方都找遍了,可是仍没有见到覃四儿的踪迹,绝望、恐惧、无可奈何像滔天的海浪一般,排山倒海般向他侵袭而来,让他无力承受。

  他的心像在油锅里被翻滚煎炸着一样难受,这个女人打破了他一向的沉稳和睿智,让他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心在她强大的攻势下开了一条裂缝,而这裂缝有慢慢扩大的趋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