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覃四儿我告诉你我不欠你

麻辣娇俏妻 Aemon 3069 2017.01.16 20:00

  大雪纷飞,入目所及皆是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雪峰直耸云霄,近处青黄的草原被白雪所覆盖,不见了踪迹,山坳里大大小小的温泉冒出来的热气,到处弥漫着一层层薄雾,仿佛是置身九霄的仙境。

  这里的确是人间的仙境,世外的桃园。但是现在的时机不对,与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同样的道理,若是有人寻来,那后果远远比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的后果严重上数倍,或许,还会以生命作为代价。

  挪至袅袅薄雾的温泉边,只见她坐在石板上,光着小脚丫子,天真无邪的戏水玩耍,他双手抱拳倚靠在玛尼石堆上,视线渐渐的迷离,在内心的深处有一股悸动正在慢慢的升腾,仿佛穿越了远古,越来越明显。

  “叔叔。”突然从温泉的另一边冲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打断了平静祥和的一幕,换来陷入思绪的高山一阵窘迫和覃四儿一脸的诧异。

  “多吉,你阿妈在四处找你。”高山摆明了要单独和她好好的谈谈。

  “哦,姐姐,你在这里等我,我见了阿妈就来。”天真无邪的小孩,哪里会懂得大人心中那根花花肠子,所以一路小跑呼唤着,消失在玛尼石堆的后面。

  “覃四儿,你起来。”阿山大步移近,双手支撑在膝盖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我们好好的谈谈。”

  “我心意已决,别多费唇舌了。”覃四儿掀眸望了望他,又转过头静默的望着薄雾袅袅的温泉。

  “危险还没有解除。”高山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拽起来。

  “别以为亲了一次,你就有了话语权,你就可以改变我的主意。”覃四儿甩开他的手臂,一脸的冰霜。“你还不够格。”

  “你这女人就他妈的是一个神经病。”高山无奈,这女人简直就是一只刺猬,浑身带刺。

  “彼此彼此。”覃四儿反唇相讥。

  “我和他们交过手,他们不是普通的混混,是杀人不眨眼的浑蛋。他们能弄到枪支,绝不是什么善类,他们出动了这么多人,在山崖下面没有见到我们的尸首,他们会善罢甘休吗?你他妈的不要命没什么关系,但要是害了这无辜的一家,你就是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高山怒骂,丝毫不给她留一丝的情面。

  “现在有两条路可以供你选择,第一路,我们结伴同行,立马离开这里;第二条路,我们分道扬镳,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来人是为了他身上的名单,那么,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不但他们会有危险,还会给这热情好客的一家带来灭顶的灾难。

  她迎着他怒视的眸子转过身来,定定的回视着他,潋波的水眸眯成一条直线。

  “那有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她不想回到那贪婪而又残酷的世界里,只想待在与世隔绝的雪山脚下,即便是多一分多一秒都可以。

  看着他逐渐铁青的脸,她知道快要惹怒了他,他的担心她明白,可是她很珍惜现在的这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或许,离开了这里,就是永别了。

  “可是现在大雪封山,贸然离开也是危险重重。”

  “待在这里更危险,一旦来人,那就是死路一条。你为什么非要贪恋这寸长点的时间呢,以后……”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疾步垮了过去,双手捧着他的面颊,樱桃小嘴紧紧的贴在他刚毅的薄唇上。

  是的,她不想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没有对权势的争夺、没有对金钱的贪婪,更没有血腥的掠夺,在这纯白的世界里,她那颗被污浊了的心,也受到了洗礼。

  是的,她不想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一个可以拼死保护她的他,让她可以沉浸在他无意之中制造的温暖和甜蜜里,让她可以暂时的抛开一切,随心而动。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仿佛是晴空霹雳般,震得高山无法动弹,给她设想了很多种拒绝离开的理由,可是唯独没有这一种。

  这该死的神经病。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直到雪花飞入高山的衣领,传来透心的凉,他才一个激灵,猛的推开她。随之紧紧的盯着她,心底已经被她的举动掀起千层浪。这女人习惯了游戏人间,她可以随便,可他不能,他有他的原则。

  高山狠狠的一摸鼻头,面露厉色,一双眸子几乎要喷火。

  “发什么神经,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了?覃四儿,你最好离我远点!”

  “怎么,难不成你还怕我有毒?”覃四儿看着他决绝的动作,突然大笑起来。“还是怕美女在怀把持不住?”

  “要么跟我走,要么独自留,随你便!”语毕,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覃四儿咬牙顾自生闷气,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心里烦躁郁闷,于是抓起地上的白雪,狠狠的向他砸去。

  “喂!”可是大步流星般离去的高山丝毫不受她的影响,连停顿都没有,仍旧踏着稳健的步子往回走。

  覃四儿怒了,抓起积雪,使劲的揉成一团,又重重的向他砸去。

  “我在叫你,你没有听到吗?你的教养全都去度假了吗?还是你妈没有教过你要尊重别人?”

  疾步而走的高山,毫无征兆的猛的折转反向冲了回来,横眉冷对冲她吼道。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你。”她侮辱他可以,但是辱骂他父母,不行。

  覃四儿得意的笑了,因为她赢了。

  “就两天,让我再留两天,好不好?”她说的一本正经,却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他火辣辣的眼神。反倒像是他欺负了她。

  “就两天。”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从后面紧紧的环抱着他。“就两天,然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这是我最后的心愿,难道也不可以吗?”她说得有些哽咽,话里到弥漫着一丝的失望和伤痛。“你可以豁出性命来救我,多陪我两天却不可以吗?”

  她知道,他们偶然间的相遇,就好比两条相交的直线,错过了这唯一的交点,这一别,就会是永别。

  “你知道我是豁出性命才救了你,为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要珍惜?”他一掌拉开她,怒吼道:“立正,站好。”

  他知道,自己在动摇。不单只有她想留在这里,他也想留在这个与世无争世外桃源里,可是现实往往是残忍的。撇开受人所托之事不谈,他身上还背负着太多的东西需要他去面对和找寻答案,所以不允许他们在这里恣意妄为,必须得离开这里。

  两天,有48个小时,2880分钟和172800秒。

  这48个小时足以从地球的这一端飞到另一端,更何况他们仍在唐古拉山镇的地盘上。前一秒不敢保证后一秒是否能够安全,更何况是48个小时。这期间有太多的变数,有太多的危险,若是有任何的闪失,他无力背负。

  那群人为了名单可以不眨眼的打死一个活人,没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多待一秒就多一份危险,这绝对不行。

  他狠下心来,决然的转过身去。他怕看见她苦苦哀求的眼神,也怕看见她失望的表情。

  “这期间的变数太多,我不同意。最迟在明早,我们就得出发。”

  “就当我求你。”

  “覃四儿,你给我记住了,我不欠你,这一大家子善良的牧民也不欠你。”高山冷眼回击。这女人就是一经验丰富的演员。刚刚还盛气凌人,现在倒变成小绵羊了。高山抿嘴,舌尖狠狠的抵在牙齿上,上上下下瞟了瞟她道。“还有,我对你没有兴趣,别再到我这里来自讨没趣了!”

  “你就欠了我,我高反,差点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覃四儿冷哼,一脸平静的打量着他。那眼神盯得他莫名的不自在。

  “那是我的错吗?要不是你要作死……”高山的话尚未说完,就被她一语截了过去。

  “我的药在行李箱里,继续赶路,我会死在这雪山里的。”覃四儿瞄了他一眼,不再看他,然后转头望着这茫茫冰原。

  虽然她没打算活着回山城,但是,怎么个了结法,那得她自己说了才算。

  “你还来劲了,张口闭口都把死字挂嘴边。”高山气急。看着她脸上从未有过的认真和笃定,他的自制力正在一点点的削减。

  “我告诉你,你这招在我这里不管用。你我无亲无故,我没必要对你负责,你的死活跟我也没有关系。”

  “我真的会死的。”覃四儿说的坦荡。

  “你他妈的有病!”高山骂。

  “是,我有病!”覃四儿在笑。

  她在薄凉的笑。

  她在肆虐的笑。

  她在嘲讽的笑。

  笑过之后,她变了个样。

  “我活着就是为了等死,你知道这种等死的滋味吗?”

  “要不是在10年前换了个零件,我早就死了。可现在零件坏了,10年前的噩梦又重新上演了。”

  她绝望,他震惊。虽然她说的波澜不惊,可是在他心里却掀起了丝丝涟漪。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谁能万古长青永不凋零?可是能够这般坦然的直面死亡,又有几个可以做到?

  这女人真他妈的是打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