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5 要用什么来偿还欠下的债

麻辣娇俏妻 Aemon 2823 2017.07.18 09:30

  天空刚泛着鱼肚白,高山就摸索着起了床,收拾完毕行李,就出了碉房。昨晚与活佛短暂的见面,什么也没来得及问,他还有好多关于外公的事情要请教活佛,而且他也不放心覃四儿,他得尽快赶回乡里,于是起了一个大早,径直朝大殿去了。

  东方的天空蒙上了一层橘红,远处巍峨的雪山也弥漫着一层金光,下了碉房,高山看见小僧弥尼玛正在扫地,小小的身子,比竹笤高不小多少。

  “扎西德勒。”高山双手合十朝他走了过去,欲要帮忙。

  “扎西德勒。”尼玛也还一礼。

  “你要走了?”他皱眉,紧接着说道:“师傅在大殿等着你。”

  “旺堆活佛诵了一夜的经,一夜没睡?”高山望了望大殿的方向,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感激。

  尼玛点了点头,指了指大殿的方向,催他赶快前去。“去吧,别让师傅久等了。”

  高山疾步来到大殿,佛前那个绛红色的身影正在整理佛龛上的小佛像,背微驼,颤巍巍的垫着脚要正往上搁置小佛像,有些站不稳。高山三步并作两步向前靠了过去。

  “我帮您。”

  旺堆活佛见是高山,微微一笑,将小佛像递给了高山。“你来啦,苏夏,我还以为你会晚点过来的。”

  旺堆活佛指了指佛龛旁边的那堆小佛像,示意高山全部搁置上去。

  “旺堆活佛,我想像我的外公一样,为寺里的所有佛像贴金,可以吗?”高山转头望着活佛,一脸的诚恳。

  “给佛像贴金,福报无限。”活佛嘴里立马念了一串六字真言。

  高山咧嘴一笑,继续搬佛像。而旺堆活佛则朝大佛像后面去了,须臾之间取了一个用金黄色的绸缎包裹着的盒子慢慢的走了出来。

  “苏夏,搁置完了就过来坐下,我有东西要转交给你。”

  高山缓步过来,坐在旺堆活佛的面前,看着他眼袋深黑,面色疲惫,他一双包涵神情的眸子立马涌上一股热流。“活佛,谢谢您为我外公诵经超度,他在天之灵一定感受得到。”

  “苏忠是佛主面前虔诚的信徒,是他感化了佛主,为他诵经是佛主的旨意。”说着将刚刚取来的盒子递给了他。

  “这是你外公在几年前寄存在我这里的,说有一天,他的孙儿夏夏会来取的,如果夏夏没能来,那定是佛主的旨意要让他宽恕一切的罪恶。如今你来了,我想也是佛主的旨意,这世界因缘际会善恶终有定数。如今我把这盒子原封不动的交给你,希望你胸怀慈悲之心,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一切,即便是那些罪孽深重的人,你也要原谅他们。”

  高山心里突突直跳,他不知道他的外公究竟给他留了什么,为何旺堆活佛的眼里闪烁着泪光,脸上写着悲伤,活佛要他原谅谁?要包容什么事情?谁又是那罪孽深重的人?他又怎么来原谅那些罪孽深重的人?

  他接过盒子,轻轻的打开,最上面的是一个厚厚的相册,相册还留着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十足的年代感。

  他望了一眼旺堆活佛,活佛朝他微微一笑,给他鼓励。他有些情不自禁,手止不住的颤抖。轻轻的翻开,第一页只有一张照片,照片显然是偷拍的,照片的大部分都被门廊给挡住了,照片上是两个人的背影,一男一女,两人手牵着手,正在教堂里聆听牧师的祷告。照片下面用蓝黑色的墨汁写着:1981年秋,颜颜结婚了,却没有任何亲人前去祝福她新婚。我把我的女儿赶出了家门,可是,她就真的不要爸爸了,可是作为爸爸还是要祝福女儿,新婚快乐。

  看到这里,高山热泪盈眶,滚烫的泪珠滑落了下来,这么多年来,是他们错怪的外公了,原来外公一直是深爱着妈妈的。

  紧随着第二张,也是偷拍的,背景是一个山村,照的是一个女人的侧颜,正在地里摘黄瓜,身子的大部分被叶子遮住了,可还是看得出,挺着一个快要临盆的孕肚。照片下面也用蓝黑色的墨汁写着:1982年夏,颜颜的宝贝要出生了,可是我却不能去看看我的小外孙,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要叫夏夏,夏天有温暖的阳光,有阳光一切就有了希望,如果能在我的身边长大,我会像宠她一样把他捧在手心,细心的呵护。

  高山再也忍不住了,脸埋在手心里,放声痛哭起来。“对不起,外公,对不起,对不起。”

  高山嚎啕大哭。“如果,如果早知道这些,我一定会听你话,我一定不会调皮,不会惹你伤心,我也绝对不会绝食、跳楼、离家出走,更不会故意去打架斗殴,抽烟熏酒,给你闯下那么多少祸事,对不起,对不起……”

  他继续翻着,全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无一例外,全是偷拍的,妈妈的,爸爸的,他的,单独的,合照的,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

  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他们一家三口在相馆照的,在他们的旁边,还硬生生你的剪了三个人像贴在他们的身边,那是外公,舅舅和舅妈。这是一张拼凑的全家福。高山泪涌如柱,他不知道他的外公是用什么心情来拼凑的这张全家福。高山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每一个人,泪珠模糊了他的双眼。

  “妈妈,爸爸,你们看到了吗,外公是爱你们的,他早就原谅你们了,他深深的祝福着你们,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们,在用他的方式在默默的关心着你们。”

  一张张旧照片,满满的都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他对女儿所有的关心和亏欠都投寄在这一张张模糊的照片里,父爱如山般雄浑,如海般深远。

  外公,你告诉我,我要用什么来偿还我们欠下的债。

  “孩子,看看下面。”旺堆活佛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高山擦掉眼泪,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他轻轻的将相册放在了一旁,继续翻看盒子。

  下面是一个牛皮袋,厚厚的一包,胀鼓鼓的,袋子后面系了绳子,因为年久,有些粉脆,轻轻一扯就断了。他小心翼翼掀开袋口,里面立马滑出一叠裹了胶的照片。看着那照片,高山脸色大变。

  高山惊慌无措的望着旺堆,他不知道外公这是何意,想从他的脸上寻找答案。

  旺堆活佛沉默不语,用慈祥的眼神鼓励着他继续翻看。

  高山颤抖着手迅速的一张一张翻看,那厚厚一叠照片都是车祸现场的照片,特写的,全景的,各个角度,各个细节面面俱到,整整有三十多张。

  高山心痛得快要窒息,他从藏区赶回去的时候,父母和舅舅已经在殡仪馆里,遗容已经整理完毕,岂知车祸的现场竟是如此的惨烈。

  高山全身发颤,额头冒着颗颗冷汗。

  袋子里面还有一些从各种报纸上剪接下来的消息,厚厚的一摞,都是事关那场车祸的报告,还有公职部门出具的责任判定书,保险公司出具的赔偿协议。

  除此之外,还有一叠厚厚的照片,是一座座不同的老房子,和一所医院的照片,上面看不见医院的名字,但是能看出来那个医院。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手术过后的满屋狼藉的照片,血淋淋的。最后还有一张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的侧颜,拍得很模糊,看不清人脸。

  高山懵了,一脸茫然的望着旺堆活佛,不知道这些照片和资料代表着什么。

  “孩子,这是你外公留给你的,我相信你会明白他的意思的。”

  “我不明白,活佛。”高山一脸猛然的望着旺堆活佛。

  “孩子,一切都是天注定,如果你能悟出来,也算佛主给你指了一条路。孩子,你的外公对你给予了厚望,你一定不要让他失望。”旺堆活佛说着,将手上的念珠赠送给了高山。

  “给佛主贴了金就走吧,孩子,你还有你的路要走。”旺堆活佛站了起来,高山也急忙抱着盒子站了起来。

  “孩子,你要一心向佛,用一颗向善的心供奉着你的佛主。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也有一颗菩萨心,慈悲的佛主会指引你,去吧,去吧,去干你该干的事情吧。”

  高山捧着盒子,心里沉甸甸的,目送着旺堆活佛佝偻着背出了大殿,消失在晨光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