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7 他和她的爱情就像这荒原

麻辣娇俏妻 Aemon 2367 2017.04.14 19:30

  天空刚泛着鱼肚白,帐篷外面就有了几声轻微的响声,高山立马惊醒,害怕有食肉动物靠近。只见他眉头紧锁,双耳竖起,聚精会神的探听着外面的声音。

  帐篷边‘啾啾啾’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了,从刚开始的一两声变成了一嘈杂的一片,怯怯的脚步声也变得有些杂乱的和拥挤,偶尔还伴着一两声沉闷的撞击声,他知道那是动物身体碰撞发出的声音。高山凝神屏气,大气不敢喘一声,仔细的辨别着外面的这群动物是什么。

  终于,从发出的叫声和脚步声,高山辨别出这群来自荒原的访客,紧绷的脸,一下变得欢快起来,他低头望着覃四儿的睡颜,他的心踏实而又满足。看着这张白日里嚣张跋的脸,此时呈现出是一种安静与祥和,看着看着,他线条也柔和几分,他伸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嘴角噙着笑等她醒来。

  睁眼她就近在眼前,这种美好,不能用言语形容。

  覃四儿惊醒,一脸迷茫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高山那张温柔的脸,她伸出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不肯挪动半分。

  “嘿,boy,早。”覃四儿笑。

  “早。”高山也笑。

  “帅哥不给美女一个早安吻?”覃四儿仰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高山。

  “那美女给帅哥一个吻可好?”

  高山抿嘴,舌头在牙龈上打着转。睡了一觉起来,这女人又开始‘犯病’了。

  高山摇摇头,手指摆了摆,故意要拒绝她。

  “嫌我头没梳、脸没洗、牙没刷?”覃四儿嬉笑的扑了上去,将他勾倒压在身下,火红的唇凑了过去,在他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还恶作剧的像小狗一样伸舌舔舔他的脸。

  高山的笑挂在脸上,他任由她恶作剧,之后他轻轻的揉乱她的头发,起身将她拉起来。

  “起来,我带你去看这壮阔的荒原风光。”说着,高山掀开帐篷的拉链,外面刺骨风灌了进来,覃四儿一脚给他踢了过去。

  “冷。”

  “穿衣,速度。”高山一掌将她撑起,胡乱的拽着她的衣服就往她身上套,覃四儿一头长发绞在一起,比鸟窝还乱。

  “好家伙,原来是它。”覃四儿透过细缝望了出去,见到外面那一群憨态可掬的小东西,瞬间来了精神。

  “你认识它?”高山扯了她出帐篷,顿时间一群短腿、肥胖、毛茸茸的小家伙出现在他们的前面。

  覃四儿摇摇头,问道:“不知道,它叫什么?”

  高山侧眸,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你不知道?那你兴奋什么?它叫旱獭,藏民叫它哈拉。”

  “之前在路边见过,我准备换轮胎,结果手滑轮胎滚出去了,这家伙楞了一下,蹬着四条短腿去追,后来直接将轮胎扑到了,那场面想想就很喜感。”

  “你别看它呆呆萌萌的,可它全身是宝,皮可制革,头盖骨治水肿;肉祛寒;胆与熊胆相配,敷治骨折,内服补骨;胆汁醒酒,治食物、药物中毒,外敷治伤;油脂祛寒、消肿。”

  “全身是宝?那我们猎一只回去。”覃四儿笑得一脸的天真无邪。

  “路上的帅哥也很多,难不成见一个带走一个?”高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最好的我已经搜刮入囊中了,其他的再也看不上了。”

  “是吗?”高山一脸春风。

  “听到全世界最美的情话,你就这幅表情?”覃四儿握拳捶了他一拳。

  “这不是该你乐吗?”高山握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你捡到宝了。”

  突然覃四儿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身揉着他面颊:“告诉你,我的要求可高呢,你得全方面的多元发展,才能达到我的要求,首先第一条就是要会换轮胎。”

  “要是哪天我变得那么优秀你就不怕我一脚踢了你?”高山揪她的鼻头,一脸的爱怜。“我倒是要听听,怎么换轮胎就成了首要的要求了?”

  “那时我在路上车胎被划破了,那叫一个生无可恋,后来周末他们就来了,帮我搞定的。”

  “这项技能简单,不用学,我无师自通。”高山抿嘴一笑,原来周末就是这样纠缠上覃四儿的。

  “今后小的我随传随到,美女可还满意?”

  “有免费的伙计就是好。”覃四儿拍拍他的胸膛,一脸的惬意。突然一只肥壮的旱獭走了过来,在她脚边寻找吃食,覃四儿俯身摸摸它毛茸茸的身子,惊得这短腿短脚的家伙在旷野里四处逃窜。

  “你看那边。”高山指着覃四儿九点钟的方向。

  “那些移动的黑点是什么?”覃四儿看着高山指的方向,密密麻麻的,散落在荒原上。

  “是牦牛。身子硕大的是野生的,矮小的是家养的。”

  “你怎么知道?”

  “在藏区待久了,自然就知道了,家牦牛和野生牦牛区别也知晓一二,最简单的看体型,看毛色,看性格,看眼神。”

  “眼神?”覃四儿憋嘴,树起大拇指。

  “家养的温柔,野生的凶残。”

  高山又指了指。“你再看看它们旁边。”

  覃四儿得意的笑。“这个你难不倒我,这家伙我认识,是藏羚羊。”

  “错了,是岩羊。”高山低低的笑了出来。

  “不看了,不看了,没意思。”兴致勃勃的覃四儿被高山浇了一头冷水,顿时间失了兴致。耍起小性子来。

  “到一个地方就要了解他的风土人情,就要看当地的特产,而这些动物就是这里的特产,这最简单的动物你都辨识不了,你还好意思说你来过双湖?”

  “走马观花才是旅游,你说的那些留着中科院的院士去研究。”覃四儿立马反驳。

  “谬论。”高山瞟了她一眼,这女人的大道理多着呢,摇摇头,放弃。

  “你似乎对这里的一切很熟悉。在这待了多久了?”

  “十几年了。”

  “这么久?”覃四儿一脸诧异,然后了然于心,难怪晒得成色这么好,原来有十几年了。

  “你父母舍得你一个人在这里?”久久之后,才淡淡道。

  “他们不在了。”高山的眸子顿时暗淡了下去。

  覃四儿没有想到得到了这种答案。也对,之前她也猜测过,它是受了什么伤害才躲到藏区来的,这样结果也就解释的通了。

  “高山,你记着,你不孤单,你还有我。”覃四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给他信念,也给自己信念。

  “好。”高山鼻头一酸,将她搂在怀里,将所有的感动都埋藏在她的颈项里。

  此时的天空已经大亮,东边那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开始泛着粉紫的光芒,慢慢的,慢慢的,颜色加深,天空变成了橘红色,一个火红的太阳从地平线上露了出来了,映红了半天天空,上下跳跃了几下,冉冉的升起来了。

  “高山,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日出。”覃四儿指着东边的天空。“很美,很美。”

  高山紧紧的搂着她,天边的朝阳映红了他的脸。

  沉寂了一夜的荒原渐渐苏醒,一切都变得生机勃勃。

  就如他和她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