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3 跨越千山万水终于寻到它

麻辣娇俏妻 Aemon 2203 2017.07.15 23:01

  从派出所出来,高山怕带着孩子影响大伙的行程,更怕给他们带来麻烦,于是决定就此与桑吉一行众人辞别。

  高山带着覃四儿站在高处目送,没有十里长亭,没有哽语凝噎,只有走风坡上翻飞的经幡在空中翻飞,诉说着他对这群江湖兄弟感激和祝福。

  渐渐的,桑吉一行人淹没在磕长头的大军中,三步一拜用身体丈量着大地,朝着他们心中的神山而去。

  晃动的经筒,虔诚的经声,周而复始的长头,无声的诉说着这群人、这个民族对信仰的忠贞。

  兄弟,聚散总有时,他日江湖再见,且把酒言欢一醉方休。

  送别了桑吉一行人,高山带着覃四儿和多吉在乡里找了一间民宿就住了下来,准备让孩子休整几天让后再直接去寺里找活佛。

  安顿好之后,覃四儿就带着多吉去了集市,打算给孩子买一些日常用品,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一路上欢天喜地的,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感兴趣。两人见多吉的脸上重新有了笑容,在心底也多了些安慰。

  “高山,多吉会快乐的吧?”覃四儿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东瞧瞧西瞧瞧的多吉,一脸的茫然。“他现在还小,对死亡还懵懵懂懂的,待他长大,或许他就能明白了吧,岁月的洗礼,他心灵上的创伤应该没有这么大了吧。”

  “多吉是个勇敢的孩子,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勇敢坚强。”高山牵着覃四儿慢慢的走着,对于这个孩子,他们亏欠他太多,这一生恐怕也还不完。

  昨夜在回来的路上,他怕多吉有心结,特意与多吉交谈过,这一谈他才发现多吉的心里什么都明白,也知道死亡代表着什么,他只是接受了这种现实,昨天在垃圾堆里看见他们,他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所以才会奋不顾身的去追他们。

  他不敢想象,要是他的小獒没有追上他们,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好在他吉人自有天相,福泽绵长。

  “我们对于他来说是大海上的浮木,方不知他才是我们的浮木,只有他好好的活着,我们才能够得到救赎。”

  覃四儿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步子往前走。

  敏感的覃四儿发现了高山的异常,虽然一路上他没有表现出来,可是他眸子里显现出来的忧虑,她一点不落的捕捉到了。

  是什么困扰着他呢?难道说,昨夜他追出去的时候,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人?陡然间,她一个激灵,全身颤抖了一下,在她的心底,她是害怕的,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她害怕去揭晓。

  突然,高山却停下了步子,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盯着覃四儿,让她背脊发凉。

  “四儿,接下来的路,或许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平坦,答应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昨夜那个背影太过震撼,让他不敢往下继续想下去。他的眸子突然闪现出一丝阴鸷,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如果他没有辨错人,那人是江云身边的人,在雪山里,他们见过的。

  可是这些,他怎么告诉覃四儿,在一切没有查清楚的情况下,他怎么能给江云乱下定论。

  曹舅舅让他不要打草惊蛇,恰巧印证了他的想法,江家有问题。在未来,他势必要将普布一家的惨案查清楚,还有那个移动盘,究竟藏了什么秘密,他该向四儿打听吗?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他也怕给他舅妈和曹舅舅带去灾难。

  高山眼底闪过一丝惊惶,覃四儿想捕捉什么,可是却被他掩盖了,让她无从所知。

  “高山,你发现了什么?”覃四儿追问。

  “桑吉说,那孩子是被人带去医院的,然后从医院跑出来的,才遇到了这群人。那孩子还说,在医院,医生拿针扎他,偷他的血,脱他衣服,把他关不同的机器里。我在猜想,那是在给孩子做的各项检查,只是孩子没有经历过,不知道罢了,所以才会那么说。”

  “这能说明什么?”覃四儿不解,这思维太过于跳跃,让她一时想不明白。

  “四儿,你想,如果孩子在医院丢了,怎么会没有人找?而且这群人怎么胆敢在医院门口光明正大带走一个孩子?”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故意放走这孩子,然后等着这群人去接。”覃四儿愣了一下。“他们打这群孩子的主意,究竟要做什么?”

  “拐卖,路边讨钱,器官移植,一切皆有可能。”高山深吸一口气。“希望不要是最后一种。”

  陡然间,覃四儿血液逆流,脸色苍白无血色。她以为她逃到藏区来,隔绝了过去的一切,就逃避掉了一切,可无论她逃到哪里,那些肮脏的事情都在她的脑海里生了根发了芽,成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四儿,你怎么了?”高山眉头微蹙。“多吉我们找回来,那些事情永远不会在他身上发生,别担心了。”

  高山只以为自己的话吓到了她,立马搂了她的肩,转移了话题。“多吉跑远了,走吧,看看他还需要什么。”

  两人带着孩子渐行渐远,街的拐角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直到他们消失不见,那人才淹没在人群中。

  高山怕覃四儿高反,又带着孩子,决定一人独自前行,于是将覃四儿和多吉留在了乡里,又担心她们的安危,去找了办案的民警,让她们住进了乡里的招待所,才一人动身前往神山,一路上包车,租摩托车,租牦牛,徒步行走,跟着朝圣的人挤帐篷,住藏民家,一路辗转,多方打听才找到了那座隐藏在神山里的寺庙。

  寺庙坐落在神山的半山腰上,依山而建,白塔,红墙,金顶,经幡,玛尼堆,格外的庄严肃穆。

  山下有一汪静水,水面平静如潭,色泽清丽,宛如镶嵌在地上的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上山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从山脚蜿蜒而上,有三三两两的牦牛和山羊在四处啃着枯草,悠然自得。在垭口下面,散落着三两栋木屋,屋顶上正冒着屡屡炊烟,高山路过,只闻狗吠,不听人声。

  沿小路,拾级而上,寺庙已近在眼前,在藏区兜兜转转这么久,他终于找到了它。

  外公,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天堂吗?你和这里又有什么样的故事?你让我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你又想告诉我什么?

  我会在这里为你诵经祈祷,祈祷来生儿孙满堂,绕其膝下,颐养天年,享天伦之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