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1 那个脏兮兮的男孩像多吉

麻辣娇俏妻 Aemon 2437 2017.07.01 20:00

  车在荒原上差不多行进了三个小时,远远的就看见几间白色的平房矗立在荒原上,渐渐地,距离缩小,平房渐渐变大了,才发现是一栋白色的活动平房,门框、窗棂、房檐皆用蓝色的线条装饰着,映衬着高原上的蓝天和白云。在平房的旁边的砂石路的两端,各立着两根铁杆子,中间拉着一根绳子,绳子上还绑着布条在风中迎风招展,久经霜雪的吹打,已破败不堪。

  “怎么,这是要拦路打劫?”覃四儿望着这副情景,‘拦路打劫’四个字立马跃上心来。

  高山噗嗤一笑:“亏得你想的出来。拦路打劫?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这是收费站。”

  “收费站?”覃四儿诧异的望着他,又望了望高山,心里百转千回。敢情这里穷得连收费站都建不起了,竟然用一根绳子了事。“这还不是一码事,好听的来说是收费站,往坏处说就是拦路打劫。”

  说着她松了安全带想要下车去,却被高山制止了,高山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乖乖仔车上待着,然后下了车。

  这时候,从活动房里率先跑出一个孩子冲到他们车头前边,这孩子脏得真叫人抓狂,覃四儿见了咧着嘴缩着脖子往座椅里面靠。只见那自带高原红的脸蛋上,黑黢黢的,眼角糊着眼屎,鼻孔下拖着鼻涕,覃四儿真怕那裹着泥沙的鼻涕一不小心流进了他的口里。这小破孩怎么与多吉相差那么多,她突然没有由来的想念多吉那小不点了。

  紧接着,里面又出来两个老者和一个年轻的女人,那形象一看便知道是地地道道的藏人。高原的风霜,给他们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

  “哥哥,扎西德勒。”小男孩见高山下车,立马冲他跑了过去,怯怯的和他打着招呼。又看了一眼车里的覃四儿,怯怯的一笑:“姐姐,扎西德勒。”

  高山见他脏兮兮的模样,摸摸他的头,会心一笑。“扎西德勒,小朋友。”

  “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老者上前,与高山彼此打着招呼。

  “小伙子,你们是要去普若岗日冰川?”老者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询问着。

  “是的。”高山点点头,又问道:“前面还有多远的路?”

  “不远了,翻过那个山头就到了。”老者指了指蜿蜒的砂石路,路的尽头就是一座雪山。“政府为了保护冰川,严格控制人流,游览参观的人每人300元,车要排放尾气,一车100元,小伙子,车上有几人啊!”

  听到这里覃四儿炸毛了,按人头300一人,这不是光明正大的抢劫嘛,亏得高山还说她小说看多了,这和拦路抢劫有什么区别。

  “你们这是要抢劫啊?”覃四儿下了车来,绕过车头,仔仔细细的上上下下的将他们好好的打量了一翻。

  “四儿。”高山低笑,一手将她揽了过来,控制在怀里,免得出口冲撞的别人。“不得无礼。”

  “高山,这明摆着是在抢劫啊。”覃四儿在高山的怀里,上下嘴皮也没闲着翻得飞快,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大概就是两个意思,景区荒芜人烟的地方,纯天然的自然景观,谁都可以看,再说了收钱可以,能不能把收去的钱投入到基础建设上来,其它的不说,好歹要把路给修一修。人收了钱也就算了,车也要收钱,难道车子收了钱就环保了,就不排放尾气了?

  “小伙子,姑娘说了什么?”老者一头雾水,只看见覃四儿的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高山和覃四儿对视一眼,噗呲一下笑了出来,说了半天,人家根本没听懂,这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啊。

  高山见平房的后面有炊烟升起,开心一笑,立马说道:“大叔,她说这一路颠簸过来,眼看着就中午了,我们付你饭钱前,中午能不能就在你家凑合着吃点。”

  听闻高山的话,环在高山后背的手,立马狠狠的揪了他一把,覃四儿揣着报复的心态用了八分力,即使是皮糙肉厚的高山也痛的龇牙咧嘴。

  “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覃四儿又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才算作罢。

  “下午的时间还长着呢,吃点热的对身体好。”

  “好好好。”说着老者就转身用藏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两个女人就进了屋,高山将车挪移到路边,把公路给腾了出来。

  高山熄了火,付了去冰川和中午的饭前,看见覃四儿在后备箱里捣鼓,正准备问她在找什么他帮她找,埋在后备箱的头立马扬起头来:“高山,有糖果吗?这脏兮兮的小不点像小多吉,我想给他糖果吃。”

  听闻覃四儿的话,高山表情一僵,视线立马转移,不敢直视覃四儿。

  “怎么没有吗?”覃四儿将高山的表情看在眼里,一脸的狐疑,她自动将他的表情理解为没有带糖果出门,因此尴尬了。

  “没关系,我看看还没有其他的。”于是覃四儿又埋头去找。终于,找到一大袋饼干,可是由于高原气压低,很多袋子都膨胀爆炸了,各种裂口。

  “高山,包装裂开了。”覃四儿蹙眉,不待高山回应她尝了一块,挑眉笑道:“没有变质,还可以吃。”

  说着又提了些零食出来,冲着小男孩勾勾手指。可小男孩怯怯站在一旁,不肯踏出去一步。

  高山看着覃四儿眉眼带笑,心里仿佛被针扎一样的疼,疼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她之所以喜欢这脏兮兮的小孩子,是因为她喜欢多吉,所以爱屋及乌。

  可是他又怎么开口告诉她,多吉已经不在了。

  他又怎么告诉她,多吉一家就是因为他们的到访,一家五口人才全部惨遭了毒害,最后尸骨无存,被野兽动物叼走了。

  他又怎么告诉她,多吉一家是惨遭了那个叫江云的人的毒手。

  顿时间,他胸闷,他缓缓的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把头埋得低低的,不让她看见他心痛的样子。

  “高山,你怎么了?”覃四儿见高山奇怪的样子,以为他撑着身子,笑的全身发颤。

  终于,高山把所有的眼泪都憋了回去,强颜欢笑的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拉住她往前走,嗓子约带嘶哑的轻轻说道。

  “傻瓜,他不来,你就不知道过去吗?”

  两人走到小男孩的面前,高山蹲下身子,双手摸摸他的头顶。“小朋友,见到你很高兴。”

  小男孩怯怯一笑,没有回答,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增加了很多。

  “姐姐给你好吃的,好不好。”高山又摸摸他的小脸蛋,将覃四儿手上的袋子递给了他。“你要给姐姐说,谢谢姐姐。”

  小男孩拿了袋子,还是腼腆着不说话,两人见状,也不逼迫他,覃四儿也摸摸他的脸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前面有个湖,我们去看看。”说着覃四儿拽着高山就往那边走。小男孩在他们走出了20步开外,突然大声的说道。

  “谢谢姐姐。”

  小男孩见覃四儿转过身来,一溜烟的跑掉了,只剩下覃四儿的笑声在这荒原上婉转的飞扬。

  高山,沉默了。一个人迈着急促的步子往前走,覃四儿顿时傻愣愣的立在原地,一下子木了。

  这突然的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