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2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你变老

麻辣娇俏妻 Aemon 2563 2017.07.14 15:00

  翌日,覃四儿是在多吉的哭声中醒来的,睁眼就见到高山擒着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盯着她,顿时间一张小脸染上一层红晕。

  “天不怕地不怕的覃四儿,怎么还脸红了呢?”高山诚心逗弄她。

  听到高山调侃的话,她脑袋嗡的一声爆炸了,一脸的窘迫。

  她覃四儿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她想也没有想的一脚给他揣过去,却被他大腿一横紧紧的压住,整个身子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别闹。”高山靠了过去,嘴凑到她的耳边低喃着。“还疼吗?”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她更加羞赧,只能使劲的在他怀里挣扎,这该死的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如果我早知道,昨晚我不会那样横冲直闯的。”高山从身后紧紧的搂着她,下巴靠在她的肩膀。“对不起,四儿。”

  “谁要你道歉来着,高山,你这行为无异于是打了人给颗糖吃。”

  高山的头搁在在她肩膀上,低低的笑。“我这不是被你迷坏了嘛。”

  感觉到怀里的人渐渐的软化,他将她翻了过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浅浅的说道:“四儿,我不能保证给你富裕的生活,但是我能保证我会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不让你受丝毫的委屈,什么累活脏活重活都由我来做,那些不开心、难过的、都由我一个人承担,你站在我身边就好,四儿,我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

  “高山,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覃四儿仰望着他。

  是谁说过,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是谁说过,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她也想听到这样的话。

  高山捧着她的脸,双眸荡漾着波光,他久久的凝视着她,这个他用生命呵护的女人,他会用一辈子的时光来爱她,陪伴她。

  这辈子,他做过最好的事情就是没有将她推开。

  覃四儿回望着他,她心里忐忑不安,是她要得太多了吗,为何他说了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她,却回答不了这个简单的问题。

  是他犹豫了?还是她对他没有信心了?

  “高山。”覃四儿浅吟着,她怕听到她不想听到的答案,于是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一脸淡然的说着:“我不一定要听答案的,如果你不想回答,就不答了。”

  高山低笑,怀里的小女人生气了,因为,她跟多吉一样,是没有安全感的。从今往后,她失去的一切他都会帮她找回来的。

  他怎么舍得让她难过。

  高山用行动来回答了她的话,将压在身边,狠狠地吻了一遍,直到她开口求饶,他才依依不舍的放了她。

  “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高山笑问。

  覃四儿不语,只是一双潋波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我不回答,你是不是准备将我一脚踢开,调头就走?”高山咬牙切齿的问着。

  “覃四儿,我告诉你,想都别想,这辈子我在哪,你就得跟到哪,要是你敢乱跑,我打断你的腿。你听明白了吗?”高山佯怒,又捏捏她的脸,将她拉了起来。

  “看谁打断谁的腿。”覃四儿一口给他咬了回去,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直到冒出了血珠子她才作罢。

  “你是狗变的啊,怎么这么喜欢咬人?”

  “我的东西,我得盖个章。”覃四儿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还伸手摸了摸。

  高山斜睨着那圈殷红的牙齿印,嘴里笑开了花。

  “那我也得盖个章。”说着将她箍进自己的怀里,作势朝她的肩膀咬过去,她却偏了头,双手将他的头紧紧的捧着,仰头朝他吻了过去。

  两人一阵耳鬓厮磨,直到他们的帐篷被拉开了一条缝,高山猛的一掌拉起床单将两人罩住。

  “四儿姐姐,高山哥哥,你们说话不算话,你们没等我。”多吉见到两人,立马扑了过去,紧紧的抱着覃四儿的头,哭得稀里哗啦的,搞得两个大人措手不及。

  “小子,你是小小男子汉,别像个小姑娘似的动不动的就哭鼻子。”高山一掌将他拉起来站直。“小子,去外面等着。”

  覃四儿躲在被窝里,只露出两只眼睛,全身像煮熟的虾子,没法示人。

  多吉挂了委屈的泪珠子,就是不肯挪移半步。

  高山好说歹说的终于将多吉哄了出去,立马将帐篷的拉链拉上。

  “快点,速度。”他率先起身,给她拿了衣服,两人手忙手乱的穿好衣服,彼此对视一眼,爆笑一声才出了帐篷。

  多吉见他们出来,丢了手上的食物就往他们身边跑,眼角挂着泪珠子,一脸的委屈。

  他可怜吧唧的拽着覃四儿的衣角,身子贴着她,紧拽着不放。

  “爱哭鬼。”高山拍拍他的头,然后一臂将他抱了起来。

  “小子,白天你四儿姐姐可以陪你玩,但是你四儿姐姐晚上只能陪哥哥玩,你知道吗?”高山吃小孩儿的醋,立马引来覃四儿的侧目。

  “我就要挨着四儿姐姐睡。”多吉哇啦一声大哭了起来,搞得覃四儿也是一脸的尴尬。

  “高山,你无不无聊。”覃四儿娇嗔。眼前这个‘逗比’是高山吗?那个冷漠沉稳的高山去哪里了?

  “我是在向他阐述物权法,阐述归属问题,怎么叫无聊了?”覃四儿白了他一眼,不予置评。

  这时,桑吉从大帐篷那边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暧昧的笑。覃四儿面上一热,找了个理由牵着多吉就溜走了。

  “高山,这两小孩怎么办?”

  “那个小孩得交给公安机关,无论是找他们的父母,还是安排进孤儿院,都得由公安机关出面解决。至于多吉,他的亲人都不在了,我们带走。”

  “你要领养这个孩子。”桑吉大吃一惊。

  “是的,这是我们欠他的。我要把他失去的都给他一一弥补回来,给他最好的生活,给他最好的教育,让他茁壮成长,才能以慰他父母的在天之灵。”

  高山看着远处一大一小的两人,脸上扬起了一丝笑意。

  “桑吉大哥,昨天报了案,今天得去派出所说明情况,估计你们得和我走一趟,这一路来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你见谅。”

  “兄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出门在外的,相逢就是缘,何况我们还有过命的交情,这更是难得了。是兄弟就别这么见外。”桑吉紧紧的拍了拍高山的肩膀,两个男人会心一笑。

  高山带着覃四儿和多吉,一行众人去了派出所。

  他们到了乡里的派出所,才知道出警的两个民警连夜将带回去的几个人审了一夜,除了那个司机唯唯诺诺的说了一些情况以外,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其他的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另外两个人则一口咬定,孩子是路上捡的,因为家里没有孩子,就想悄悄的带回家去抚养,所以才一路逃跑的。民警也问了两个孩子,证实了他们所说的是一个是在医院门口捡的,一个是在路边捡的,而现在两个孩子都已经找到,几个犯罪嫌疑人也没有构成实质性的绑架,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他们是绑架,于是只定性为聚众斗殴,罚款再拘留了数日,就算完事。

  办案的民警告诉他,要想成为他的合法监护人,还得走法律程序不可,得到孩子户口当地派出所和民政局办理领养手续。

  高山给曹国宁去了一个电话,简短的将这些天的发生的事情以及他的疑问说了一下,那边只叮嘱他,一切回山城再详谈,切莫打草惊蛇,两人就挂了电话。高山跟着办案民警一同去了办公室,简单签了一些手续,就将多吉带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