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 突然意识到覃四儿失踪了

麻辣娇俏妻 Aemon 2374 2017.03.18 22:06

  日子一天天的过,太阳升了又落,落了又升,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一晃一个月悄悄过去了。

  措姆因为覃四儿的出现,心底那点儿还来不及萌芽的小心思也不知去向,会像往常一样常常来医院看望高山,但是字里行间皆是对他们的祝福,在面对高山的时候变得更加的坦荡和直率,措姆的转变无疑让高山松了一口气。

  措姆从他的仰慕者转变成小妹妹的角色,对高山来说一件好事。

  还有一件事也应该值得他高兴,自从医院突然来了一个骨科方面的权威医生后,他身上的伤恢复得又快又好,加之他身体底子好,现在已无大碍,只待医生同意他出院立马办出院手续。

  这两件事本应该是双喜临门的好事儿,但高山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覃四儿一次也没有来医院见过他。

  自从覃四儿掏心掏肺的对高山说了那一番话后,众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她也没有在医院出现过,船过水无痕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高山表面上只字不提覃四儿,但是他的一双望穿秋水的眼睛早已经出卖了他。他时不时的望向门口,一脸的期待,门在开合之间更迭,他也在期待和失望中转换,周而复始的,他变得脾气暴躁,焦躁不安,明眼人都看在眼底,也不揭穿他,只是苦了那群小护士,成天胆战心惊的照顾着他,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他,因为他眉宇间的戾气太过于骇人。

  曹俊难得从部队出来,犹如脱缰的野马,光明正大的打着照顾高山的幌子迟迟没有计划归期,于是高山顺理成章的在医院拿他当免费的护工。小护士送来午餐,一向都是他自告奋勇的送进去,可是今天他却指使小护士进去,独自在门外徘徊。

  高山见是护士,心里正纳闷,抬头一望就看见曹俊像做了亏心事一般探出头悄悄打探病房里的情况。高山下床,踱步过去,径直打开了病房的大门。他看着他眼底闪缩的神情,一头雾水。

  “怎么不进来?”

  “接了个电话,正准备进来。”曹俊躲避着他探寻的视线,心虚的抹了一把鼻头,绕过他径直往病房里去。

  高山待护士离开之后,关了门坐在床檐上,不愠不火的叫着他。

  “俊娃子。”

  “啊!”

  “你还记得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恩?”曹俊没有想到他会突兀的问这个问题,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他俩自打小不打不相识以来,没有三十年,也有二十年,后来又因为有了他姑与和他舅这层亲戚关系,两人比亲兄弟还亲。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高山抿嘴一笑。“意思就是你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要往茅坑里跑!”

  曹俊眼角一跳,眼前一群乌鸦飞过,这哥门儿的侦查能力可比他想象来得更加专业和厉害。

  “说吧。”

  “你确定你要听?”

  “我听着。”

  “这事儿也算我吃饱撑着,多管闲事,不过这事迟早你也是要知道的。”曹俊狠咬一口后牙槽,横下一颗心来。“你那妞不是挺牛的嘛,我好奇……”

  “说重点。”高山打断他,不想听他一个字的废话。

  “好好好。”曹俊翻了一个白眼。“我这不是心疼你嘛。”

  “重点。”高山瞪他一眼。

  “自那天她来宣告了她的‘领土主权’之后,她不是一直都没出现嘛,所以我就让队里查了一下她的行踪,你猜怎么着?”

  高山眉头一拧,心里一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来,隐隐的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按覃四儿那没脸没皮的个性,把话都挑明了到这个份上了,不至于一个月消失不见。

  突然,他想到了江云,那个阴鸷狠绝的男人。

  “队里反复查了几次,竟然没有查到她的行踪,身份证最后一次的使用记录是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她在西环立交拦我车的那天,显示的是山城直飞香港的航班,而且还是登了机的。按照时间来计算,如果她飞了香港,然后再飞回山城,时间不容许,这是其一。其二,从她来格尔木至今,一直查不到有酒店、火车、飞机、汽车、银行、通讯公司等等一切可以用到身份证的地方的使用记录,这有悖常理,我觉得不正常。”

  高山双拳紧握,开始止不住的颤抖。缩头乌龟似躲着不见,不是她覃四儿的做事风格。

  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覃四儿失踪了。

  这个可怕的发现立马让他坐立难安起来。

  “是不是她在格尔木她有熟人?”

  “应该没有。”

  “还有一种可能。”曹俊推测。

  “什么可能?”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了,脑袋里装的全是浆糊。

  “依照她的身份在山城办一个假的身份不难。”

  “假的身份?”高山眸子一亮。

  “不对啊。”曹俊猛的一拍脑袋,立马推翻自己的这个说法。“我在来蓉城的路上见过她的身份证,是她本人的。还有如果她真的办了假的身份,她又怎么可能让出租车司机知道她叫什么。那天在大厅,我仿佛看见是她躺在病床上,才追过去问是不是覃四儿,出租车司机当场就回答了,而且还害怕我找他麻烦来着……”

  听到这里的时候高山再也待不住了,立马着手收拾行李。

  “你待会赶紧去办出院手续,把费结了。她身体不好,我得找到她。”

  “格尔木这么大,你怎么找?”曹俊看他急的乱了方寸,一手拽住他。

  “找不到也得找。”高山甩开他的手,继续收拾。

  “你先别着急。”

  “都一个月不见了,我怎能不急?”高山心颤。“我不能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我办不到,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我……”

  如果找不到,他不知道他自己会怎么样?

  “阿山,你冷静一下。”

  “我没法冷静。”

  “如果是出事了,都已经一个月过去了,要出事也早出事了,现在也于事无补了,我们别乱了阵脚。”曹俊试着宽他的心。

  “你先想一想她可能会去什么地方,我们先重点排查这些地方。然后我们再把重点放到那些小宾馆,小客栈身上,仔细的查一次。同时,我也让队里再仔细查查,再着人到她家看看情况,说不定她回家了。”

  “不,不可能。”高山立马否决。“她恨她那个冰冷的家,不可能会回去。再说了,她能安排飞香港这个障眼法,打算的就是不让家里的人知道。”

  “阿俊,我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高山紧扣着曹俊的双臂,一脸的笃定。

  “相信我,覃四儿不会有事的,依照她那性格不让别人吃亏阿弥陀佛了。”

  “对了,你不是有战友的弟弟再格尔木嘛,赶紧打电话问问啊,看能不能帮上忙。找人这事,还得给我老爸说一声,他一电话顶我们忙乎好几个月。”

  拿定了主意后,高山和曹俊风风火火的办了出院医院,两人分头各自安排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