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 他俩所认识的可是同一人

麻辣娇俏妻 Aemon 2308 2017.03.08 08:00

  措姆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仿佛是被施法下了定身咒,身子僵直在那里,一脸的慌张。

  一看就是个藏不住事的主。

  “他是谁?”措姆深吸一口气,心一横,直接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藏得住事情的人,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

  “你见过他?”曹俊心中一喜,他的推断果真是对的。

  “你是他的什么人?”她不答反问。

  “哥哥。”说着曹俊立马递了高山的照片,眼里闪烁着精光。

  “哥哥?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措姆冷哼。虽说两人都长得玉树临风,可是有差别这么大的兄弟吗?

  “你以为你们是尼玛家牧场里的山羊,都是异父异母的兄弟?我可不信你。”

  曹俊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山羊?他长得玉树临风,哪里像山羊了?那牧场里有长得像他这般标志的山羊吗?

  “你见过我这般高大魁梧、英俊潇洒的山羊吗?”

  “雪山上的牦牛可比你高大魁梧多了。”措姆一脸的呆萌,手里还比划着。

  “有一层楼这么高,是你能比的吗?”措姆揶揄他。

  曹俊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连连点头认输,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那小子的安慰。

  “措姆姑娘,雪莲花一样漂亮的姑娘,你就行行好,告诉我,我弟在哪里好不好?”说着,他又从包里掏出一张小照片,那是一张九十年代的老照片。

  “你看,这就是我弟的全家福,这样你可以宽心了吧!”

  “倒是有几分像他。”措姆仔细的看着,一脸的笑意。原来他小的时候也这么英俊可爱啊!

  “同一个人,能不像吗?”

  “你不是说是你弟吗?”措姆白了他一眼,一脸早就看穿他的模样。

  “表弟,表弟,表弟不行吗?”曹俊鼓着腮帮子,真是被这姑娘打败。“他在哪里?”

  措姆没有说话,脸上的笑意瞬间垮了下来,一副霜打过后的茄子,焉了。

  她抬头看了看挑空的大楼,抬手指了指上面。

  “赶快带我去!”曹俊一手夺回照片,像拎着小鸡一般的拎着她的胳膊,不管不顾一旁的刘大哥,甩下一句话‘在她叔叔的医院她是跑不了的。’之后就蹬蹬蹬往楼上去了。

  “他叫什么?”措姆突然顿住,想起了这个很重要的事情。她救了他,他却一直沉睡着,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

  “你说什么?”曹俊也顺势在楼梯上定住。心里浮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住进了她叔叔的医院,为什么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唯一的可能是,他还没有开口的机会。

  没有开口的机会,就预示着……

  顿时间,曹俊心跳加速,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

  “我问你他叫什么?”

  “高山。”曹俊一脸紧绷,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赶快走。”

  得到想要的答案,措姆微微一笑。将这个名字牢牢的刻在心中。

  两人到了重症监护病房门口,火急火燎的曹俊却退缩了。

  重症监护病房。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需要住到重症监护病房?

  “怎么了?”措姆一脸不解。

  “措姆,他……他怎么了?”他觉得他的脚步有些虚浮。得让他先有个心理准备,否则他怕他陡然的看见他的样子会被吓得不知所措。

  “那天我和我哥正在沱沱河调研,见到天空盘旋的兀鹫,以为是大型的动物受困就想着去看看热闹,结果看到是一个人,我们赶走了狼群和兀鹫,发现他奄奄一息的浸泡在地上的血水中,全身皆伤,无一完好,我们紧急将他送到唐古拉山镇,结果伤情太严重,医院拒收,我们只好连夜将他送到格尔木,才捡回了他的一条命。要是我们当时晚到一步,他真的就尸骨无存了。”

  曹俊听得胆战心惊,吓得魂飞魄散,他料想他可能会遭遇到的险境,可是如此的惨烈,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为何受伤?”曹俊双手握着她的肩膀,一脸阴沉。

  “不是动物所伤,是人为的。”措姆一张小脸惨白。“我都不敢相信,在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般残忍的人,活脱脱的将一个身子骨硬朗的七尺男儿殴打成那样,当时的情况,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他现在什么情况?”曹俊心情跌倒谷底,一股寒意直袭他的背脊。

  “叔叔说他因为颅内出血,压迫神经,所以一直昏迷着。右胸和腹部有枪伤,不过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脊柱移位,手臂骨折,半年内都得做物理治疗。”措姆将他叔叔告诉她的话,原意转达给了他。“这两天他的情况有些好转,估计就要醒来了。”

  枪伤?看来他是遇上大麻烦了。一切待他醒来,他会替他查清楚的。

  “措姆,谢谢你。我替所有关心他的人谢谢你。”曹俊双眼有些潮湿。这下子他终于可以给在山城里焦急的人们抱平安了。

  “不用客气,换做别人我们也会出手相助的。”

  还没有到探视的时间,措姆敲了敲重症监护室的大门,里面的护士见来人是她,左右思量了一会只得让他们换了无菌的衣服进去探视。

  “阿山!”

  曹俊冲了过去,病床上那睡得并不安稳的那张刚毅的脸立马呈现在曹俊的面前,只见他嘴里还低低的喃喃自语着。他凑了过去,焦急的问道:“阿山,你在说什么?”

  “快走,快走,覃四儿,你快走,不要回头,覃四儿,你快走,快走……”

  “阿山,阿山。”曹俊噙着一眶的雾气,紧紧的拽住他的手,激动的泪水早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

  “阿山,阿山……”

  “阿山,阿山……”

  “阿山,我是俊娃子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曹俊的嗓音一度的哽咽,眼底那悲恸的神情,让局外人也被感染了。

  “你们小声一点,别影响其他病人。”护士小姐顾忌着重症监护室还有其他病人,只得上前叮嘱。

  “护士,他一直这样吗?”曹俊问。“是不是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

  “别担心,这是病人大脑清醒的征兆,再观察一下,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快走,覃四儿,你快走,快走……”而昏迷不醒的高山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还停留在昏迷前的那一刻,意识尚未有清醒过来。

  “阿山,阿山,你醒醒,你醒醒……”曹俊立马紧紧的握住不停摇晃的手掌,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子,试图强制性的叫醒他。

  “覃四儿……覃四儿……”

  这时,他才听清楚他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覃四儿。

  他念叨的覃四儿,和他认识的那个覃四儿可是一个人?

  如果是,她出现在格尔木,出现在医院一切就有了合适的解释?

  他受伤是因为她吗?

  而覃四儿又在躲着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