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雪山里那些拿命赌博的人

麻辣娇俏妻 Aemon 2150 2017.01.23 18:00

  纷飞的雪花,漫天的飞舞,一直延绵不绝的下了一天一夜,道路结冰,路况不佳。从唐古拉山镇出来,在G109国道上,一辆红色的SUV在荒原的高速公路上一路越过线超车往南飞速行驶,所经之处惊起漫天起伏的喇叭声以示抗议。

  “你他妈的是蜗牛吗,用爬的吗?”后座的江云沉声呵斥。“油门摆在那里是给你当摆设的吗?”

  “二少,道路结冰,再加速恐有翻车的危险。”坐在一旁的怀子,看着前面开车的猴子开的胆战心惊,立马替他解围。

  “知道路滑,早些时候为什么不给四轮上绞链?你他妈的难道这些事情也要我来操心吗?”江云在后座横起一脚踢在前座的靠椅上。顿时间众人乖乖的闭了口,车内一片静默。

  “卫星地图。”江云气得几乎要肝脏炸裂,血管迸裂。

  怀子立马调出唐古拉镇的地图,找到坠车点区域进行比对分析。

  “二少,还有10公里的样子就到了坠车地点了,以这个点为中心辐射出去,离他们最近的地方是努日巴村,西行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方向,南下河流众多,冰山环绕,不利逃亡。我推测他们最有可能北行去了努日巴村,翻越诺日巴尕日保山脉就可以北行到玛曲塘,然后回到唐古拉山镇。”

  “他没有装备,可绕行这么远?”江云提出质疑。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牧区,有夏季草场,这个季节应该还有未搬迁的牧民。如果遇到牧民,那就不成问题。”

  “如果他选择西行去可可西里呢?”

  “可可西里是生命的禁区,孤身横穿可可西里无异于自寻死路,我想他不大可能冒然西行。”

  “那好,去努日巴村。”

  红色的SUV在拉智村下道,西行直奔努日巴村。江云唯恐惊动警方,他们选择了在坠车地点之后两公里后再下车,一行七人,开车的猴子一人驾车返回唐古拉山,剩余六人全部出动。由江云带队,怀子、麻风、黑三、幺鸡、二娃五人各自带上帐篷、装备、食物像雪山深处走去。

  在雪山的深处,莽莽白雪,万物一色,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江云一行六人,翻越三座雪山后,卫星地图的上定位的地方仍然离努日巴村还有十几公里。这群来自山城的男人,在山城日行可达近百公里,可在这道路崎岖、地势复杂、含氧稀薄的青藏高原,日行几十公里已是难得。

  幺鸡和二娃高反严重,吃了药,吸了氧,效果甚微,以至于走到后来步态有些蹒跚,终于一个踉跄,幺鸡跌在了雪地里,并绊倒了二娃,两人犹如荒漠的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二少,再走下去,幺鸡和二娃估计会把命搭上在这里,能不能停下休整一会。”怀子看着寸步难行的两人于心不忍,毕竟兄弟一场,他不能见死不救。

  “他妈的在山城一个个都是猛虎,到了这里都成了病猫!”江云啐了一口,一脸阴霾。看着仰躺在雪地上大喘着粗气的两人,怒气横生。

  “继续灌药、灌氧,能否走得出雪山,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谢二少不弃之恩。”幺鸡和虎子感激涕零。

  “都他妈的少说废话,给我安安静静的待着。你俩要是走不出去,老子将你丢在这雪山喂秃鹫,然后将你们的女人扔到西环路去。”江云暴跳如雷。

  这些人都是跟着他一步一步走来的,哪能当做普通的弃子,说弃就弃。

  于是众人在背风的地方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麻风、黑三扎营,怀子和江云研究路线。

  “二少,是猴子。”怀子拿出卫星电话,一看是猴子,一阵欣喜。

  “二少,你们怎么样?”

  “死不了。”江云望了望远处歇息的二娃和幺鸡,淡淡的应着。“见了人没?”

  “我赶到格尔木就去见了人,他说这事被媒体大肆播报,不能随意结案,得推个人出来了事。”

  “平时娇惯着他,还给他娇惯出脾气来了,告诉他,这次办不好今后也就不用办了。”江云怒吼。这些败类,有狼的野心,却没狼的血性。

  “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知道,请二少放心,猴子一定把这事办成铁案,永无后顾之忧。”江云挂断电话,一脸冰霜。

  “还有,你告诉我妈,我这趟估计一两天回不去,让她留意着四儿的行踪,她闯了祸人就消失了,别出了事。”

  “二少放心,我会叫人处理好这事。一定找到四儿小姐。”

  说完,江云挂断电话,一脸的阴霾。

  等他办完这事,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长着反骨的女人。

  突然,一旁的怀子大声叫了出来。“二少。”

  “鬼叫什么,你个仙人板板。”

  怀子一脸的兴奋。他没有看错吧,那升腾了的烟雾,是袅袅的炊烟吧。

  “二少,您看那是什么?”怀子拽着江云的手臂,向悬崖边靠了过去。

  “你看到了什么?”江云看着怀子那仿佛是麦哲伦发现新大陆般激动的神情,他除了震惊意外,还带着丝丝的欣喜。

  “二少,那是炊烟,那是炊烟啊!”怀子激动的大吼着,顿时间仰躺在地上那些失去了斗志的男人,立马站了起来,兴奋的大吼大叫着。

  “是炊烟,是炊烟。二少,是炊烟。”

  “看来我们分析的方向是对的,沿着一路北上定能追上他们。”

  “他先行了三天,够我们追的,马上收拾,准备下山。”江云当机立断,吩咐下去。

  “二娃,幺鸡你们的包袱给黑子和麻风,保存体力。”

  “是,谢二少。”

  “老子以为要死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出门前我那瓜婆娘和我闹脾气,,老子一怒之下走了,肠子都悔青了。”

  “都赶紧的。”看着二娃和幺鸡来了精神立马调笑。

  “二娃,你看你他妈的那熊样,看到有活着回去见到你女人的希望,都他妈的全来劲了。”看见了炊烟,就仿佛是大海上的蚂蚁看见了浮木一般,求生的意志在他们的心中无极限的扩大。

  “嘿嘿嘿嘿。”二娃嘿嘿嘿的憨笑。

  有时候,精神的力量大于一切?,江云暗想。

  可是他的精神支柱又在哪里?覃四儿那欠收拾的女人,他什么时候才能征服。他妈的都辛苦了十几年,可还是没搞定。真他妈的晦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