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9 他在刀口下抢回了小多吉

麻辣娇俏妻 Aemon 2979 2017.07.10 23:00

  太阳从西边落了下去,月亮和星星升起来了,皎洁的月光将砂石铺就的路照的亮堂堂的。高山与藏族小伙子一路往南追,追了十几里路都没有瞧见车的影子。高山急了。

  “小兄弟,从乡里出来就只有这一条路吗?”伴着疾风高山大声问道。

  “有通往各村子的小路,摩托车可以过去,汽车不行,路太窄。”坐在前面驾驶的小伙子扭头大声的应着。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如果车是往这个方向走了,他得知道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这一条路一直往南走,就是雪山乡,再往南走就是久治县,到了久治县再往南走就是四川的阿坝州了。”小伙子耐心的给高山讲。“不过这条路不太好走,翻山越岭不说,关键是路况太差,走的人不多。”

  如果这群人真的是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那这条路无疑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

  “小伙子,雪山乡还有多远?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出雪山乡的地界。”

  “还有四十公里的路程。”小伙子已经把油门踩到他能踩的最大限度了。“他们四个轮子跑,我们两个轮子追不上啊!”

  “继续追,他们在前面就一定会被我们追上的。”

  他们差不多往前追了十几公里,刚翻过一个垭口,就看着另一座山头上白晃晃的土路上有车灯在闪烁,他们在垭口上观察了一阵,确定是一辆孤车之后,两人立马精神振奋了。

  他们飞速往下追赶。

  就在他们刚翻过垭口不久,桑吉带着他的车队也追上来了,只不过在路上,骑摩托车的警察却跟丢了,他们一直根据警察的口述大致辨别这方向在追,在垭口上看见了飞速行驶的摩托车和汽车,随车而来的众人皆振奋了,这表明他们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方向是走对了。

  “后面有车追来了。”小伙子紧促的眉头,后面的车灯晃得他睁不开眼睛。“有三台车。”

  高山也扭头往后看,高山笑了。

  “是我的朋友们追上来了。”于是两人在路边停了下来了。

  “高山。”车灯远远的扫射了过来,强光打在高山的身上。

  “桑吉大哥。”高山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稍稍降低了一点。“他们在前面。”

  “我们翻过垭口就看你们和他们了。”说着就朝他们招手。“快上车来。”

  “小伙子,我朋友们来了,你回吧,谢谢你。”高山一脸的感激。

  “我跟着你们一起去,我要看那些被鹰啄了眼睛,被狼叼走了心的人,接受正义的惩罚。再说了,路我比你们熟,我可以给你们当向导。就让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吧。这车就锁在路边了,回来的时候再来取它。”

  “也好,就让他给我们带路,高山。”桑吉立即做了决定。“人多力量大。”

  “好吧。”

  车队重新出发了。

  高山上了驾驶室,那速度玩的是心跳的速度,不一会儿,就与后面的两车拉开了距离。副驾驶座上的桑吉也咋舌,这男人不跟着他们玩户外可惜了。

  时间争分夺秒的过了,他们追了十几分钟,终于让他们看到曙光了。

  “强巴哥,后面有车。”司机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战战兢兢地的报告他的发现。

  坐在后座的男人立马惊醒,望了望后面,一拳打在驾驶座的男人的身上。“妈的,你是怎么搞的,有车追来了,现在才发现。”

  坐在副驾驶室的男人也惊慌了。“大哥,是来追我们的吗?”

  “不是追我们的,难道是欣赏风景的?”强巴立马大声呵斥,顿时间惊醒了绑着的两个孩子,两孩子立马哇啦哇啦的大声的哭了起来。

  “都给我闭嘴。”强巴怒火中烧。“哭哭哭,再哭,赏你两个大耳巴子。”

  “三……三……三辆车…他们有三辆车。”司机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喽啰,心虚无底了。

  “妈的,真是出师不利。”强巴啐了一口。

  “大哥,我们快到雪山乡了,得让怀哥出来接应我们。”

  “快快快,丹巴,给怀哥打电话,让他们来接应我们。”强巴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样,立马让丹巴拨了求救的电话,对方听闻了他的话,骂了一句‘蠢货’。

  “大哥,怀哥让你接电话。”丹巴灰头土脸的把电话递给了他。电话刚凑到耳边,对方立马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

  “你他妈的是猪脑袋,被人盯上了,现在还让我来支援,你想把老子也暴露了啊!到了乡里赶快找地方躲起来。”

  “怀哥,来不及了,追上来了。哥,哥,哥,求求你救救我们。”强巴一下子焉了气势。

  “妈的,都他妈的是些蠢货。”叫怀哥的男人在那边怒骂。

  “现在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了。你们就自求多福,别忘了,你的女人和孩子还在我手里,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知道该怎么做吧。”说完电话那端果断的把电话挂了。

  “怀哥,怀哥,喂,喂,喂……”巴气的气不打一处来,一把砸了电话。

  “油门踩到底,甩掉他们,否则,我们都得死。”司机被吓坏了,也冷静了下来了,车子更加平稳的上前冲了出去。

  过了桥,就到了雪山乡,高山梦踩着油门,最后在乡口上追上了他们,高山看着后排座上趴在后窗使劲挣扎的孩子,心跳到了嗓子眼上。

  是,多吉,真的是多吉。

  他拼了命也会将他带回去的。

  他想也没有想的,像覃四儿一般简单粗暴的一下子撞了上去,强巴他们还在做垂死的挣扎,两车在寂静的路上发出惊天的响声。

  终于,前车被他撞毁抵死在墙角,跑不动了,车里的几人立马冲了出去,暴怒的踢打着车门。

  “走开,否则,我杀了他,我杀了他。”强巴扭过多吉的脖子,狠狠的将他抵在车窗上。

  众人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高山看着趴在车窗上被人掐着脖子歇斯底里般哭泣的多吉,心猛地抽痛着,他怒红了一双眼,跳上引擎盖,紧握着拳头,一拳两拳三拳,使了猛劲往一个地方砸。终于挡风玻璃被他砸碎了一道口子,然后被他整块接了下来。司机和边巴见车外围了三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乱了心神。

  就在这时,从街的另一边,冲出来一群人,有七八个,拿着刀具向他们奔来了。顿时间,小乡村的宁静被打破了,四下里狗吠牛叫,灯光四起。可见这般血腥的场面,谁也不敢踏出大门一步。

  “大哥,怀哥来了,怀哥来了。”副驾驶的男人喜极而泣。

  高山不管不顾,站在引擎盖上,一掌扯出司机,摔在地上,副驾驶的男人爬了出来,和高山扭打成一团麻花,手持刀具的男人们纷纷加入了打斗,高山一车四人,明显的处于劣势。

  高山一脚踹翻丹巴,爬上引擎盖,却被人从后面一铁棒子砸在了腿上,高山跌倒,一下子砸向了地面,砸的他眼冒金星。后座的强巴拖着多吉趁机爬出了车厢,一手掐住多吉的脖子,猛地往后逃。

  边巴也拖出另一个孩子,追了上去。

  多吉被强巴夹在腋下,嘶声力竭的大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高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被带走的多吉,奋力的追着。这时候,桑吉的车队到了,看到这个场面,七八个汉子全冲了出来,顿时间,被动的局面一下扭转了。

  “快撤。”为首的男人,一声令下,所有人弃甲逃跑。

  “不好,他们要带孩子离开。”桑吉一声大吼,众人冲了上去,穷追猛打。

  对方见情势不妙,决定弃车保帅,他们决定把孩子处理了。

  为首的男人有些熟悉,似曾相识。可现在救孩子才是当务之急。

  “多吉。”高山全身血液逆流,涨红了一双眼睛,狰狞着一张脸,以雷鸣电闪般的速度冲了过去,在刀口下夺下了多吉,手气刀落,高山的手臂鲜血喷涌,喷了强巴一脸,强巴脸色大变。这男人疯了,刀都不畏惧,于是弃刀而逃。

  “哥哥。”多吉尖叫。

  “高山。”桑吉咆哮。

  “别让他们跑了,要逮住他们。”高山紧紧的将多吉搂在怀里,大声的吼着。孩子被吓怀了,躲在高山的怀里哇啦哇啦的直哭,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獒,一下子扑了过来,使劲的往多吉身上刨。

  高山双手捧着多吉的脸,这黑黢黢的小脸蛋让他鼻头一算。

  他将他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四儿,我找到多吉了,我没有负你所托。

  “妈的,其他的让他们跑了。”远处,传来桑吉的骂声,见七八个汉子带回来了三人,司机,丹巴,还有一个汉人。桑吉拿绞绳将他们困成一串,等候发落。

  “高山,你需要包扎。”众人在车上捣腾了一阵,给他简单的止血包扎后,众人原路返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