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4 像头愤怒的狮子撕咬着她

麻辣娇俏妻 Aemon 2115 2017.04.10 23:02

  斜阳,雪山,荒原,黄沙,一副壮阔的高原景观。两辆车从乡里出来,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疯狂的追逐,车轮卷起黄沙满天翻滚,成了这辽阔的荒原上流动的风景线。

  整个双湖境内都在羌塘高原的湖盆地带,地势平坦开阔,放眼望去,处处皆相同,行走在路上没有参照物可言,容易迷路。高山从乡里的旅店出来,憋了一口气,竟然慌不择路,见有车辙就胡乱的冲了上去,渐渐的,荒原的上的车辙印浅了,渐渐的消失了,毫不意外的,高山在这辽阔的荒原上迷了路。

  高山骂了一声娘,一脚猛的踩住刹车,挂挡,拉手刹,在荒原上停了车。他胡乱的搓了搓脸,心里烦闷,看着后镜中那道随风飘移的黄沙渐渐靠近,心莫名的安定了几分。不一会儿,大红色的牧马人掀起滚滚黄沙向他的车屁股径直的撞了上来,陡然间一声巨响,在巨大的冲力的冲击下,他整个人冲向了挡风玻璃,幸好他反应灵敏,才不至于撞得头破血流。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后车里那个平安无事的女人,心里松了一口去。他暗骂一声,一张脸冷如冰霜,他扯开安全带,一脚踢开了车门冲了下去。

  高山瞟了一眼SUV,车屁股严重变了形,连带着两车门受挤压高高的拱了起来,车门是打不开了。

  这疯女人。

  一声不吭就跑了,还在荒原和人不清不楚的拉拉扯扯,她倒是有理了,她倒是愤怒了。

  高山怒发冲冠,勃然大怒。

  他跨步移了过去,一手狠狠的扯着车门把手,一手握拳狠狠的捶打在驾驶室的车窗上。

  “出来。覃四儿,你给我出来。”

  可覃四儿不动如山的坐在驾驶室里看他发狂、怒吼。

  “覃四儿,你听到没有,你给我出来。”高山暴跳如雷。

  “出来,出来,出来。”高山使劲的敲打着车窗玻璃,可坐在驾驶室的覃四儿无动于衷,高山气得浑身发颤。

  这该死的女人就有法子折腾他。

  “覃四儿,你缩头乌龟吗?怎么不敢出来了,你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去哪里了?”

  “你给我出来。”高山怒红了一双眼。“覃四儿,你听到没有,我叫你出来。”

  高山使劲的捶打着车窗。“你有胆子追上来,怎么没胆子出来见我。”

  覃四儿坐在驾驶室里,望着窗外愤怒的高山,心里乐开了花。心里暗自腹诽: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问三不问四的,打了人撒腿就跑,你倒是长本事了。

  高山气绝,倏地松了手,一张脸狰狞不堪,一双眸子嗜血般,红彤彤的盯着车内的覃四儿。他退后几步,一脚踢向了车门,他怕他震怒之下一脚踢在车窗玻璃上伤了她。

  他站在车门前,手指点地,怒吼:“覃四儿,你出来,在这里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你究竟想要我怎样?”

  终于,驾驶室的女人松开了安全带,开了车门,车锁松开的声音刚传了出来,车门就被高山拉开了,覃四儿几乎是被高山拽出驾驶室的。

  高山将覃四儿狠狠的抵在车门上,双手围困着她,双腿坚硬如石头般狠狠的抵着她。见她不语,高山一掌扣住她的下巴。

  “覃四儿,你是不是疯了?”力道过猛,一股钻心的痛,顿时间让覃四儿皱起了眉头。

  覃四儿目不转睛的盯着高山,心里掀起了千层浪。她知道她今天是把这个男人给惹怒了,气得炸毛了。

  她何德何能能遇上这样一个男人。她隐去了她一切的踪迹,一个人踏上双湖的路,她只是想要来看看她妈妈心心念念般想着的天堂,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追来了,在没有任何的线索下,他竟然找到了她。她在一路追赶他的路上,她就明白了,这个男人爱上她了,因为她只在雪山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提起过一次,她的目的地是双湖,他竟然凭借着她一句话就找来了。

  高山见她不语,只是盯着她看,恼羞成怒了:“覃四儿,你他妈的,今天就在这里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荒原的风,强劲而又猛烈,覃四儿被风吹迷了眼。

  高山心猛地一颤,毫无预警的低头向她靠了过去,双手捧着她的脑袋,狠狠地吻了过去。

  高山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啃咬着她,不留给她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

  “高山,你咬痛我了。”覃四儿憋着一口气,从鼻腔里憋出一句不完整的话来。“混蛋……你想闷死我……”

  “你还知道痛?”高山带着惩罚的意味,疯狂的撕扯着她的唇。

  “混蛋。”覃四儿嘴唇被他咬破,一股血腥味灌入彼此的口里。

  “要是你知道痛,你就不会一声不响的消失了。要是你知道痛,你就不会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了。”高山狠狠的捧着她的脸,看着她那张淡漠的脸,怒从心来,猛地低头狠咬了她一口,顿时间雪白的颈项上面留下两排牙齿印。

  “高山,你属狗的吗?”

  “覃四儿,要痛,我们就一起痛吧。”高山狠狠的撕扯她,她干裂的唇硬生生的被她扯裂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珠冒了出来,高山卷着唇舌一点一点给她吮吸干净。

  血腥味,刺激了覃四儿心底那些反叛因子,她开始回击,她抱着他的颈子,跳到他的身上,双腿缠着他的腰,覃四儿动作过猛,高山被他绊倒在地,两人倒地,不停的在地上翻滚,谁也不肯退步,谁也不可服输。高山强势的将她压倒在地,狠狠的撅住她的渗血的唇,不给她丝毫逃跑的机会。

  直到高山的手指突然摸到一股黏稠,他猛地睁开眼睛,定睛一看,是血,他的理智一下子回笼,双手捧着她的脑袋,翻过去覆过来检查一翻,直到确定血是从他自己的后脑勺渗出来的,他心里悬着的石头才着了地。他支起手臂,手捧着她的脑袋,额头紧贴着她的额头,定定的看了看她。

  他该拿她怎么办?

  他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头,然后干裂的嘴唇重新又覆上她的唇,这次不同于刚才那般带着惩罚的意味,只是细细的吮吸。

  久久之后,他松开了她,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