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6 对不起是我把你给弄丢了

麻辣娇俏妻 Aemon 2836 2017.07.19 13:00

  旺堆活佛带着多嘎下山给牧民看病去了,高山去找了布杰说给佛主贴金事情,待一切妥当之后,高山等不及贴金,就辞别了布杰和小尼玛下山了。

  此行,他是带着对他外公的浓浓的歉意和深深的爱意下山的。

  他陡然发现他这些年活成了一个混蛋,活成了一个带着面具过活的混蛋。鲁迅说过: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接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

  这些年随着外公年事已高,他渐渐的原谅了他的外公,可那些长在他心里伤痕和痛,常年长在阴暗的角落里,不见天日,太阳照射不到,月光光顾不了,成了他无法言说的痛。可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成了一个可笑的笑话。那些泛黄的照片成了一道光,照亮了他心中的黑暗。

  接下来,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些照片需要他解密,当年的车祸需要他重新调查,失踪的妹妹还需要他去寻找,还有……还有那个闯入他生命的女人,他要陪她一起慢慢变老。

  于是,返程的路,轻快了不少,经过了两天的翻山越岭,他终于到了公路边上,这条路不是朝圣神山的主要的路线,所以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都不多,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他在路上徒步行走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一辆车经过,此时的他有些沮丧,也有些着急。

  帐篷干粮都随身带着,再住一晚上不成问题,可是他想念覃四儿了,非常非常的想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同样也在想念着他。已经四五天没有她的消息了,他的手机没电了,他没有办法联系上她。

  走着走着,突然远处扬起一条扬尘,紧接着在他的视线内出现一辆越野车,他兴奋的跳了起来,立马冲向土路中间,挥手拦车。

  越野车越来越近,车还没有挺稳,车里的人就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脸兴奋的叫道:“高山,你怎么在这里?你女人覃四儿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原来是周末和李翔两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江湖兄弟江湖见!

  车在他身边陡然停下,高山见了两人,立马乐了。“周末,李翔,你们不是去冈仁波齐了吗,怎么到阿尼玛卿山来了?”

  “那边磕长头的人太多,所以半路折返了。”周末和李翔下车来,帮他把东西搬到后座,高山掏出烟盒,一人递了一支烟,就着火苗一起点了。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周末好奇,带着探寻的眸子盯着高山:“怎就你一个人,覃四儿人呢?那妞跑了?”

  高山哈哈一笑。“她能跑哪里去,即便跑到天涯海角我都给她逮回来。”

  “覃四儿就是有那本事,让人心甘情愿的追她到天涯海角。”周末感叹,丝毫不在高山面前遮掩他的仰慕之情。

  “可惜你生不逢时!”李翔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高山无声的笑着,不言不语。

  “你们不是去看冰川了吗,怎么又到这里来了?”李翔好奇的问着。

  “去的路上她高反生病了,我们就去了拉萨给她看病,后来又来了阿尼玛卿山,路上我们又救了一个孩子,因为我要到雪山来拜访一位活佛,担心她高反,又担心孩子,所以将她和孩子留在下大武乡。”

  “还救了一个孩子?”周末瞪圆了一双眼睛。“你们这趟旅行还真是有意义。”

  高山没有回答,这趟旅行,相必他和她永生难忘吧。

  “对了,我手机没电了,把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四五天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了,他一脸的兴奋。

  周末掏出手机给他,他立马拨了出去,可是电话那端久久没有人接听。他联系的拨了几次,仍旧没有人接听,高山蹙眉不语。

  “怎么,她没有接电话?”周末瞧了瞧他的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当初留了电话,会不会见到我的号码,所以不接?”

  “这女人做得出这种事情来。”高山苦笑一下。

  “上车,继续打。”三个男人解了烟瘾,立马上了路。

  高山又打了两个电话,可覃四儿还是没有接,于是他给她编辑了一条短信,消息显示成功了,可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那边还是没有反应。顿时间高山有些起疑了,心里有些不安了。

  “你给他发的什么消息,她会不会以为是周末诳她?”李翔看着后镜中高山一脸的担忧,立马打圆场。

  “不会。”高山斩钉截铁的否定了。因为他发送的消息是:四儿,我见到了活佛,活佛转交了一些东西给我,返程路上巧遇到在双湖结交的两个朋友,搭他们的车回乡里,手机没电了,见消息回电。

  他给发的短信,只有她一个人明白,也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所以,他明白,她出事了。

  “这个点是饭点,会不会吃饭的地方太闹没听见,又或者手机没带身上。”周末也转过身子,安慰他。

  他们本来住民宿,为了安全起见,所以才托了警察帮忙,给她们换到了乡里的招待所,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晚上不要出门,也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再说了,那群拐卖儿童的混蛋,她是见识过的,她不可能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高山继续打,可是手机仍旧通了没有人接。

  于是高山拔打了警察局的电话,那边立马传来一阵好奇的追问:“三天前,你不是把覃小姐接走了吗?”

  “你说什么?”高山的嗓音立马拔高了几十分贝,惊吓到了前面的两人。

  “你他妈的再说一下,谁把她接走了?”

  电话那端的警察被他怒吼了一声,声音顿时小了下去。立马把那天的的事情给他重复说了一遍。

  高山心急如焚,扔了手机在座椅上,双手蒙着脸,脑海一片空白,毫无头绪。

  “怎么了?”周末见他情绪失控,立马涌上一股不详的念头。

  “她失踪了。”高山的声线有些颤抖,不由自主的发颤,让前面两个大男人一下子神经也紧绷了起来。高速行驶的车戛然而止,因为惯性三人往前耸了出去。

  高山开了车,冲了出去,一掌狠狠的锤在了车上,顿时间,车门凹了下去。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你再打听打听。”李翔和周末也下车来,不可置信。

  “我给派出所打电话,那人说三天有人将她接走了,说是我安排了车将他们接走的。”

  “她覃四儿也跟着走了?”周末诧异,不可置信:“那不是她覃四儿的作风啊,明知道不是你还要跟人走?难道是熟人?”

  “她一定是出事了,她一定是出事了。”高山情绪有些激动,脑子一团浆糊,无法冷静思考。

  “明知道有危险,我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乡里。”

  高山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吓得周末和李翔冲了过去,紧紧的抱着他,防止他继续自虐。

  “高山,你这是做什么?”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我要到哪里去找她?”高山额头鼓着青筋,一脸铁青,他抓着手机,一直拨覃四儿的电话,一直拨,一直拨,可等待他的永远是冷冰的语音提示,直到周末的手机自动关机。

  他双拳紧握,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四儿,你现在哪里,还安全吗,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四儿,你听到我在呼唤你吗?

  四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下。

  对不起,四儿,是我把你弄丢了。

  四儿,你一定要好好的,四儿,我的四儿,我求你,你一定要好好的,否则我不会原谅自己的。

  “高山,你冷静想一想,谁会冒充你。”

  周末试图给他分析。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他早就该想到的。

  他千算万算百密一疏,竟然算掉了一环,那些人是组织有纪律的犯罪团伙,怎么能轻易放掉多吉。他敢肯定,四儿是被他们绑走了。

  他现在只希望覃四儿不会落在那群藏人的手上,如果是落在江云身边那男人手上,她就不会吃亏。

  “谁?”周末和李翔对视了一眼。

  “那群拐卖孩子的人贩子。”高山的话,让两人大惊失色。

  “赶快报警,继续赶路。”周末将高山拽上车,立马上了路。

  一路上高山面沉着一张脸,眼神有些阴鸷,布满红血丝,他不言不语,陷入沉思,周末和李翔试图开导他,他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知道他在思考,也就没有打扰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