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重归飞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昔日恩仇今再续

网游之重归飞飞 苏芮笑笑 4312 2017.01.05 11:10

  情义战家族,前身是老飞飞的一个联盟组织,作为与风雨同行并立的两大联盟之一,再战新飞飞有了明显的优势。据统计,目前情义战家族和风雨同行家族中,虽然只有一千人满额玩家,但是还有超过两万个玩家的替补!

  毫无疑问,这部分玩家无论是对于新飞飞的情怀还是对飞飞的机制理解,都远超过其他游戏转战过来的玩家。

  前期稀有装备便是代表一个家族的核心力量,也意味着可以更多的占有资源。

  叶零寂很快就恍然大悟,原来风雨同行五六十个人全身稀有装备并不完全是让其他先行玩家刷副本得到的,而是……恶意PK!

  “脑子还是有点转不过来弯。”叶零寂郁闷的锤锤头,新游戏更新的众多内容里有一条就是玩家死后会掉10%-20%当前等级的经验!同时有概率掉落身上、包里的材料、装备!

  近乎严苛的惩罚,让老飞飞那种人海战术炮灰无脑送的方法得以根除。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选择职业,也只能使用一个帐号,谁会不珍惜自己的等级、装备呢?

  “情义那群狗杂种!草,柳青你个贱人!你脑袋上怎么那么绿,又带绿帽子啊?”底下本来跟军旗、月芽儿打的虎虎生威的骑士立刻一个扭身脱离战场,愤怒的看着落下来的三十多人。

  “呵呵,风雨龟。”带头的俊美男子也不争辩,嘲讽了一句,手一挥,斜刺里就冲出来俩祭祀,对着骑士就要打灌气标记。

  “洁净!洁净!”这骑士一看这架势也慌了,一旦被祭祀打上标记,再用一个绝对领域就会把他拽过去,他这身上装备再好再突出也扛不住二三十人一波集火。

  骑士的身上立马绿光莹莹的闪烁跟朵花似的,后面四个牧师玩命的给他洁净。

  很快,两边人各种群攻技能、治疗技能就铺满了太古雪溶洞附近。

  叶零寂在队伍里打字:“悄悄的往后撤,我们插手不到了。”其他人心领神会,军旗罕见的对这种妥协没有任何情绪,立马脚下生云往天上飘去。

  事后叶零寂问过军旗,为什么他那么爱打架当时还那么果断选择了逃跑,军旗蔑视的看着他说,这不是逃跑,这叫战略转移!

  “月枫,那个小娘皮跑了!”刚刚带头的骑士旁边一个人提醒道。

  “哼,让他们跑,我就不信他们敢把材料在他们身上的消息说出去,回头再找他们算账。月枝儿月芽儿,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在铿锵玫瑰。”

  “铿锵玫瑰?他们不是情义的么?那这群狗日的跟踪我们干嘛?”另一个风雨家族的在队伍里惊问。

  “这群情义的,哼明显是凑巧赶来的,不然知道我们五十来个人,怎么可能带三十个人就过来了。”月枫冷笑,虽然他们被打个措手不及上来就挂掉两个,但毕竟还有五十多个人,而柳青过来的也只有三十人。

  “谁敢动我家族的姑娘,是爷们就站出来!”两边人正要交火时,一姑娘清亮的声音瞬间镇住了全场。

  众人望去,一个身材极好的姑娘从天上杀气腾腾的落了下来,一副修身的皮甲更是把身材显露的无比突出。这姑娘是刺客……

  一般很少有姑娘选刺客的,一方面在PVE过程中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怪物,模拟现实下刺客是需要贴身接触的,另一方面就是刺客的装备大多是露着小蛮腰,短短的皮裤,如果身材不是很好的姑娘……

  不过现在更多人注意到的是这姑娘饱满的山峰上一枚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玫瑰,这是族长才特有的勋章边框!

  铿锵玫瑰!族长!夜玫瑰!

  夜玫瑰在老飞飞里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锦标赛选手,虽然属于中立家族,但是其中有三个女土豪支撑着,也是颇为强力。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锦标赛选手,哪怕只是一个末游队伍,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仍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夜玫瑰,你什么意思?”月枫吸了一口气,冷声问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这是打算加入情义了?”

  夜玫瑰风风火火的一边冲一边答:“笑话,你刚杀了我们家族第一大骑士就说井水不犯河水了?你当我们铿锵玫瑰好欺负吗?”

  一刀!暴击!

  直接清空了一个半管血的弓手,不参杂任何技术因素的装备碾压实力!

  月枫脸一下就黑了,既然对方已经动手了,那么再退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风雨同行这个十几年的老牌联盟,也不是一只病猫!

  “挡住!群攻给我铺起来,牧师巫师吃波技能,其他人再上!”月枫在队伍里粗略的打字,同时拉开好友列表,选中一个名叫“大嘴河马”的玩家,“河马,太古325,365,情义那帮孙子玩阴的要团灭我们精英一团,铿锵玫瑰的头夜玫瑰那臭女人也过来了!快来,不然这次少说会丢几十件稀有装。”

  河马头像很快就跳动起来:“我们正好影坠刷完,马上过去。”

  月枫看到这个松了口气,虽然夜玫瑰也有二十多人,但两边人数现在也只是平衡而已,哪怕夜玫瑰是锦标赛级别的选手也不敢扛着密密麻麻的群攻冲上来,而月枫也适当的把自己这剩下的四十多人收缩起来,靠着雪溶洞口的大树进行反攻,这样极大的减少了受到的指向型技能。

  大嘴河马头像又跳动了一下:“我们的新盟友马上会先过去支援,你们一会儿配合一下。”

  新盟友?

  月枫摇摇头,新盟友能来是好,不过眼下对方已经开始突围了,更怒的是月枝儿月芽儿那个小队现在在树上一下一下的骚扰,其实这么远的距离,他们造成的伤害并不高,但是偏偏又不得不防,比如那个法师,总能恰到好处的打断关键技能,而且一不留神一个脆皮职业就残血了……

  “零度,我们在这也没用啊,要不走吧等流光姐来了去刷下一个副本。”月枝儿说道,她实在感觉不到什么存在感,最多给对方造成一点骚乱。

  “没关系不用等我,你们带月芽儿去也行。”流光在队伍里回道,现在她正飞速的飞过来。

  叶零寂笑道:“你们还以为这是老飞飞么,新飞飞这游戏模式死亡惩罚机制,很有可能养成一批新的衍生职业,比如说,专门冒死捡团战中掉落的装备。”

  月枝儿很快就反应过来:“你是说,这种类似拾荒捡垃圾的行为么,其他游戏里叫拾荒者。”

  “没错,拾荒,不要小看这中间的利益,刚刚我帮流光拿回来的装备可能也就几块钱,但是如果稀有级,一件就上千了,足以抵得上辛辛苦苦代练半个月的薪水了。”

  叶零寂对代练薪水还是很了解的。

  “而拾荒的惩罚其实只有掉经验而已,因为本身不可能穿着很好的装备去拾荒,另外根据掉率来算,基本是稳赚不亏的。”叶零寂继续算。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准备拾荒?”月枝儿问道,因为叶零寂刚刚在树上不停的骚扰下面风雨的人好像是有目的的试探攻击,并没有尝试针对某一个人。

  “嗯,只不过这个我们得靠月芽儿和流光的配合了。流光援护军旗,军旗会获得一次免伤机会,趁着这个机会下去捡东西,月芽儿退队提前打好灌气,等军旗快死的时候用绝对领域拉上来。”叶零寂把之前想好的方案安排着。

  “不行。”军旗突然插话道。

  “怎么了?”叶零寂问道。

  “抢人东西,这不好。”军旗沉默半天,说出一句话。

  “贫道不这么认为,游戏之产出均为共有,何为占有何为所有?既然可以爆出就说明这个东西只是暂存在他方,而我们只是拿来一用,他日若可定当奉还。”道法之说道。

  ……旁边的叶零寂们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歪理也太不要脸了,30级的稀有装备最多用到50级就被淘汰,那时候这些装备比白菜还不如,再还给人家又有什么用呢。

  终于知道孙悟空借金箍棒的道家思想了……

  军旗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叶零寂拍了拍他,“没事,如果真的不好意思,出了什么极品补给人家钱就行了。”

  军旗这才哦了一声,眉头顿开。旁边的叶零寂更内疚了……那么多人真出了极品谁知道是哪个人爆出来的。

  不过想要无损拾荒确实没有军旗很难做到。

  “我来了我来了。”流光很快也落到这颗树上,满脸兴奋,一点都没有刚被杀掉一级的可惜。

  叶零寂把装备给她,“怎么了,高兴个什么劲儿?”其他人也很好奇,这姑娘心真大,被杀了一次还乐颠颠的。

  “你们猜我来的时候看到谁了!至少七八个家族在往这边飞,有些半路还打起来了!刚刚我看到燃烬也过来了!比宣传片上还要帅!”流光非常激动。

  之前叶零寂就感觉出来了这姑娘虽然是女汉子的心,但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燃烬。燃烬在叶零寂看来是个花架子比较多的选手,而且偏向于走火法路线,火法是高输出高爆发,在他一身火法技能加成下更是爆炸性的伤害。但是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无法产生应有的法师控场效果。

  满满的缺点,偏偏长了一副妖孽的面容,让无数小姑娘们称为“飞飞老公”。再加上叶零寂消失后被称为“第一法师”,这就让叶零寂更不爽了……

  话说回来,燃烬的到来就意味着情义战家族开始发力,派出锦标赛选手参加这次野战,很有可能成为影响胜负的最后一块铁秤砣。

  “先不要上了,集合一波再一起冲,我们等一下燃烬。”柳青拍了拍衣服,组织了一下剩余的三十多人。

  经过刚才一番激烈的战斗,情义这边只剩三十多人,而风雨那边在两个家族轮番打击下居然还有二十多人,原因是风雨有一个牧师掌握了复活术!

  复活术在冷却好了就用情况下,确实能为团战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当然,经验该减少还减少,装备该掉落仍然会掉落。

  铿锵玫瑰倒是没什么死伤,大姐大夜玫瑰憋了一肚子火,这种群战上刺客根本发挥不了多少力,而迂回作战也需要找准对方落单的,而月枫明锐的采用了固守战术,很大程度上克制了刺客的偷袭。

  “我们等一下,把回回满,牧师把蓝给回满,马上河马带人过来。”月枫在队伍里说道。

  太古草原满打满算也没有多大,不超过一分钟,天上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片人,不停的可以看到有人坠落下来。

  情义战家族!燃烬!

  风雨同行家族!大嘴河马!

  还有霸世无双家族!傲视群雄家族!杨枝折柳家族!

  另一方有水墨丹青家族!长歌绕绕家族!逍遥行家族!

  虚拟现实技术下看不到玩家的角色名称,不知道里面有几个锦标赛选手。但是这些人胸口上的家族勋章倒是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这几个家族什么时候又搞成联盟了?”叶零寂在队伍里打字,他们几个人使劲往树上又爬了一层,躲在了浓浓的树荫里。

  “长歌绕绕也是姑娘为主的家族,所以和我们家族很合得来。水墨丹青和逍遥行以前是中立的家族,现在好像跟情义走的挺近的。霸世、傲视都是别的游戏过来的,大概是跟风雨他们一伙的吧。杨枝折柳还真不知道。”流光和月枝儿在铿锵玫瑰中也属于核心族员,对一些家族大事知道一些内情。

  “不管他们,这样我们就能拾到更好装备了,很好,很好。”叶零寂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喂!”月枝儿和流光表示非常不满,反而月芽儿非常高兴。

  “放心吧,铿锵玫瑰的装备捡到了还你们就是了。”叶零寂摆摆手“安慰”道。

  六个人很快就安静下来,道法之更是搞一个打坐的造型引来几人大笑。

  “老道,你在现实里真的是道士吗?”月芽儿对这个很是好奇,因为虚拟现实是把现实容貌也代入进来了,这老头就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有一副长长的胡子。

  “贫道自是本职道士,现在小韩山修道养心,奈何世道变化太快,求道问心之人太少,故闲来无事,在飞飞中打拼一番。”道法之苦笑,现在2020年了,越来越多的不会信这些神啊鬼啊之类的,而且不像佛家一样劝人捐献“香油钱”。

  “那你平时好像很少下线啊,还怎么吃饭呢,不需要去摘点什么种点什么吗?”月芽儿好奇。

  “网购呀。”道法之鄙视。

  众人尴尬,心目中的道士不都是一个个超脱物外、降妖伏魔的隐士么,眼前这老道真是太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