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妖器魂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祖师

妖器魂曲 叶印 2733 2017.04.21 19:45

  当三位阁主与石头快到白帽山顶部,接近冰雪端处,四位长老已在那等着了,石头这时有候有些后悔不多穿些身物,身体有些冷的发抖,本想吃粒御寒丹,但万一进去后更冷呢,先忍忍吧。

  四位长老也没有过多的交待,只是让石头上去后,查看下祖师的情况,是死是活就行了,给了石两面不大的旗面,红代表活着、白代表死亡,谁叫这祖师那么的任性,没在宗门留下他的命牌。只要石头确定了后,先向山下抛出对应的旗面,人再从山顶上跳下,长老们自然会有人接他安全落地。

  这个方案,石头怎么听都不靠谱,但他能反对吗?连师父都不出声,他又能说些什么。

  石头正想着怎么徒峭的顶部怎么能爬的上去时,就听到大长老在耳边问道:“准备好了吗?”

  石头点了点头:“好了!,但……大长老,我怎么上啊!”

  “好了就行。”说着,大长老揪着石头的衣物,在三位阁主目瞪口呆中,石头被大长老往山顶上抛了去,瞬间涟漪荡起,石头真的成功穿过了祖师所设的结界,四位老欢乎道:“成了,我们推测没错。”

  看着小九真的进了去,心中松了一口气,可姚天雄还是满脸担心,焦渊在他旁安慰的轻声一句:“听天由命吧!”

  石头,他也没想过会被这么粗暴的扔了上去,一头的发蒙,狂风撕得他肉痛,心想完了,恐惧的他在空中直喊:“啊……”不一会,自已好像穿过了什么,狂风瞬时没,还没来及过清醒,人就砸进了一色彩夺目的湖水中,浑身火辣。

  被水灌入了口中,石头呛吞了几口水后立时憋住了气,忍着身痛赶紧上水面上游去,幸好以前在七湾河抓鱼时学会了游泳过,要不然还真会呛憋死在这水中。浮上了水面,石边咳边深呼着气,过才发现眼前一片的水雾看让他难以看清四周,而且湖水暖暖的,刚吞下去的几口水如喝过的灵雾茶般,灵气透体说不出的清爽,浑身的酸痛也得到不小缓解。四下环顾,在左前方好像有房屋的影子,不管了,游过去再说。

  石头游埋头奋游,不知多久,脑袋突然撞到了一木桩上,砰的一声痛得石停下来直揉头。抬头望去,发才现是一高出湖水面些许的木平台,台上有一藤编的躺椅,躺卧着一名光着身子,穿着裤衩的老人,白发散乱正愕然的看着他,满脸的失望,喃喃自语:“还以为那帮混小子给老夫又送野味来给我改善伙食,前面几次挺好,怎么这次扔个臭小子进来了?”

  发现有人,石头顾不得头痛,高兴的问道:“请问,您老是祖师吗?”

  “祖师?什么祖师?这里没有祖师这个人。”老人家爱理不理的回道,让石头愣了。

  “哦,那老人家,请问这里还有他人吗?”石头又期望的问。

  “没有,这里三百年来就只有老夫一个,哪还来什么他人!”

  “啊!这么说,你是水一门的祖师了?”

  “哦,水一门啊,你是几代弟子?”

  “我是第三代弟子,叫刘青岩,小名叫石头!”

  “石头?都第三代了啊?那我在这里过了多久了?”老人家有些自言自问的说道

  “您老闭关已有两百多年了,祖师,我能不能先上去,在水里我已游的有些发软了。”石抓着木桩蹬水上浮,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现在感觉快要累坏了。

  “两百多年了啊?”感慨着,老人家又看着石头快萎了,起身走近蹲下随手一捞,就把石头放在了木平台上,口里说道:“还石头呢,怎么弱成这个样子。”

  石头躺在那里深呼着气,无力的道:“祖师,我是人,不是真的石头。”

  “臭小子,我当然知道你是人,我是问你,你怎么一点修为都没有,而且灵根还这么惨不忍睹。”

  “哦,呵呵……我的灵根确实不怎么好,刚拜入水一门两个多月,没有修为,所以才让长老们送我进来寻找祖师您的。”躺在木平台上的石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哦,那帮混小子终于开窍了,都这么久了,这才发现我这结界的弱点。难怪这段时间有些小动物进来,还以为是他们懂得孝敬了呢,给我送来野味,原来是试验啊,真没劲!他们让你进来作什么啊?”

  石头有些缓过气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老人,散乱白发,满脸皱纹,光身裤衩,干瘪的身子,背微驼,毫无想象中的祖师气质,就一正常不过的糟老头,让石头莫名的有些失望,听到问话:“啊?哦,长老们让我进来看望您的情况,说是…….说是…….”

  “是不是看我死了没有啊?”

  “不是,不是,只是…….”

  “好了,你也不要为他们辩解什么了,他们是什么德性,我还不了解,枉费我当年收了他们当徒弟,不过,哎!也怪不了他们。那帮混小子……有没有跟你说起我叫什么名字?”说着,老人家希冀的看着石头。

  石头莫名摇了摇头,得到了回应,老人家突然间沉默,一会后又哈哈大笑,对着天直骂:“贼老天,我周卫到底是作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什么狗屁天书,什么狗屁的因果道,什么狗屁人族守护者,通通都是狗屁,既然选择了我,为什么还要世人遗忘我,为什么……啊!”老人家努气冲天叫骂,最后却痴傻了一样,口中不停的说着为什么,慢慢的走向了前方老旧木屋去。

  老人家的突然叫骂,惊呆了石头,摸不着头脑,看着走了的老人,散发着浑身的悲凉气息,石头站了起来伸了伸手想叫住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害得石头是直抓脑袋,这是什么情况?想不明白,我有说什么错了吗?没有啊,周卫?原来祖师叫周卫啊。

  这时石头才有看起了周围的情况,不大而开阔的湖面,湖水清澈,底部岩石长满着艳彩的苔藓,映亮了整个湖面,鱼群窜游,而湖水是温的,水气升起,凝雾轻罩,让整下湖面变得如幻,湖边四周多是未知名的野花,簇簇而生,而祖师住处是一高地,老旧的木屋,一条小木桥连接湖中的小平台,而木屋后有一小片低矮的杂乱树木,再往外就是高耸岩壁围起,些许藤蔓爬绕,但岩壁口沿上的冰雪让它们无法再往外,困在了这里头,抬头一片蓝洗的天空,自成一小世界。

  看着祖师走进了屋里,石头心想还好,师祖在这没有设什么暗器机关什么的,前面师父的猜测是多余了,算是拾回了一条命,可这祖师脑袋似乎有问题,石头从怀里拿出了两面红白旗,这要怎么汇报啊,是红旗?但这状态,要怎么才能说的明白,看着高耸的岩壁,石头头都大,小旗又怎么样才能丢的出去?不管了,先去看看祖师怎么样了。

  沿着小木桥向高处和木屋行走,石头心中祈祷,祖师你快点回清醒回来吧,不然我怎么回去复命啊,不一会,石头走进了木屋,一间修练室内祖师两眼无神的呆坐着,旁边还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这书房还真是有点乱啊,角落旧纸团到处的乱丢。

  石头小心的走进了修练室,蹲下来轻声叫唤道:“祖师,祖师,您还好吧?”

  最终,不管石头怎么换法叫,祖师都好像失了魂似的没反应,这可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先爬岩壁回去复命?可看着祖师这个样子,真有点像之前的母亲,要是走了,他一直不清醒,没吃东西,会不会饿死?石头于心不忍,加上现在浑身还有些痛,还爬不上那高耸的岩壁。算了,先照看祖师一段时间,他会不会清醒过来,再说了,我不是还要请教他怎么解决自身的灵根问题的吗?

  可是,不管石头怎么转木屋,就是没有厨房,米呢?菜呢?锅呢?石头愣了,什么都没有。看着屋内呆坐的祖师,心想他是怎么度过这两百多年的啊?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