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2011年之后的故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男女搭配

2011年之后的故事 代武达 5762 2017.09.14 09:05

  后来等我要回去的时候,其实还发生了几件再次积累工作经验的事情。当时因为我要回去了,罗阿姨和Y姐寻求我的意见,看看招来的这些员工是不是都能胜任他们的岗位,和具体了解一下他们的学习进展。我当时其实觉得他们学的都不错,因为我是手把手教的,很细致的指出了他们在操作和讲解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所以相对来说绝对不会有明显的不足。但是她们既然叫我评价一下,我当时就表示觉得对小玉这个员工的理解能力产生了质疑。有可能是他不太上心,也有可能是他来的稍晚跟不上节奏,反正相对来说感觉差一点。等我说完了这个观点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就是由于我这句话,让她俩很主观的认为小玉是可能要被淘汰的那个人了。当我听出罗阿姨可能会淘汰小玉的时候,我通过明确的表述,说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因为从做人的品格到平时学习的谦虚程度,我觉得只凭我说他接受的比较慢这一点就把人打死,有点对其不是太公平。后来通过事实证明,小玉就是因为来的相对晚所以感觉上手慢了那么一点,但是当大家定型之后,由于他有一点工作经验,所以相比较其他人还是很老成的一个。但是我也是那个时候告诫自己,当自己的观点足以影响一个人或者事物的走势之后一定不能即时的表达自己当前的观点,因为这很有可能只是自己片面的想法,但是这会影响其他人的判断。所以当有一定决策权的时候能否全面且客观的评价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就变得尤为的重要了,因为随性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

  第二件事是在我临走的时候,罗阿姨给了我1000块钱的零花钱。说因为现在还没有盈利,所以不是太好给你太多,等有了一定的收入之后肯定会再次表示对我这些天来的感谢。在我一再推让之后也是没有拧过她,最后还是收下了她给我的钱。其实我当时还是很为她省钱的,只要我自己出去吃饭都是自己花钱,但是她总是想着给我报销,意思就是别让我觉得她亏待了我。所以她打算给钱的时候我觉得特别过意不去,因为我知道其实她现在所处的境地并不是太好,能多让她减少点负担就让她少一点。但是在我要回去的时候,boss给我来了一个电话,主要是问一下我这边的情况,直接跟我说回去之后再给你发补助,说的是相当的大方。但是真的等我回去了,也就才给我发给了1000块钱。罗阿姨那边没有收入都给了我1000,你这边可是拿了罗阿姨小几百万的加盟费,结果就给了我1000块钱的辛苦钱,我在那边40天就休息了一天,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尽快的步入正轨,结果就这样的把我给打发了。等到我Y姐回来之后他又去考察了一次,发现确实那边管理的不错,已经比北京氛围要好了很多。这才借题发挥又公开开会表彰我和Y姐,再次给了我2000,Y姐5000的奖金。总之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对人极其的不公平,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主观意识和下放眼线的小报告去评价他的员工,像类似的事情其实都可以给他数上一个章节了,而其实更多的员工可能都是因为他表里不一的忽悠人而最终选择离职的。

  在新疆的这段日子里真是发生了好多的趣事,给每天紧凑的工作增加了很多的调味。首先从吃上面来说,因为我并不是太喜欢吃辣的,偶尔吃一次还行,天天吃就会觉得肠胃受不了。所以我一般上班的时候,只有周五晚上和周六可能会吃辣椒,平时基本都不碰,因为怕出现问题。但是新疆有个特点,貌似90%的菜都要放辣椒,能脱口而出不放辣椒的主食也就手抓饭和馕了。所以我当时中午吃饭就和罗阿姨说别那么麻烦,我吃个馕就行。然后罗阿姨就误认为我特别喜欢吃馕,顿顿都要给我买,说什么:“这顿不吃你留着平时当零食吃。”然后到后来就发展成了我一天必须吃两个馕的节奏了。整的我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敢再吃这个主食了,真有一种吃伤了的感觉。吃完馕,紧接着就是吃住的地方楼下的椒麻鸡。这个也是特别辣,之前吃我都是半份汤料就够了,后来觉得实在受不了,买的时候直接和老板要了两只鸡,都没要汤料,然后又嘱咐老板给另外一份多放点料。那天我先到的家,然后Y姐和罗阿姨才回来的,她俩看着我在那啃一只白鸡什么味道都没有,然后就开始各种嘲讽我,尤其是Y姐用那种非常不屑的口气说:“你弱爆了!”然后等到她吃她那份的时候,吃了一会又跟我说:“今天这个怎么那么咸呢?”我当时简直不可思议,竟然吃不出来辣味,就和她说:“知道你喜欢吃辣的,多让老板放了点作料。”然后她又是那个你弱爆了的口气开始嘲讽我半天。反正当时只要吃饭有辣椒,她是必然会主动出击开始对我冷嘲热讽,然后罗阿姨就看着我俩在那吵,直接跟我说:“没事你吃不了辣椒还有馕呢。”

  就吃饭的话其实在住的地方楼下还有个粥店,我也是对其印象深刻。当时他们店里有个酸奶草莓粥、凤梨西瓜粥,还有其他几种凉粥。吃过两次之后,我就跟他们的前台反应:“你们可以把凤梨西瓜的凤梨换成草莓,做个草莓西瓜粥(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搭配),反正价格也一样,做的时候也是往里面直接放水果。”起初他们还不是特别愿意,后来因为我经常去吃,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终于为我订制了这款搭配。之后只要赶上那个比较好说话的前台我一进门她就会把这个给我订制的搭配粥给写到菜单里,然后等着我点其他的配菜。

  在新疆吃饭真是吃的相当放心,而且基本上每天都会发生好玩的故事。再比如我当时在那赶上了一年一度的开斋节,他们和北京不一样,整个城市所有清真餐馆全部放假,根本就不营业,那三天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印象中是真的连续啃了三天的馕,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隆重的庆祝。然后就是我们仨有一天晚上去吃火锅自助,罗阿姨基本上没有胃口,Y姐也就一个标准80斤姑娘的饭量,还天天在我面前嚷嚷说自己要减肥,但是只要有辣椒比谁吃的也不少。但是就以吃自助来说,这两位全完把吃回来的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其实就论当时的实力而言如果是两个人去吃,有我在吃回来是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三个人的话,我真是用足了十成功力,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就开始狂拿海鲜吃。Y姐当时就问我:“你来新疆不吃牛羊肉吃那么多海鲜干什么?”我直接跟她解释到:“这边牛羊肉便宜,大沙漠的基本没有海鲜,相对价格较高,你俩都不吃,只有这样吃基本上保证能吃回来。”再之后的吃饭也是,当时可能是我俩思维都太跳跃了,只要一吃饭我俩就得各种相互鄙视,罗阿姨就在傍边一边乐着一边说:“你俩吃饭都快能拍个电视剧了。”足以证明在新疆的时候吃饭真是欢乐多多。

  我和Y姐的审美简直是完全的相反,我喜欢的款式,她全说low。有一天我们仨去楼下的商场闲逛,因为Y姐说她没鞋穿了。在家里她自己带来的鞋就有一排,然后她竟然说自己没鞋穿了。然后就是罗阿姨答应给她买一双,到了商场之后,难得我俩同时看中了一双鞋,说这个可能相对来说还好看点,然后售货员来一句,这双鞋没货了,当时简直崩溃。当时已经是在商场里逛了很久了,后来我直接放弃陪她俩继续逛鞋了,而是找了一个地方开始吃我们买好的晚饭。等我都吃饱了她俩才算是挑好了一双合适的鞋,我后来看了好几天都觉得特别别扭。

  我在新疆其实也可以说是非常的倒霉,多少年不遇的一个酷暑就被我赶上了。而且我去的时间段很尴尬,哈密瓜已经过季了,葡萄还没熟,具体记不清了可能是这两个水果反过来。总之是一个好吃的水果都没赶上。然后就是那个无法忍受的炎热,当时在哈密应该正午得有62℃,鸡蛋磕在地上就能直接熟。乌鲁木齐当时也得有43-45℃左右。更主要的是新疆的建筑没有办法挂空调,因为这边基本一年四季都用不上空调,所以在建楼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这一点。正常来讲,新疆的夏天太阳底下可能会感到热,但是在阴凉处是很凉快的。然后我们面临的就是全疆电风扇脱销,根本买不到,结果就是我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能用一把还是传销送的塑料扇子制造点凉风。一般晚上我睡觉从来不会起夜,但是在新疆的那40天,我晚上得起来两次用凉水擦一遍全身,并且热的得喝一瓶550ml的矿泉水。更离谱的是我刚到新疆就开始了酷热,但是离开新疆第二天就开始降温,也就是说最热的那段时间完全被我赶了一个满贯。然后因为特别的干燥,Y姐开始天天晚上敷面膜,然后还蛊惑我一起敷,我直接回绝她说:“我皮肤这么好,你还是自己留着慢慢用吧。”

  当时在上下班的时候我俩是没有迟到和早退这一说法的,真是特别爽。不过后来因为有员工了,所以早晚都是我或者罗阿姨去开门和锁门,所以相对来说反而还得早出晚归一些。但是不用我开门的时候和之前去采购一些账本的时候,我和Y姐一般都是走着去办公室的。当然路程也不算近,走着也得有半个多小时。当时她特别喜欢听李荣浩的歌,天天办公室都得一边整理账本一边拿音响公放,把我也给影响的满脑子都是李荣浩的调,然后就用路上的时间一边走一边听。实话实说当时Y姐是特别的罩着我的,路上还经常的请我喝小茗同学。我来新疆之前一次都没喝过,后来被她带的基本上只要想喝带味的饮料都会首选小茗同学,不知道她是不是托,引诱我去高消费。

  后来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个点感动了她,可能是我对她当时一点想法都没有吧,也可能她是标准白羊座的性格吧。由于她平时特别的懒,什么东西都不愿意多拿,就经常打发我去帮她买东西。更主要是她一直在信用卡套现,然后就那么放心的把信用卡给我并告诉我密码,让我去帮她处理这些,发展到后来储蓄卡的存钱取钱都是找我去帮她完成了,很长一段时间时间她银行卡的密码比我自己的记得都熟。然后就是那次非常尴尬的她和罗阿姨一起找我去电影院看电影,被我用非常奇葩的喜欢看枪版的理由给拒了。后来回北京有一次跟她出去找客户,回来的路上她又跟我提起了这事,我就突然发现不太对劲,当时我心里真是此起彼伏。发展到后来她有什么事出外勤都叫着我去,整的全公司都觉得我俩关系太不一般了。我后来大概用了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思前想后,终于把这件事算是用最顺利的方法给解决了。可能由于她又是白羊座的原因吧,真正平静下来倒也没用太多的时间。总之男女搭配确实效率很高,但是之后面临的问题还真是一个叫人头大的事情。

  我记得当时我们去天山玩的那次,在去的公路上,从车里看真是有一种天地一线的感觉,相当的壮观。到了景区里面,真是天蓝草绿就跟经典版的Windows桌面一模一样。我在这里也第一次见到了地鼠,整个一片草原各个角落都有地鼠打得洞,而地鼠也真的跟庙会玩的那个游戏似的,一会这个洞出来一会那个洞出来根本就抓不到。我们去的时候是我们仨加上罗阿姨的侄子一起,因为主要是让他来给我们当个司机。后来在上一个陡坡的时候由于车排量不够,没有成功爬上去,确实挺遗憾的,但是在我们休息准备下山的时候我学到了一个新词“勺子”。当时有另外一拨人,他们的车排量没有问题,可以直接开上去,他们应该是两个男生三个女生吧,具体的忘了,反正就是非常火热的青年男女。然后其中那个开车的男生,准备把车掉个头,为了在异性面前耍个帅,操作的特别迅速,其实他的操作也没什么厉害的,就是比较快而已。但是旁边的女生就开始尖叫,表示出了她们的崇拜,然后悲剧就发生了。其实那人要是好好的开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空间足够,但是由于操作过快倒车的时候没有刹住直接怼上了一辆小排量的汽车,车主就在旁边休息呢。然后罗阿姨的侄子直接表示这种行为就叫“勺子”。我们也没继续看热闹,直接就开车下山了。后来我和Y姐都回北京之后,聊天的时候Y姐和我说:“你走了之后,罗阿姨的侄子又来了几次,每次来都跟我这起腻,那天一起去玩,回来之后他也一直坐我旁边没完没了的说。”我也忘了当时怎么回复的她了,可能也就跟她嘚瑟了几句,表示说她为什么要拒绝人家的意思,不过我对她的这个路数是真不太清楚。当时我也深刻的体会到了“无所谓但友好”是一个多么可怕、且又有效的交流方式。

  在新疆的时候倒是没有觉得危险,虽说那些招来的小兄弟们给我讲了好多新疆的一些情况,我当时也是随便听听而已。后来因为怕被坑,我和他们一起去的二道桥的那个大巴扎买的纪念品。刚一下车,就发现确实安保很严格,因为在长安街上一般过节、开会都是停的武警的巡逻车,但是那里直接摆了一辆装甲车。而且在平时只要进出公共场所都需要安检,由于安检力度过大,所以一般在商场看到的保安基本上都是女性或者老人。我们的前台小姑娘和我说的就是:“在新疆我们的包里根本没有隐私,基本上都习以为常了,也不当回事了。”总之在新疆的40天基本上天天都有故事发生,真的感觉到了充实的生活。

  我在新疆最后的几天,北京发生大事了,传说中的“四人帮”开始组团欺负人。当时我们的前台应该是和Y姐打电话反映的具体情况,后来Y姐给我大概说了一下,应该是也没打算和我细说。但是我提出了一个质疑(现在已经忘了具体是什么问题了),然后她就爆豆了,开始跟我抱怨说那帮人怎么怎么的欺负人。她说完之后我确实觉得这帮小年轻简直有点太目中无人了,把学校里面才会有的那些不良帮派气息太自然的带到公司里面来了。

  当时应该是他们在北京举办一个既定的活动,那个活动的整体策划都是我去新疆前给他们整理好的,我都不了解boss吹了半天牛,怎么怎么有举办活动的经验,结果策划案还得由我一个技术人员来写,但是在他们执行的时候出了问题。应该是当时大胖开车去的现场然后把摄像机忘在了自己的车里,后来到了现场之后boss问起来了,大胖就解释说是前台没有给他,所以这次没有带。当时boss就非常的生气,回去之后,应该是废柴让前台去大胖车里拿摄像机,然后当boss回到了公司正好看见我们前台刚从大胖车里拿着摄像机回来,然后在废柴的掩护煽动下,这次事故的所有问题就全是前台造成的了。然后又在WL的忽悠下,boss就觉得我们前台简直太可恶了。然后我们前台非常委屈的找Y姐诉苦,才有了之后的她的爆豆。其实这事我们前台也应该有一定的责任,因为之前她就被WL黑过一次。那时我还没有来,应该是冬天的时候也是举办一次活动,当时是应该填了一个满意度调查表的文件。本来是由WL负责的,但是回到公司发现调查表没有了,boss当场就急了。因为WL是我们前台的直属领导,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给了我们前台,当时就是我们前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WL兜下了所有的责任。但是调查表还得找回来才行,后来还是Y姐又去的现场,结果发现调查表还在,最终核实责任是WL的,前台是被冤枉了的。当时boss已经放话WL不能留了,人品有问题,但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诉苦或是求情,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但是这次由于没有证据了,两边都是各执一词,不过由于大胖那边人多,且更重要,所以boss就开始给我们前台施压。本来前台是说马上就准备离职了,但是我劝她说再等等,我回去先看看情况,等Y姐也回来之后给她打抱不平,就这样前台一直等到了我回北京。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