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假天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硬闯西门府

假天子 远东海盗 3040 2017.04.21 20:03

  潘金莲看了李师师一眼,脸上掩不住的笑,“没啥事儿,没啥事儿,对了,我刚刚买了韭菜、虾仁,还有一块好肉,晚上咱们包饺子吃,咱们爷最喜欢吃三鲜饺子了。”

  不提武家这边四个女人忙忙活活准备包饺子的事。

  再说,那西门庆家这也边闹了起来。

  原来,吴月娘有个贴身的丫头**芹的,一直和李瓶儿不睦。

  这天上午,这个春芹他和府上的一个叫金钟的,眉清目秀的小厮在后园的假山后面胡混。

  那金钟为了讨春芹的欢心,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金头滴翠的银簪儿给了春芹,这春芹眼尖,一看这东西在李瓶儿头上戴过,这几日不见她戴了,马上起了疑心,不由得心生一计。

  和金钟胡混完了,她整理了衣衫来找吴月娘,那金钟给的那根簪子递给吴月娘看,问:“大奶奶,你看这是谁的东西?”

  吴月娘一看,笑道:“这是不李瓶儿的东西吗,怎么在你手上呀?”

  春芹别有深意地一笑,“大奶奶,这是那金钟送给我的。”

  吴月娘听了这话,心里一惊。

  原来,前几天李瓶儿找西门庆说自己的房里旧了,要西门庆支使人给重新刷一遍。

  西门庆就扔金钟还有几个家丁到李瓶儿的房里刷墙。

  那金钟眉清目秀,嘴甜舌滑,哄得李瓶儿十分开心,李瓶儿也跟她调笑了几句。

  一个家丁暗中把两人调笑的事儿说给西门庆听,西门庆十分生气,一时又没什么把柄,也就先忍了,一次在跟吴月娘房里过夜时把这事跟吴月娘说了,让她在暗中查看,一旦抓到两人有私的把柄,一定要好好教训那婬妇。

  今天见李瓶儿的这根值二两多两银子的簪子竟然在金钟的手里,马上想到两人一定是有私睛。

  傍晚时,西门庆从外面回来,吴月娘就把这事儿给西门庆说了。

  这西门庆这几日正为陈知府在武松的案子上迟迟不决,还接二连三敲自己的竹杠的事心里窝着火,一听这话,顿时炸了,先叫人把那金钟叫来,不由分说让人剥了衣服,先打板了二十几板子,把个金钟打得皮开肉绽,哭爹叫娘。

  西门庆越想越气,抢过一个家丁手中的板子狠狠地打了金钟一下,喝问“奴才,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那金钟被要了半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又不敢问,见西门庆问自己,马上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爷,奴才实在不知道犯了什么过错,请爷明示。”

  西门庆拿出那簪子来,又打了他一板子,问,“你这簪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金钟看了看,说:“是小的前几日在院子里扫院子时捡的。”

  西门庆恨恨地说:“你个狗奴才,还敢撒谎,为什么明人捡不到,就你能捡到,是不是哪个婬妇偷偷赏你的呀,说出来就饶了你!”

  金钟听这话吓得半死,连连磕头,“爷,并没有哪个赏我的,真的是扫院子时捡的。”

  旁边的春芹要故意栽赃李瓶儿,指着琴童说:“你还敢骗爷,不是你亲口说是六娘与你私会时,说你懂风情,耐力久,赏你的吗?”

  春芹这话字字插在西门庆的心上,西门庆心中暴怒,又让几个家丁拿皮鞭往死里抽。

  那琴童挨不过,只得说承认说是和李瓶儿私会时,李瓶儿赏的他。

  西门庆见琴童认了,马上让人去把李瓶儿也叫来按在厅上,和琴童对质。

  李瓶儿死也不承认,说这簪子是前几天丢了,不知丢到哪里,并不知道被琴童捡了。

  西门庆见她不承认,气往上撞,这些天心里窝着火全部冲了上来,叫人拿来家法没命地打李瓶儿。

  一会儿就把个李瓶儿打得血染衣衫,李瓶儿虽被打得遍体鳞伤,口中还是连连叫屈,死也不认。

  西门庆见她不认,打得更狠,一会儿的工夫就把李瓶儿打得昏死了过去。

  旁边的吴月娘见了,怕打出人命,上前拦住了西门庆,小声说:“官人,可别弄出人命来。”

  西门庆也打累了,扔了家法回了屋。

  吴月娘叫来几个婆子丫头把李瓶儿抬回屋,连夜叫来大夫给上药治伤,李瓶儿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李瓶儿的贴身丫鬟绣春吓得六神无主,想到李瓶儿现在只有李师师一个亲戚,于是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来来到武家找李师师拿主意。

  这时的武家,几个女人正在厨房里包饺子,满脸喜色的潘金莲系着蓝色碎白花布的围裙,象只快乐的喜鹊似的和李师师说笑着。

  武植一时没事,走了进去,想帮她们的忙,潘金莲用胯部撞了他一下,“你是爷,这种事情你不好做的,你去歇着吧,等一会儿就好了。”

  武植见潘金莲脸上沾了一点面粉,他指了指,笑着说:“你这婆娘,家里没有胭脂还是怎么的,怎么把面粉弄到脸上呀?”

  潘金莲嗔了他一眼,撒娇似的说:“那你还不把替我给抹下去?”说着把红朴朴的脸凑向西门庆。

  武植伸手轻轻地替她抹了去,李师师见了,心里酸酸的。

  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包了三锅盖的饺子,迎儿也把锅里的水烧开了,李师师和紫薇把一锅盖饺子慢慢地倒进锅里,李师师拿着一柄长勺轻轻地搅着。

  不一会儿的工夫,三鲜饺子的香味就飘得各屋都是,一家人都沉浸在温馨、欢乐的氛围中。

  潘金莲加了三遍凉水,饺子熟了,李师师忙盛了一碗送到武植的房里,让武植先吃,武植说等她和潘金莲一起来吃,并让李师师去拿一壶好酒来,要和她们俩好好喝一杯。

  一家人正热热闹闹地准备吃饺子,茗烟从外面跑进来说是西门庆家里来了个小摇头叫绣春的,来找李姑娘说有急事。

  李师师一听绣春这么晚来找她,知道一定是李瓶儿出了什么事,忙解下围裙,净了手出来见绣秀。

  绣春把李瓶儿让西门庆打了,现在生死难料,奄奄一息的事跟李师师说了一遍。

  李师师一听,顿时没了主意。

  她想马上去西门庆家看看李瓶儿怎么样了,可是这大晚上的,她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能去西门庆家呢?

  还有,在宋朝,男人的妾和仆人不差多少,就是被主人打死了,也不会有什么事,而且是人家自己的家事,她去也没什么借口。

  她正六神无主,不知该怎么办?武植出来了问出了什么事。

  李师师就马李瓶儿的事跟武植说了,并期盼地看着武植,希望他能带自己去西门庆家里看看。

  武植明白李师师的意思,但是他真的不想这么晚了去西门庆家,可是见李师师期盼的眼神,想了一下,说:“我去换件衣服,我和你一起去。”

  李师师听了这话眼泪差点流出来了,心中想着:自己总算有个可以终生依靠的靠山了。

  武植跟潘金莲说了李瓶儿的事,并说要和李师师一起去西门庆家看看。

  潘金莲看着武植,提醒道:“官人,不是我拦着你去,可是咱们家和西门庆家一向也没什么走动,这大晚上去,怎么说也得有个借口缘由,再说,你还带着师师去,你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不是让人落下口实吗?”

  武植想了想,“就说师师去串亲戚不行吗?”

  “人家师师和那李瓶儿是亲戚,你算什么人呀?”

  武植一挥手,“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让迎儿给绣春安排了房住下,又喊来岳飞套上马车,让李师师和紫薇坐上去,自己骑着赛风驹和岳飞一起直奔西门庆家。

  岳飞上去敲门,里面的门房开见问干什么。

  岳飞按武植提前吩咐好的说法,说是李师师要来看堂姐李瓶儿。

  门房有些不高兴,“大晚上串什么亲戚。”就要关门。

  武植上前一把推开门,带着李师师等人硬闯了进去。

  那门房见了,叫了几个家厅拿着棒子要打他们出去,岳飞三拳两脚把七八个家丁打得躺了一地。

  有人进去报了西门庆,西门庆本来要睡了,一听说武植带人硬闯自己家,还打了自己的家丁,气得火往上撞,冲了出来,见李师师像个小妾似的站在武植旁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武植吼道,“武大郎,你也太不把我西门庆放在眼里了,大半夜硬闯我府,还打我的人,你想干什么?”

  武植指了指李师师,“师师想来看看表姐,不行吗?”

  西门庆眼一横,“人家师师看堂姐关你个屁事?”

  这个问题,武植在来的时候已经有了答案,他把李师师把怀里一搂,笑着说:“我把师师收了房,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她一个女人家的,大晚上走夜路,我怎么能不跟着来?”

  一时把西门庆说得哑口无言,悻悻地说:“瓶儿睡了,明天再来吧。”

  李师师忙说:“我有件急事要跟堂姐说,不能等到明天的。”

  因为有武植给撑着腰,李师师也知道李瓶儿住在哪里,也不管西门庆同意不同意,径自带着紫薇走向李瓶儿房那边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