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超级打脸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是要了老羊的命了!

武侠之超级打脸系统 痴冬书亦 2124 2017.03.21 07:15

  “好了闲事不说了,咱说正事!”

  叶修文把闲嗑放在一边,起身还正了正身子,这才道:“生逢乱世,我叶修文虽然并非什么大英雄,但,......”

  “啪!”

  “不听!”金镶玉一拍桌子。

  “雾草,你总得让我把开场白念完吧?不然老子怎么装逼呀?”

  “你装个屁逼,赶紧的,跟老娘生孩子,否则猴子放在我这的东西,就免谈!”金镶玉一点不买账,她要得就是孩子,而不是什么狗屁大英雄。

  “嘿,这女人,真猴急,说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一点都没错,啧啧!......”叶修文,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呢?”金镶玉眼神犀利。

  “没,没说什么,我是在说啊?我是梦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我却给你找来了灵丹妙药!”

  叶修文将一盒药,往桌子上一拍,结果金镶玉连瞅都没瞅。

  “老娘要得是孩子,是孩子,你给我药有个蛋用?”

  金镶玉撒娇钻到叶修文的怀里,开始撕扯叶修文的束带。

  “是啊!这药对你是没有用,但对银河大哥,可是有着妙用呀?”

  叶修文一句话,金镶玉又将他的束带给系上了,一本正经的瞟了那一盒药一眼,忍不住抓在手里。

  “这上面写得什么啊?”

  “波斯文!”叶修文浅浅的回道。

  “屁,波斯文,老娘见过?”

  “波斯文那边的,......”叶修文又补充了一句,金镶玉这才没话说。

  “蜡烛?这是什么药?难道能让男人的小丁丁,再长出来?”

  “差不多吧?吃了这药,别说是缩阳入腹了,即便缩阳入胸,都能把他再弄出来!”

  “太好了!”

  金镶玉搂着叶修文就亲,但亲过一口,却突觉不对,把药往桌子上一丢道:“死蜡烛?你不是为了脱身,拿一盒假药,来骗我吧?”

  “嘿?你还真尖,拿这药,找头猪试试不就得了吗?”

  叶修文出了一个好主意,金镶玉拿着药,便开了后窗户,结果没找到猪,却找了一头老公羊。

  那老公羊,看着要有十多岁了,绝对是老羊了,牙齿都掉了十几颗。

  金镶玉拿出二十片,都塞到那老公羊的嘴里,然后两脚一点地,又飞了回来。

  老公羊,没什么变化,金镶玉便拉着叶修文道:“蜡烛?你这药,多少时间见效啊?”

  “我没吃过,大概五六分钟吧!”叶修文回的挺快。

  “你?你都没吃过?你就知道这药有效?”金镶玉点着叶修文的鼻子。

  “废话!老子又没有女人,吃这玩意干啥?再说老子也不需要!”

  “切!你该不会,还是一个雏吧?”金镶玉咧嘴、嗤笑,还十分鄙视的,向叶修文的挡下,扫了一眼。

  “好?老子的药,还不给你了呢!咱俩现在就干,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雄风!”

  叶修文当场就怒了,脱衣服就要干。

  “哎!哎!你来看,有反映了!”

  金镶玉又将脱了一个光膀子的叶修文,给抓了回来,两人趴在窗口看。

  但见这头老公羊,真是生猛,一开始还有些不自信,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母羊,不敢下手,在那转了足有十圈。

  但到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身子一挺,直接将那小母羊,自打羊圈里给顶了出去。

  “雾草!”

  这会,即便连叶修文都不淡定了,感觉这简直太生猛了,直接给干飞了。

  “不是?你给它吃了多少啊?”叶修文彻底的蒙蔽了。

  “才二十片啊!”

  “噗!”

  叶修文一捂嘴,人已经倒在地上了。

  “蜡烛?蜡烛?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什么?你是要了老羊的命了!”

  叶修文真觉得自己简直太罪过了,他一定要记录这最珍贵的时刻,甚至想要兑换一部照相机,将老羊最后的雄风,统统记录下来。

  不过系统却说了,就叶修文现在这个等级,还不能兑换电子物品。所以,他也只能用自己的眼睛,来记录了。

  但见那一头老羊已经发疯了,口里发出,咩咩的叫声,挨个小母羊狂顶,甚至连小公羊都不放过,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然后翻过栅栏,跑了!

  “雾草!”

  叶修文整个人都颓废了,双眼呆直,而那金镶玉,则更是眼冒金光。

  “蜡烛,你真好,竟然找到了,这么神奇药!”

  金镶玉又想猛猛的亲上叶修文一口,而结果叶修文则摆手道:“别再调戏老子了,老子也有些忍不住了!”

  “咯咯!要不我将那李亦双妹子,骗上来?”

  “能不能有点正事?不是老子说你,人生除了卧榻之上的那点追求以外,你总还要有点别的,......不过也是,你把她叫上来也行,但就怕人家不同意啊?......”叶修文犯愁,而且十分的犯愁。

  “我可以帮你下药!”

  金镶玉徒然面露狠色,还吓了叶修文一跳。

  于是这一刻,什么火气都没了。而且叶修文也想起来了,金镶玉原本就是开黑店的,说翻脸,就翻脸,自己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

  “拿来吧?”

  叶修文一伸手,而结果金镶玉也是一伸手。

  “怎么?”叶修文问道,还以为这个女人,变卦了呢!

  “药!那一盒,我都给老羊吃了,嘿嘿!......”

  金镶玉果然变脸很快,一转眼,又冲着叶修文开始媚笑上了。

  叶修文无奈,花了一点逼格,兑换了一纸壳箱子伟哥,差点没把金镶玉兴奋得抽了过去。

  “蜡烛?......”

  “先别蜡烛,老子要的东西呢?”

  “在我这呢!”

  金镶玉抓起床-上的枕头一撕,顿时一个花布的包裹,露了出来。

  “你就放这里?”叶修文都无语了,要早知道就放在这里,他也不用费这么大劲了。

  “咋?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就叫做灯下黑,越是摆在你眼前的东西,你越看不见!

  好了,这东西给你了,这包东西,就是老娘的了!”

  金镶玉将包裹丢给了叶修文,却又找了一个包袱皮,去包装伟哥的纸箱子,然后背着,就奔后窗户去了。

  “喂?你这就走啊?”叶修文随口问了一句。

  “是呀!麻烦你跟那帮小子说一声,就说老娘出去几天,多则三、两年,少则十七、八年,都没准啊!”

  “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