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凉州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说服劝解

凉州辞 子夜镇魂曲 4053 2017.04.21 20:05

  李延昭带着二三十名骑卒,正手握着刀剑,严阵以待地去每一顶帐篷之中搜查武器。

  方才己方骑卒迅速地封锁了两座营门,并且范司马带领的两百人直取营地中央大帐,正好将秃发部首领秃发复孤的家眷堵在其中,抓了个正着,营地之中不明所以的老弱族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从西平溃逃而回的残卒倒是有不少意图反抗,被发现苗头的范廷当场格杀了几个,场面便安定下来。

  此刻,秃发部的所有老弱妇孺都围坐在外面的篝火堆旁,神情惶恐不安。他们的身旁,便是手握武器四处巡视的广武军骑卒。这些骑卒虽然只行监视之事,对他们这些老弱妇孺并没有喝骂殴打等敌意举动,然而从这些年轻士卒的眼神之中,他们却只看到一种深深的戒备与敌意。一旁进每顶帐篷搜查的广武军骑卒,都时不时地从那些帐篷之中搜出刀枪弓箭,随即出帐堆放在大帐之外的一片空地上,转眼间就堆得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范廷持剑傲然立在那堆武器堆成的小山前,却不知在想着什么。不久,突然见李延昭从一顶帐篷之中拎着一名骑卒的后领,将他向自己这里拖行而来。

  范廷看着李延昭,却不知他要做什么。那名被他拎着后领拖行过来的骑卒,也踉跄着脚步,然而范廷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却满是不忿。

  李延昭拖过那名骑卒到得范廷面前,喝令其跪下,随即对着范廷抱拳下拜:“禀范司马,属下搜查各帐军器之时,见得此人偷拿帐中财物,故而将其拿下,特来请司马决断。”

  范廷听闻,眉头不由得紧紧拧了起来,那骑卒却正是他下属之一。他冷冷地盯着那名骑卒,直盯得那骑卒面有愧色,深深埋下头去。

  “邹复!此事可是属实?”范司马看了半晌,随即厉声喝问那骑卒道。

  那骑卒深深埋着脑袋,声若蚊呐般应到:“是,此事属实。”

  “按照军规,你该当何罪?”范廷听闻那骑卒言道此事属实,眼神已是慢慢变冷。

  地上跪着的邹复听闻范司马的喝问,身体已是如同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范司马饶命!小人不该起一时贪念,去拿财物。小人愿将财物退回,但求范司马饶小人一命!”那骑卒恐惧不已,跪行两步到得范司马脚下,痛哭道。

  一旁巡视警戒的骑卒也好,进帐搜查武器的骑卒也好,闻得动静,却都是向这边看来。跪在地上的邹复愈发恐惧,抬起头来,面上已是涕泪横流:“求范司马看在小人往日尚有军功的份上,饶得小人一命吧。小人平安回去,定给司马供上长生牌位,日夜供奉,香火不绝!”

  范司马神色却依然不为所动,别过头去喊道:“来人!”

  一旁李延昭见范司马发话,眼见竟是欲斩此人,连忙出言道:“司马大人且慢!”

  范廷回头,疑惑地看向李延昭。

  “此番出征在外,此人所犯并非临阵畏战脱逃这等军中不赦之罪。看其认罪态度尚且诚恳,又愿意归还盗窃的财物。不若便从轻发落,范司马以为何如?”

  饭厅闻言,点点头道:“理虽如此,然而其情可悯,其罪难恕。便将你这颗脑袋权且记下,此番便领二十军棍!如若下次再犯,定斩不饶!”

  跪在地上的邹复听闻,面上却已是一副轻松之色,随即对范廷李延昭二人连连叩首道:“多谢范司马!多谢李什长!”

  范廷随即挥挥手,将那邹复押下去,然后又对李延昭道:“我广武军中,恐无通晓胡语者。之前军中书吏且通晓些许,然而其人却是留在令居县城之中了。且令军士们找找营地之中那些胡人,其中恐怕是有通晓汉语者。不若借此良机,将邹复的处置告知此间众人,令其对我军放松敌意。”

  李延昭闻言,连忙拱手道:“司马大人高见。”随即便转身而去,去得篝火旁众胡人围坐之处,意欲找寻通晓汉语者了。

  “此间有无通晓汉语者?有的话站出来,我们军中司马有请!”

  李延昭绕着篝火走着,重复着这句话,并命自己手下众人去四处散布这句话,意欲求得胡人之中通晓汉语者。

  “有没有听得懂我等说话的?有的话起来随我去见我们司马,帮司马办一点小事,司马重重有赏!”曹建亦是走到一堆胡人老弱妇孺之中,高声喊道。

  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和茫然的眼神。曹建叹口气,看来又没有,于是转身准备走向另一处去询问,身后蓦然响起一声呼唤。

  “军爷慢着,老朽会说。”

  曹建又惊又喜,转过头去,却见一胡服裘帽的老者站起身来,对着他拱手为礼。

  曹建连忙上前握住老者的手:“老人家会说,便随我一同去见军中司马吧,请!”言毕搀着那名老者,引着他向大帐那边走去。

  李延昭呼喝间,却见曹建搀来了一名老者,心中会意,不过仍是出言问了一句:“这老人家,会讲我们的话?”

  “军爷见笑了,老朽早年常常去西平贩卖毛皮,倒也会一些汉话。”老者闻言笑道。

  “好好好,老人家快请。”李延昭边说着,边为两人引着路,直到大帐一旁。范司马见过这名老者,亦是大喜。

  “老朽前来,不知将军有何诉求,然老朽却是有一事,唐突相请,还望将军准予。”老者面目忐忑地望着面前这位顶盔贯甲的广武军将领,拱手为礼道。

  “老丈请讲。”范廷对着老者和颜悦色道。

  “老朽观将军属下,倒也是军纪严明,只是营地之中,众老弱妇孺深恐将军所部会加害于他们。于是心中惶恐不安,老朽此来,亦是欲求将军金口一诺,请将军约束部下,不要加害营地之中老弱妇孺,老朽便自会前去同大家说明。使大伙安心。”

  范廷闻言,郑重道:“此是自然。营中妇孺若是安分守己,不做那些危及我部下军士之事,本司马自会约束他们,不得侵犯营中诸人,请老丈宽心。事实上,我部士卒之中,有人方才借着搜索兵器之机,进帐中窃盗者。我已勒令其归还赃物,并罚了此人二十军棍。待会便要当着营地中众人之面示众。还请老丈将我等的善意传达给不明情况的众人。若大伙配合我军,我等定然秋毫无犯。”

  老者闻言,却是跪地向范司马叩头:“将军高义。老朽定然将将军的义举告知众人。”

  没过多久,营地中众多老弱妇孺便在范司马和那名老者的召集之下集合起来。范廷及李延昭放眼望去,此间营地之中的老弱妇孺,足有万人以上,他们集合在营地间,将大帐及周围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的。

  篝火前,便是那名偷窃财物的士卒邹复。此刻他俯卧在地上,身侧却是一个拿着长枪的军卒持枪肃立。此时出征在外,水火大棍那种器物却是不带的,于是军棍此刑只得拿未装枪头的一端枪杆来暂且替代了。

  “经查,军士邹复借搜查兵器之机,进得帐中窃盗平民财物,按律本当斩首。然部众出征在外,念及其功,权且从轻发落,着二十军棍。望诸军引以为戒。”范廷在大帐前持剑肃立,向周边的军士高声讲到此番示众的前因后果。那会讲汉语的老者便将他所言的话翻译成胡语,讲述给身后集合起来的一干老弱妇孺。

  一时间,听闻这消息的众老弱妇孺均是惊愕不已,众人四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止。

  随着枪杆重击在肉上的啪啪闷响。人群之中交头接耳的嗡嗡声却是逐渐减小,及至于后来,竟是鸦雀无声。众人看着场中那名挨军棍的兵卒,却渐渐地对面前这支秋毫无犯、军纪严明的军队生出些许敬佩之意来。

  二十军棍打完,邹复被两名士卒架了出去。想来这结结实实的二十军棍打完,邹复是得有半月光景无法骑马了。

  聚集的老弱妇孺看完执行军法的这一幕,心中俱是震撼。此时他们面前的这些持刀巡视的兵卒仿佛高大了起来,众人已经开始觉得他们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李延昭与范廷二人交换一下眼色,随即走到篝火旁,面向着场中集合起来的那万余胡人老弱妇孺。

  李延昭静静看着范廷,嘴唇翕动了两下,轻声道:“范司马,我来?”

  范廷微微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你来。”

  得到了范廷的首肯,李延昭随即清清嗓子,向前走了两步。

  李延昭首先双手抱拳,对着那集合起来的万余老弱妇孺长长一揖道:“我们广武军不请自来,使得大伙受到惊吓,为此,我向大家道个歉,赔个不是,还望大家能理解我们的苦衷,对我们不请自来的行为多多见谅!”

  那老者将李延昭的话翻译成胡语,不断地叽里呱啦对着那些集合起来的民众讲道。

  “想必大家家中的青壮男丁去做什么了,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李延昭环视众人,缓缓道。“也许大家的部族都遇到了困难。然而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去渡过难关,无异于饮鸩止渴啊!”

  老者将此话翻译出去,众老弱妇孺却都是面有惊色,一阵阵的议论纷纷又是频繁响起。

  “如今,姑臧的平叛大军不日可达。而你们部族之中的青壮组成的大军,已在湟水边上折损了不少,如今也只剩六千余众。而西平、广武、晋兴三郡守军,加之姑臧来援的平叛大军,何止数万之众?秃发复孤起兵反叛,一意孤行。致使众多大伙的亲人眷属无辜丧生。如今更是辎重尽失,军无余粮。大伙的亲属,此刻正在荒野之中挨饿受冻。然而秃发复孤依然为了他一人一家的荣辱。置部族中的青壮于绝地,置大伙的亲人生死于不顾。势必要陷部族于万劫不复之境地!望大家速速醒悟,此时悬崖勒马,尚且来得及!”

  老者听闻此话,亦是面色暗淡地将此话翻译给留守营地的众老弱妇孺。仿佛烧热的油锅里浇进了一瓢水,那些老弱妇孺沸腾起来。议论之声顿时不绝于耳。

  前排突然站起几个人,面色愤怒地冲着李延昭便用胡语叽里呱啦讲了一大通话。李延昭定睛看去,却正是那秃发复孤的家眷。李延昭不无怜惜地看了他们一眼。在他眼中,这家人基本上已经是死人了。

  “安静!请大伙安静!”李延昭不住地吼道。那老者也在一旁竭力吼了几句胡语,沸腾的人群才渐渐冷却了下来。

  “我恳请大伙协助我们,让你们的亲人悬崖勒马,不要再跟随着势必会灭亡的秃发复孤一意孤行,将自己以及部族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了!我向大家郑重承诺,只要大伙协助我们,使得此次叛乱得以解决,日后官府只诛首恶,胁从一概不问!”

  老者刚将此话翻译出来,前排那些秃发复孤的家眷便跳出来,竟意欲冲上前来厮打李延昭。旁边的一干军卒见状便上前将他们扭住。范廷铁青着脸看了一眼他们,大声喝令道:“押下去!”军卒们依言而行。将秃发复孤的家眷押到一旁的一顶帐篷之中,却只听得其中几个女子仍旧兀自挣扎着喝骂不休。

  “我等的时间不多了。秃发复孤下一步很可能将直取长宁县城。众位的亲人多半亦会随他前往。我等只欲带着大家前去长宁,在长宁城头呼唤尔等的亲人,劝其切莫再助纣为虐。倘若反戈一击,擒得首恶秃发复孤,则非但无过,反而有功!平叛之后,官府必定重重有赏!届时,立功之人,其家中定可生活无忧,饱食终日!”

  老者将此话翻译下去,下方又是沸腾起来,不少人纷纷出列而行,站到篝火旁,满怀期待地看着李延昭等。

  “他们都愿随将军去长宁,劝解自己亲人悬崖勒马,不再与官府为敌。”老者回身恭敬对李延昭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