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工欲善其事

太玄道君 翰跃 2502 2017.05.14 11:14

  将近黄昏,烟雨迷蒙,五峰江上泛来一只乌蓬,船首一青年剑客负手而立,他遥遥望着远天渐渐清晰的破败城墙影子,眸子平静悠远,袍袖轻摆,随波流飘荡,烟笼雾罩,如凭虚御空,容颜飘逸出尘,似神仙中人。

  舟船顺流直下,随着峰峦一一低矮下来,余泽县城终于历历在目,很快,前方出现了一个渡口。

  渡口边上,泊着七八只小船,渔火数盏,人影晃动,甚至还隐隐有呼喝传来,任苏看向渡口后面,那里杂乱散布着十数间棚屋,漆黑矮小,整个一片都似融入昏沉天际,他大声问道:“老丈,那边便是百斤村吧?”

  “没错。少侠是要找人吗?”

  船尾,老人头也没抬,笑声爽朗:“老汉在这江上跑了三四十年,岸边几个村镇倒也认识不少人。”

  任苏低声一笑,随即又道:“是要找一个叫王虎生的老人。”

  “原来是这老家伙啊,放心。”舟船离渡口越发近了,老人抬抬头,此时,他已辨得出渡口渔船上人影的大致轮廓,更能望见有几人拿眼瞧来,当即,他张大嗓门呼喝:“喂!对面的李家大小子,李大牙在不?”

  洪亮的声音响彻江面,对面一道略显矮壮的人影挥挥手,也大声回应着,“是胡老叔吗?阿爹回屋了。”

  “不在也行!我这边有个客人要找王虎生那老头,我跟那老家伙不对付,你帮我带他去吧。”

  两人喊着话,不知不觉,舟船便靠了岸,任苏向老人道过谢,在那矮壮汉子的带领下,找到了王虎生,聊了几句后,他单独离了百斤村,向南越过几座小山坡,没多久,见得前方茂密山林边上出现了一间狭小木屋。

  木屋很新,还散发着淡淡清香,里内透出些许烛光,任苏来到门前,轻轻一推,耳旁同时响起一把轻笑。

  “吴老弟,你倒来得不慢,我本以为还要等上一夜呢。”

  “性命攸关,自是收到书信便连夜赶了过来。”任苏苦笑着看向屋子正中,那里铺着一叠茅草,上面盘坐着个黄袍男子,粗眉大眼,看去陌生至极,但任苏从语气、神态乃至熟悉的浑厚气机中判定此人是秦昭无疑。

  之所以他在此,自然是与小书童一事有关。

  任苏虽在巨野城稳坐钓鱼台,每日收到的情报都会在夜里转交护院队长,再由他飞鸽传书给秦昭,让他前往相应地点打探,毕竟一名先天高手脚程之快远在马匹上,而且体内真气生生不息,耐力也要强上十倍百倍。

  五日前,任苏收到他书信,说已探明小书童位置,要动身去解救,不料三日后又一封书信把他给唤了来。

  秦昭摆摆手,“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当日我主动退去,只是感觉那林中有什么隐秘布置,怕惊动了翁成宫,到时应付不来对方人多,如今我也回白溪村取了一些东西,再加上有你相助,此事必定十拿九稳。”

  说着,他指了指屋角,只见一方平滑青石上放着一柄连鞘长剑,剑锷形如利齿细密展布,望之狰狞凶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剑原来打算离去时再赠与你,既然碰着了,现在给你也罢。”

  任苏微一凝眸,上前拔出长剑,眉头不由一挑,这剑通体黝黑,长不过三尺五,却有巴掌宽,比之扶风要重上一倍有余,两边剑脊虽略显厚实,往剑刃延展而出,却有种说不出的流畅与美感,再细细一端详,更似流转着一层黯淡光华,尤其是刃口处,有流波轻漾,划开两缕森冷闪烁,交汇在剑锋,聚作一点幽芒砭肤生寒。

  任苏再次将目光微抬,落在剑鄂正中镶着的圆形玉石,上面赫然刻着两个小号古篆,“斩鲨。”

  任苏轻轻念着,心中微动,牵下一缕发丝飘到剑刃前,微风一动,乌发立时断落,他点点头,振臂起剑一挥。呼啸声后,又甩了几个剑花,他一手端剑,一手自冷热难分的剑身抚过,由衷赞道:“确是一柄好剑!”

  扶风虽也锋锐,要说吹发即断、削铁如泥,还是差了一两个档次,更何况以他而今的力量,着实轻了点。

  秦昭点点头,“今夜还有些时间,你先适应下这剑,明日探过地形后,若月色不明,便当夜行动。”

  任苏听了,忙取下包袱,换下有些湿冷的衣物后,又用过干粮,一刻钟后,小屋中响起声声低沉剑吟。

  一夜转瞬即逝。

  次日清晨,在王姓老者家吃下几大碗鱼片粥,两人离了百斤村,与数里外的余泽城擦肩而过,向南步去。

  天际飘散着一片灰云,无形无迹,偶尔透出几束光芒,清风送爽,暖凉适宜,正是典型的五月天,任苏两人走过大道,见身边行人渐少,不约而同地开始加快步伐,过了两三刻钟,沿路山峰渐高,绿荫也浓密起来。

  两人都是习武有成的江湖高手,脚程不慢,虽没全力前行,一个多时辰下来,四十多里的路途到了尽头。

  这时,一座山谷出现在了两人前方,广有十数亩,绿树掩映间,阡陌隐隐,人声寥落,显然,里内藏着一个小山村。然而,秦昭的目光不在山谷上,他淡淡扫了一眼,忽然抬手一指,指向山谷左边的一座险峻山峰。

  这山峰高有三百丈,山势陡峭,多出露嶙峋山岩,突兀而起,直似断崖耸峙,互架天梯,天风孤寒极盛。

  沅州号称峰峦众多,却以低矮丘陵为主,似这峰般的高度与险恶还是不多见,也只有到这靠近邑州的莽莽山林才能轻易得见,任苏难得多看了几眼,方才将视线放在峰上约三十丈处,那里绿瓦红墙连环,若隐若现。

  “这便是秋水县肖家的山庄?”任苏问着,由于路上秦昭已简单说过情况,语气倒是肯定无误。

  余泽县位处沅州边界,实则已出了巨野郡,甚至不在白马门势力范围,若不是天狼门过往卷宗有记载,说那翁成宫二十数年前路径沅州时,收了名姓肖的弟子,秦昭也为此多留了个心眼,当真未必能沿迹寻到此处。

  “没错。”秦昭笑了笑,“不过,我感应中的‘乱炎掌’却不在那,而在旁边那座山峰之中。”

  听罢,任苏眉头微挑,神色有些惊疑不定,秦昭似看穿了他的想法,道:“‘乱炎掌’中留存有一式掌法,旁人一动,气机交感下,必定会激发这一掌,现在我感知到它气息不变,自然也没有故布疑阵的可能。”

  “原来如此。”任苏放下心,不再多问,他却不知此事并没有秦昭说得那么简单。

  秦昭除了在小书童身上留下“乱炎掌”,更是放了两张符咒,正是这一明一暗,才躲过了翁成宫的搜查。

  毕竟,任谁也想不到,他竟敢将一件神兵交托给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半大少年!

  又交谈了几句,两人登上谷外的一座高山,观摩着秦昭所说的那座叫回苍的高峰,此峰比前一座山峰要低些许,但险峻全不在前者之下,林深叶茂,还更胜数筹,一眼望去,只觉昏暗幽绿,寻不到半个能藏身之所。

  当然,通过“乱炎掌”,秦昭指着不远处半山腰一面突起石壁下的郁葱树林,直接点明这是小书童所在。

  两人又登上数座山峰,绕了一圈,差不多将回苍峰上下研究了个遍,方就近休息,默默等待夜色降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