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剑术预判

太玄道君 翰跃 2740 2017.06.14 11:21

  月影初升,曲山城中一片静谧,吴府厅前,寒芒急骤,荡起急促清脆爆鸣,直扬夜空,“这……”银袍仗剑,纵起寒芒如梭,剑影交错,星火激射,明照星眸,姿态肆意飞扬,吴父一时失神,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砰!

  江仲舒狠狠摔落在地,像他这般武艺娴熟的老江湖,也似愣住般,没有抓住时机,摆脱被踹飞的困局。

  “老爷,”小书童傲然扫了眼身旁一干惊容,嘿然一笑,小小迈了半步,轻声提醒道:“三老爷。”

  “哦?对!三弟!”

  吴父回过神来,略显慌乱,抬手便要指挥人上前扶起江仲舒,小书童嘴角一翘,再看向花圃,面色微变。

  场上,剑影方收,任苏双脚落地,虽逼退了赵秦,却没有乘胜追击,只是腰杆一挺,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这短暂的交击,看似赵秦吃了些许亏,实则赵秦每退一步,都隐约将剑上力道卸去一分,同时其身也会多积蓄分力道,冒然追击,怕是会迎来石破天惊的一击,更可怕的是,他这一退,与那舞空步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大成的步法!

  任苏看穿了这点玄虚,自不会傻傻送上门,他拉开架势,缓缓端平扶风,严阵以待,要以超绝剑术制敌。

  七八步外,赵秦体内积蓄力道悄然退去,他抬头见任苏神色沉静,不由眉头微蹙,发出声来,“吴晟?”

  “正是!”

  任苏正容答道,赵秦点点头,信步一迈,立时腾出一丈有余,再一迈,剑光暴涨,一招“扬鞭分鬃”,随着似有似无的啪嗒炸响,寒芒劲然如蛟龙舞,气流嘶啸,刮得任苏面门隐隐作痛,狂然扑咬而下,压迫感十足。

  “小心!这是崇山剑派的午马十二式,刚猛无铸,以快打快,千万不可轻易退让,否则会乱了阵……”

  江仲舒一把推开前来扶住的护院,棍棒怼地,一边扬声指点,一边作势要上前帮忙,岂料一直默不作声的十数名飞鱼行走身子齐齐一转,刀光晃动,同视线射来,刺得江仲舒眉眼一跳,不自禁拧起,又听得场上忽的叮叮乱响。

  “好剑术!”

  江仲舒目光一滞,却是任苏不知怎么破了“扬鞭分鬃”,赵秦随意一迈,跃到任苏左上方,又一剑劈下。

  任苏未卜先知般地抬脚一旋,整个人横移出去,顺手一剑,斜上撩去,叮的一声,火光一闪,赵秦身影接着散去,但任苏眉毛一扬,丹田内气一提,身子拔地又六七尺,他双手猛然一握,看也不看,呼啸着朝前斩出。

  当!

  一声沉重爆响,赵秦歪斜着向下坠,内气贯穿双腿,步法展开,踏到丈许外,便见任苏一个千斤坠落下。

  好一个滴水不漏的剑客。

  赵秦心下微沉,只见任苏脸上浮起笑容,拱拱手,朗声道:“赵兄,你此来是为贡品被劫一案,而在下恰好知道一点线索,不妨暂罢争斗,你我单独商谈片刻,如何?”这话一出,顿时无数视线刺来,火热灼人。

  赵秦面露犹疑,看了任苏一眼,有些陷入沉吟,这时,另一把浑厚的嗓音出其不意地响了起来。

  “姓吴的家伙,有话便在这里说清楚,遮遮掩掩的,想糊弄谁呢?”这是飞鱼行走中的一名黑肤青年,任苏瞥了瞥此人,淡声道:“吴某所言,非同小可,不便对外宣扬。”罢了,他复看向赵秦,他要说之事正是那晚在孤鸦寨听到的消息,背后甚至涉及五十多年前的魔教,若是传播出去,恐怕日后魔教报复,牵扯到吴家。

  这与他一直以来努力撇清吴晟肉壳纠葛的想法不符!

  “吴晟,”赵秦开口道,“你既说我是为贡品被劫一案而来,应知这是公务,焉有私下相授的道理?你若是担心泄露消息,可书写下来,由我飞信送往应天府,亦或随我等一同上应天府,到时我引你面见门中神捕(直使)。”

  “那我三叔如何处置?”任苏道。

  赵秦一笑,头微微摇动,蓦地,一身材稍小的飞鱼行走凑到跟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继而其话锋一转。

  “这样吧,吴晟,方才你与我尚未分出胜负,倘若你能打败我,我便给你一个机会,你我单独一谈。”

  任苏望了望那名飞鱼行走的背影,安然一颔首,赵秦长剑一摆,沉声道:“如此,小心了!”爆喝之中,赵秦出剑,一招“烈蹄披风”,瞬息跨过境,面容不清,一点寒芒先到,卷起疾风数道,暴烈如飞矢流星。

  任苏一脸波澜不惊,状似无动由衷,心眼剑术早已绽开,心中驻神,勘透气机变迁:溪成海,流溢循环。

  自从心眼剑术晋升到第二层,任苏几乎没有机会动手,此时催动,灵光辉映心头,不再是一方明暗密布的棋盘,更似一张时刻变幻的细密鱼网,不止强弱之分,更有编织鱼网的条条丝线呈现,流动变迁,模糊可见。

  这种模糊的流动展现心头,辅之以剑道赋予的超强直觉,间接地,任苏掌握了一个可怕的能力——预判!

  烈马疾蹄,来势汹汹,驱驰间节节暴涨,须臾又似要脱缰而出,长驱直入,然而,任苏哂然一笑,终究是力道还未圆满,焉能成摧枯拉朽之势?他右腕一抖,搅开重重剑影,环绕寒芒唰唰落下,直看得赵秦心一悸。

  “好眼力,好剑术!”

  赵秦第二次出口赞叹,神色已无开始的从容,剑势将达巅峰,近乎脱离掌控,一旦受阻,怕是会狠狠反震回来,最让他心惊的是,看破这刻破绽的“吴晟”,学武时间并不长,而且,还真能出手反击,完美捕捉到这一瞬间。要知道,破绽归破绽,这招“烈蹄披风”从前到后是完全处在加速爆发中,真正没有半点薄弱时刻!

  这实是他不知预判之能,并非任苏能捉到这一时机,而是提前出手,不过,这呼吸间的差距连他也没看出。

  赵秦心念起伏,应对却是一点不慢,任苏一重剑影刚刚飘落,他右臂飞快涌入第二股更深厚内气,借着外力弹压,前后两股内气相互影响,流转倏然一变,半空中,寒芒一颤,陡然爆散,金铁争鸣,点点火星飞射。

  重重剑影散落,赵秦抽身退去丈许,片刻不停,又抬脚一踏,贴近任苏身前,朴实无华地点出一剑。

  任苏顺着气机感应,飞剑挡下,脆响传开,赵秦面色不变,往左滑去,人已在任苏另一侧,剑光横斩出。

  叮!叮!叮!

  剑影漫空,披风翻卷,寒光与人影舞动,恰似花团锦簇,虽无杀招迭出的恢弘,反而更让场外众人动容。

  “晟儿……这、他!”吴母至今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听见吴父急呼,心忧独子才奔出厅来,不想外头上演了这一幕,这真是那个始终“长不大”的男孩吗?吴父静静握住妻子左手,轻轻拍了拍,心思也渐渐镇定。

  “吴安,”吴父平稳的声音中,透着丝颤抖,显是还未彻底平静,“你们,晟儿这一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书童垂下头,有些丧气:“少爷不准我说,说一切交给大护院解释。”这是任苏早早吩咐过的,他担心小书童说话不知深浅,透露出某些不该透露的东西,最后又牵涉到吴家,因此,便将这事全权交给护院队长。

  听罢,吴父双唇一抿,不再多言,这吴安来历奇妙,对自家儿子忠心耿耿,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一旁,江仲舒暗叹,目光闪动,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没有一定功底,怎么看得出其中的精彩之处?

  他日这侄儿名扬江湖,我这张老脸可没处放了,江仲舒心底泛苦,展眼扫了扫下方的飞鱼行走,果然,或多或少,脸上都带着震撼之色,也难怪,基础剑法牢牢压制五大宗的传承,剑术高超到这地步,能不吃惊吗?

  从这方面来说,能见证又一位江湖英杰,乃至传奇的崛起,未必不是旁人羡慕不来的机缘!更何况,还是自家子侄!

  江仲舒念头一转,精神振作之际,场上突爆开激越锵鸣,随之两道人影不约而同退后,所有人心头一紧。

  要决胜负了!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