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插旗战四帮(修)

太玄道君 翰跃 2361 2017.05.04 10:46

  “在下任苏,替家师传话,天狼山乃风水宝地,诸位无功无德,恐遭横祸,不如献与家师结个善缘!”

  锦衣青年,或者说任苏抬起手,晃动着漆黑剑柄,坦然自若地注视着略显痴肥的杜申明,看着他脸色由青变紫,眸中一丝哂笑一闪而过,旁人或许不知,他跟随秦昭近侧习武,秦昭又有心将诸事交托于他,他对秦昭底线也有些许了解,若仅像寻常江湖人搜寻翻找也罢,似如此大动干戈,无疑犯了秦昭逆鳞,自是雷霆天降。

  至于此人,位处一帮之主,地位是场上最高,武艺也最为精湛,为下来行事计,却是杀鸡儆猴的好靶子。

  沉默半晌,杜申明一咬牙,脸庞上的赘肉拧成一股,“前辈,晚辈及其余三帮上千帮众辛劳数月,此时撤出,损失还是小事,若是让江湖同道知晓了,非耻笑得抬不起头来,而且晚辈与搬山掌江前辈也有数面……”

  “大胆!”车辇中,人影霍然挺直,一声怒斥后,场上气氛一凝,接着,一把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任苏看着双袖隐隐颤动的杜申明,客气说道:“杜帮主,家师有言,你出言不逊,还请自掌脸面二十。”

  话音落下,像是石子掉入平静的湖面,人群骚动开来,尤其是杜申明身后数人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飞快蔓延,他们看着气得浑身发抖的杜申明,目中既有庆幸,也有一丝不安,而杜申明却很快平复下羞怒的心情,他梗着脖子,语气无半点起伏:“前辈,我自掌脸面无关紧要,可你堂堂先天高人欺负一个晚辈,传出去……”

  顿了顿,“怕是有些不妥,会遭人非议。”杜申明一气吐完,抬头凝视着车辇,恭敬中带着几分木然。

  “有点道理。”车辇内传来的回应令杜申明心中微松,他正欲张口再说,蓦然辇上帷幕狂舞,人影如游龙自其中纵出,呼啸一声,一只手掌已轻飘飘落在其右肩。杜申明眼前一暗,不见声响,肩膀软绵绵垂了下来。

  里内骨骼竟完全粉碎了!

  “你!”

  杜申明目眦欲裂,眼前人影却一闪不见,当即他怒然展眼,只见一对冷漠至极的眸子仿若从云端坠来,漆黑发亮,犹如一汪不见底的深潭,在盛阳下微澜炫目,却抹不去潭底的阴暗,以及深邃得可吞没万物的幽寒。

  杜申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视线尽头赫然有一袭明黄袍子,青玉蟒带,袍上绣着三鹤,头上则是玄武冠。

  五六十上下的老者两鬓斑白,但脸上温润有泽,颇有几分童颜鹤发的模样,若放在平时,也可称作得道高人,但,当如此打扮的秦昭漠然俯扫场上众人,却是说不出的邪魅,几乎无人不心底一颤,眨眼噤若寒蝉。

  邪道!邪道高人!

  蟒带形容狰狞,袍上三鹤争凶斗狠,毛羽尽张,头上玄武背生刺,一见秦昭打扮,杜申明心中恨意蔓延满溢,不是恨秦昭下手狠辣,喜怒无常,而是恨这不早不晚的时机,四帮势力遍及巨野郡,如今盘踞天狼,虽倾出半数实力,也不能全不理会郡中事务,因此,此地留下一位帮主居中调度,每半月轮换,眼下正是他当值。

  杜申明深深低下头,左拳紧握,想起屁股下的帮主之位,还有这十多年来得罪的仇家,脸色越发青黑。

  场上寂寂,人影颤颤,“三圣老祖”舒目缓缓看去,满意一笑:“很好。老祖面前就该这般恭敬才对。”

  杜申明听了,牙齿一咬,猛一抬头:“老祖,在下愿意献上天狼山,与老祖这般高人结一个善缘!”

  这话一出,又激起轩然大波,哄闹之中,杜申明身后数人脸上更是愤然无比,但一声冷斥如春雷炸起。

  “放肆!”秦昭大袖一挥,满是玩味的目光落在杜申明带着些许期待的脸庞,他老神在在地支着胳膊半躺下,眯了会眼,稍顷悠悠开口:“本老祖乃是堂堂的先天高人,岂会真欺负你们这群小辈!好徒儿,去吧。”

  “家师来时便言,在场四帮中人,只需战败我,这天狼山依旧任由尔等处置!”

  任苏抱剑横目行出,挺拔身姿,最后看向一脸征然的杜申明,朗朗声音清晰传遍全场,仿佛一巴掌狠狠掴在杜申明脸上,他脸色瞬息通红如血,却又转眼变得灰败,但没人关心,他身后十数人神色微微振奋,似有意动,但紧接着高处落下一道似有似无的淡漠目光,很快缩缩头,沉寂下去,半晌,才有一青袍中年大步迈出。

  “前辈所言非虚?”此人年约四十,两袖飘飘,颇有些文士气质,他越过杜申明来到人前,恭敬问道。

  “哦?难道你们不愿意?”秦昭话里透着几分愠怒,充分演绎着一个邪道高人的阴晴不定。

  “不,不!愿意!愿意!至少晚辈所在的白马门愿意!”

  青袍中年之后,数声应和先后响起,“我聚义堂也愿意!”“七牙帮同样!”“四海帮也没意见!”

  大势所趋,即使心中再有不甘,杜申明也只能忍辱答应一战,不过,想起方才自己犹豫片刻身后两人的异动,眸子也愈发阴沉起来,若非这两人仅是区区堂主,只要身份再高点,恐怕早就越俎代庖先替他应了下来。

  杜申明恼恨回头,阴鸷的目光径直落在罪魁祸首身上,冷冷喝道:“李奇!第一战,你上!”

  该死!就知道躲不过!

  李奇心里暗骂不已,嘴上却以最快的速度响亮应是,然后,硬着头皮,慢腾腾挪出人群,来到任苏面前。

  “四海帮内堂弟子,李奇,请任兄指教!”

  “请!”

  李奇和任苏相互抱拳行过礼,人群也已散开,两人稍稍拉开距离,但还没摆起架势,便被秦昭悠悠出声打断,“等等。”在一群人不解甚至有些变幻的目光下,秦昭懒洋洋一抬手,指向青袍中年,“你!”

  青袍中年作揖微微躬下身子,做出一副俯首聆听的姿态,秦昭这才嗯了声,手指一移,指向四帮众后方。

  “去!给老祖到那边取一杆旗帜来,在中间插上!”又指向李奇和任苏中间的空地。

  青袍中年依言行事,展开身法,高起高落,很快取来了旗帜,任苏不动神色地看着那面绘着简单马首的旗帜噗的一声插下,眉头不经意微微一拧,新规则?这可跟来时说的不一样……他心里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见旗帜插下,“三圣老祖”抖抖袍袖,大马金刀地坐起,晃晃头拍手笑道:“我这徒儿虽说还不成器,也终究是老祖我一手调教出来的,若是就这般直接面对面地较量,说出去恐怕他人笑话老祖我欺负你们。嗯,现在离正午还有约莫七刻,这样吧,到那时为止,但凡有人能从我徒儿手上夺得这旗帜,都算你们赢。”

  四帮众前排十数人目中露出些许鄙夷,腹诽不止,嘴上说的好听,有本事让我等上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