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江湖儿女多长情

太玄道君 翰跃 2501 2017.05.15 10:45

  回苍峰巅,几缕清光照壁,忽而轰隆一声,随着一抹人影疾掠下山,复又重归昏寂。

  夜幕低垂,幽林鬼影重重,秦昭展动身形,疾速赶向肖家宅院,他却是耽搁了些许时间——

  本来他早准备好了一件厉害秘宝,不过,前阵子他修为有了突破,故而先与翁成宫对攻了数百上千回合,见拿不下,方才使用秘宝决出胜负,再加上他又在此老洞府搜罗这一会,此刻,任苏几人已是等了好一阵子。

  赶蝉步法急催,秦昭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只见一缕清风穿林攀峰,未多时,肖家宅院已近在眼前。

  秦昭落下脚步,一眼便看到府前的狼藉景象,摇摇头,负手踏过门槛,更不由得哑然失笑,这陈师弟……

  咻!咻!咻!

  秦昭屈指连弹,三道指风似急实缓,先后击在地上三人人中,片刻后,几声呻吟,一老两少缓缓睁眼,见得身前一人居高俯视下来,忙翻身退后数步,神色戒备,秦昭淡淡一笑,等到三人紧张稍去,他淡然开口了。

  “翁成宫已死,想必你家主人也不会再为难我等,你们知道该如何做了吧?”

  秦昭不动声色地望着三人,一脸平和,他是见惯了自家这师弟甩手掌柜的性子,应对起来也熟稔无比。

  三人面面相觑,目中皆有骇然流露,稍后,那老仆颤颤上前,“大侠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们照办就是。”

  秦昭语气微松:“天色已晚,还望三位帮我们备好房间,嗯……”顿了顿,他抬头扫向厅堂,向着正看过来的任苏、小书童点点头,“五间即可。再帮忙准备几样小菜,温好酒,挑个好点的院落摆好。麻烦了。”

  听罢,三人散去,秦昭大步迈进厅堂,左右一顾,先是不自禁多看了洪斗九几眼,方对着小书童笑道。

  “你小子,没事吧!”

  小书童嘿嘿一笑,也不答话,神情带着几分得意,伸手将一套若玉石凝结的炎纹掌套递了过去。

  “看来你家少爷已经将事情跟你说过了吧。”秦昭收回乱炎掌,取笑道。小书童咧咧嘴,一副乐开了花的模样,任苏瞥了瞥他,有些无语,刚说完五行大丹那会还一脸煞白呢,这小子绝对天生缺心眼,记好不记坏。

  心里想着,他却是起身,趋步来到秦昭身前,问道:“秦大哥,那翁成宫如何了?”

  “已经解决了。”

  秦昭回道,竟带些感慨,继而看向依旧端坐的白衣剑客,笑道:“你和陈师弟应该都认识过了吧。”

  任苏应了声,声音有些发闷。秦昭自是了解自家师弟的脾性,一揭而过,道:“既然你把缘由都讲过了,也甚得我多费唇舌。”笑吟吟地看着小书童,“小安,我明日便打算离去,你愿不愿意跟我们去中洲?那里更有利于练气修仙。”主仆两齐齐一征,任苏张张嘴,他虽知秦昭早有心离去,却不想这一日来得这么突然。

  “吴老弟,你我皆是江湖儿女,风里来雨里去,何必做出这番情长情短的姿态。”

  秦昭一句话堵住了任苏,话落下,小书童撇撇嘴,“秦先生,你明明知道我离不开我家少爷的。”

  “你这家伙……”秦昭随手赏了小书童一个弹指,这倒把几人间离别的感伤冲淡了些许,他顺势问向一旁的洪斗九,“那么,小兄弟,你呢?是否愿随我等前去中洲?如果不愿,只要发誓不泄露我等行踪即可。”

  洪斗九脸色一变,露出复杂之色,翁成宫虽对其心怀不轨,毕竟待他甚厚,让他体验久未闻的人世温暖。

  与杀他的人一起去往他乡?

  “师兄!”这时,白衣剑客猛然睁眼,清寒的眸子满布杀意,在他看来,此子灵根资质优越,如今天狼门道统式微,哪能由得他自己做主,就算不愿也要绑去中洲,当真冥顽不灵的话,便直接斩杀当场,一绝后患。

  秦昭摆摆手,一声轻喝已然传出,“我愿意!”洪久斗一抬头,脸上只留坚决,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好!我先为你们两个小子测测灵根。”

  秦昭说着,一手搭上洪斗九肩膀,一缕真气渡出,真正测试灵根,倒是还得有一个专门的测灵盘,不过,若只是简单测试下灵根属性,倒不需要太麻烦,真气游转一圈,便能感应人体阴阳五行之变,断定灵根所属。

  小半炷香后,在小书童期盼的目光下,秦昭缓缓道,“土、木……火,三灵根,大概主灵根是木属性。”

  “木?木头……看起来没多大用啊……”

  小书童自言自语,秦昭也不去理他,在任苏旁边坐下,两人交谈不久,那老仆过来,道酒菜已经备好,于是,三个年轻人便在老仆的引导下,来到了一间偏院,至于小书童二人,被带到了客房,由得他们去折腾。

  这偏院也不大,简单栽了几棵花草,中间置了石桌石椅,还有旁边一座假山,便差不多占据了半数空间。

  此时,石桌上放了一烛台,白纱罩住,烛光满盈,三人落座,见桌上有四碟小菜,分别是花生米、炒豆芽、干牛肉、松花蛋,老仆为三人添上酒后,道:“小老儿在院外等候,若是酒菜不够,可随时呼唤。”

  说罢,其躬身退去。

  “人到老来,真是世情练达,智慧通透,可惜,吾辈习武,更求长生,却是身不由己。”

  秦昭又想起了翁成宫,此老前半生纵横江湖,侠义无双,声名遍传天下,奈何大道之争不容相让,一朝身灭,从此无闻,着实惋惜,他不觉间轻轻一叹,末了,大笑着端起酒杯,豪气干云:“来,先干了这一杯!”

  呼!

  一缕指风扫过酒杯上方,秦昭动作一滞,看向白衣剑客,他仰头饮尽杯中酒,又持著快速往四个小碟一点,吃过一遍,方淡漠颔首,示意无毒,秦昭洒然一笑:“许久不见,陈师弟你这性子倒是一点也不变。”

  秦昭为白衣剑客再度斟满酒水,他高高举杯,道:“来!祝我等技艺精进,俱能得尝心中所愿。”

  叮!

  酒杯釉质莹润,碰在一起,荡开青白光泽,三人又饮了五六杯后,白衣剑客起身,拱拱手,先行告辞。

  黑暗中,一抹白衣翩然远去,两人静静望着,直到彻底不见,秦昭方笑道:“当日师门大难,师长们驱散我等十几个精英弟子,一方往北,直去云州蛮境;一方往南,便在邑州之地躲藏。我探得小安下落,退去后,便发信找陈师弟帮忙,只是说过了缘由,师弟又不愿出手了,说想考验与你,回苍峰上却是一直跟随着你。”

  “原来如此。”任苏想起了那句“你很不错”,不由自我调笑道,“看来我是过关了。”

  秦昭道:“不过,既与陈师弟重聚,我也不愿空度时日,正巧老弟你也到了瓶颈,便决定事后告辞。”

  任苏默然,半晌后,他举杯笑道:“秦大哥,小弟我再次祝你,此去乘风破浪,再扬天狼威名!”

  “承老弟吉言!”秦昭笑声激荡夜空,“同样祝你武运鸿昌,破碎虚空,名震天下!”

  两人如此一来二去,饮完了这一壶酒,秦昭手一压,阻止了任苏唤来老仆添酒的想法,带着淡淡的怅惘,他开口说道,“我这一去,你我兄弟也不知何时能有再见之日,因此,这里有三件事得先与你交代清楚。”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