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治罪(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240 2017.09.11 09:30

  大堂外面的众多街管大惊失色,纷纷叫嚷起来,仗着人多势众大吼大叫地在大堂外头围成了一圈,一个个对殷河破口大骂,又或是疾言厉色地威胁,稍微有些头脑机灵些的还对他好言相劝说你赶快放了队长不然的话待会玄武卫大军赶到就谁都救不了你,你年纪轻轻的搞不好还要被乱刀分尸不值得,要不就放了队长吧,大家好好说话还是好朋友,就当今天说过的话没说过,做过的事没做过,岂不是皆大欢喜?

  能在街管这个位置上做事的人,几乎个个都是老油子事儿精,不然平日里那么多麻烦事情也没法处理清楚,所以一个个此番开口起来,真的是天花乱坠、声情并茂。

  不过说了半天,当殷河回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人都很有默契地站在大堂门口的门槛外头,一字排开,人多势众,但是没有一个人往里面多走一步。

  太精于世事人情,太油滑了,自然也就没了胆气,遇事便往后缩。大堂上那个看起来跟怪物也似的一个巨人站在那儿,谁会傻的第一个进去找死?

  反正站在门口人这么多,骂几句也不太可能出什么问题,真要为那个队长去拼命就不值得了。

  半空中挣扎的朱九石自然也看到了这诡异而尴尬的一幕,他胀红的脸上掠过一丝愤怒之色,蹬腿、掰手之余还似乎想对那些愤愤不平的人群大骂几句,无奈喉咙被赤熊握住,说话声音也发不出来或者说不清楚,只有一阵“咕噜噜”的含糊声音。

  “闭嘴!”

  大堂上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却是殷河听得烦了,对外头人群吼了一声。

  街管们猛地安静了一下,似乎吃了一惊,但随后勃然色变,又是一阵如潮水般的言辞叱骂、口沫横飞,看起来准备用口水淹死这两个家伙。

  殷河翻了个白眼,伸手对后头做了个手势,赤熊看到了便手上一松,朱九石顿时从半空中摔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随即双手捂住脖子,大声咳嗽起来,还不停地大口喘息着,看来是刚才憋得狠了。

  大堂外面的骂声顿了一下,随即又汹涌起来,大家纷纷指出殷河算你识相,现在迷途知返还算不晚,赶快把朱九石队长送出来然后自己认错认罚,最好再自己跑到后头牢房里把自己锁在里头大家就会放过你了云云。

  殷河摇了摇头,似乎对外头那一群人也是有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对赤熊说了一句,然后就向朱九石走去。

  赤熊闷哼一声,迈开大步几下走到了大堂门口,顿时只听一片惊呼声,原本气势汹汹斗志高昂的一大群街管们哗啦啦向后退开了两丈多远。

  过了片刻后,一群人远远地指着大堂又是破口大骂,说殷河你小子老是靠着这个没脑子的荒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自己出来老子跟你单挑;旁边有人接口说,单挑算什么老子让你一只手;又有人喊道,你敢出来吗老子让你双手双脚也照样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满脸是血,让你找不着路回家只能哭爹喊娘哈哈哈哈……

  众人正喷口水喷得起劲,突然间有人看到在那大堂上远远地看到殷河走到朱九石身边,却是在他身旁顿了下去,然后低声对他说了一些什么话。

  朱九石猛地抬头,面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样子,还对殷河反问了一句,似乎是想确认什么。

  殷河笑着对他点点头,然后干脆把手往朱九石肩头一搭,就这样搂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了起来,说了很久,说了很多话。

  朱九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是皱着眉头一直听着,同时神色越来越凝重严肃,似乎被殷河所说的话语震住了一般。

  大堂之外,所有围观的街管们都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渐渐的,原本高涨的热情的喝骂声开始低落下来,大家都睁大了眼睛望着大堂上,同时用尽了所有气力想去偷听每一点从大堂上传出来的微小的声音,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没有人能听到只言片语。

  大堂的门口处,赤熊像是一座小山般耸立在那里,威武霸气让人望而生畏,不敢靠前。隔了这么远,那边的殷河又故意压低了声音,自然是没人能听到了。

  到了后来,朱九石听着听着,脸上凝重之色居然也慢慢减退,取而代之的竟然有一点欣喜之意,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容出来。当他再转头看向殷河的时候,目光居然开始变得和善了。

  这突如其来的形势逆转,出乎了这座街管大宅里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大家都是面面相觑,心想,殷河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张嘴能说死活人说活死人的神怪?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招来了那么可怕的贵人对头,现在一番话就能让朱九石队长迷迷糊糊不追究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

  大堂之上,这段被人猜测不已的私密谈话已经进入了尾声,朱九石看起来又惊又喜又是担忧,压低了声音对殷河说道:“这、这样做真的不会出事吗?”

  殷河“哼”了一声,道:“你不信我的话?”

  朱九石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信,只是……”看他脸上神色犹豫,虽然口中否认,但显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殷河“嗯”了一声,道:“好吧,兹事体大,光凭我一张嘴说了这么多,也确实让人不能完全尽信,你有这种反应也是应该的。”

  朱九石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尴尬一笑,道:“没有没有,这个……哎,小殷啊,你知道我朱九石其实也就是挂虚名的队长,跟季家比起来,那就跟蝼蚁一样啊,他们伸出一只手指就将我碾碎了。你别怪我啊……”

  殷河对他微微一笑,道:“我不怪你,我证明给你看。”

  朱九石露出欣慰的笑容,点头道:“你不怪我就好了,咱们从长计议……呃,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证明来着?”

  殷河笑了笑,也没回答他的话,转身带着赤熊就走了。

  这一番动静和神色,与外头众人的预想完全不符,而朱九石从头到尾也再没有喝令众人围攻,大家一时之间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人离开。

  再转头看向朱九石那边时,只见这位队长重新坐回了那张座位上,面上似喜似忧,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偶尔会用手摸摸脖子,大概那边还是疼的,因为有好几道红印还印在脖颈肌肤上。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