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反转(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139 2017.08.31 09:30

  噩梦是如此的连绵不断,殷河竭力想要摆脱却始终无可奈何,于是他终于放弃了努力,听天由命。

  可是,当一切光芒突然消失,黑暗骤然降临,他仿佛听到了远方某个遥远的地方忽然传来奇异的声音,似呼唤,呼呐喊,又像是有人对着天地诵读着什么文字。

  那是什么地方,他隐隐有些感觉,却始终抓不住、想不起,他想睁眼去看,眼前却一片黑暗。

  时光好像停滞了下来,一切都安静了。

  他好像真的入睡了,好像这一场噩梦真的结束了。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阵失重,仿佛从高空坠落,然后就真的重重砸在地上,还发出了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大响,让他真实地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砸碎了一样。

  然后,就是一阵慌乱的惊呼叫喊声,纷乱的脚步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他慢慢地、吃力地睁开眼睛,发现有温热的鲜血从自己脸上流过,遮住了其中一只眼睛。

  而在他周围,正有许多人满面惊容地快步跑来,许多人在大喊着,而他的身子也迅速地被人抬起,七嘴八舌的声音全部向他耳朵中钻了进来,但是那些声音却好像都变成了没有意义的杂音。

  他的意识又开始沉了下去,但是在再次昏迷过去之前,殷河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用仅有的力气向着某个方向远远望去。

  那个神秘的地方,那个在他噩梦中突然出现的呼唤他的声音来源,虚无缥缈却又仿佛曾是那样的清晰。在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梦到的那个地方。

  那是神山。

  下一刻,他眼前一黑,再次昏迷了过去。

  ※※※

  接下来的日子里,殷河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昏迷中没什么意识,偶尔中间会短暂地清醒过来几次,都感觉自己似乎正被人抬着十分急切地赶路。

  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了一些杂乱的从他身边经过的一些人的低声议论话语。

  “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没死……”

  “到底是什么伤了他?”

  “十四青玉所那边好惨……”

  “是谁要把他抬回去的?”

  “他会怎么样?”

  “谁知道……看长老他们的心情吧……”

  ……

  “铛……”

  清脆的铁链撞击声回响在这间屋子里,提醒着殷河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有些吃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向四周看了一眼,又低头向自己双手上的那一副镣铐看了看。

  此刻,醒过来的殷河的处境有些奇怪,他身上的伤口都已经被人妥善处置包扎过,衣服也换了一套新的,但是,在他的双手手腕上却被戴上了一副精铁镣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囚犯。

  只是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却又明显不是囚牢,看着窗明几净,虽然摆设简朴,但也是一个正常人起居居住的地方。唯一与众不同的大概就是大门半开着,门外却站着两个强悍雄壮的战士,像是门神一样看守着他。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不知道是重伤之后的乏力,还是心情疲惫。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从远及近地走了过来,门口原本有些放松的两个守卫战士顿时都站直了身子,挺胸仰头,看起来威武无比。

  片刻之后,几个人影走到了门口,随即鱼贯而入。

  一共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个白面男子,鹰眼薄唇,目光冷冽;走在第二的是个头发有些发白的老头,看上去约莫有五十多岁了;最后一个走进来的却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约莫才十七八岁,长发披肩,明眸闪亮,正是青春美丽的年纪。

  与前两个板着脸的男子不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一进到这间屋子里,顿时就好像让这里明亮了起来,让人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殷河的目光在看着第一个男子和第二个老头的时候都很平静,唯独是在看到那第三位少女时,突然怔了一下,目光也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但很快的,他就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

  在这三个人走进这间屋子后,随后又进来一个仆人打扮的少年,他搬来了三把椅子,就放在距离殷河所躺着的那张床五六尺外的地上,一字并排,随后就退了出去。

  而那三个人则是就这样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三道视线一起落在了殷河身上。

  “殷河。”坐在中间的那个白面男子首先沉声开口道。

  殷河转过身来,面对他们三人坐着,但并没有起身,因为在他手腕上的镣铐上还有一道铁链就连接在旁边的墙壁上,他被死死锁住了。

  他并没有去多看坐在左右两边的老头和女子,只是面色平静地对坐在中间的白面男子点头道:“江强大人。”

  被他叫做江强大人的白面男子面无表情地道:“我与莫铁书、季红莲三人,奉长老会之令前来向你问话,你须如实回答,不可有半点虚言。”

  殷河叹了口气,举了一下双手,随即发现镣铐声响,只得又放了下来,道:“上一次我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啊,江大人。”

  江强好像没听到殷河说的这句话一样,淡淡地道:“你把当日发生的事,再仔仔细细说一遍。”

  殷河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眼角余光扫过那边,只见江强和白发老头莫铁书都是面无表情,反倒是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的美丽女子季红莲眼神里有些微妙的情绪,似乎有些很深的不一样的笑意隐藏在目光深处。

  殷河很快就把目光收了回来,沉默片刻后,还是开始讲述起来。

  从那一天运送青玉石开始,一直到在十四青玉所外发生的可怕异变,那只叫做黑魔螳的恐怖怪物杀死了所有人的惨剧,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他甚至连在那片林子中突然出现的两个影子都说了,哪怕他当时神智已经有些模糊,都看不清他们的脸容。

  不过,在所有的事情里,殷河最后还是偷偷隐藏了一点东西。

  那些好像都不像是真实的东西,好像都是自己梦里才出现的臆想而已。

  梦中的神山他没说。

  梦中那只变异得可怕的右臂,他也没说。

  在他说完这些所有的事情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在这中间,对面的三个人全部都是安静地坐在那边听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出声打断他,也没有人提出任何问题。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