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酒钱(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3043 2017.09.06 09:30

  殷河回到了自己在圣城的家里,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现在看起来都是冰冷的,人人对他都畏如蛇蝎,哪怕是在这府邸中仍然还有不少老人是看着他在这里长大的,但也同样无人敢接近他,除了那个头脑最简单、大概还不通人情世故的荒人奴仆赤熊。

  造成这种局面的最大原因当然是殷河在回家那一天里令人发指的所作所为,那血淋淋、残暴的一幕让绝大多数的殷家人都吓到了,没有人再敢去接近这个看起来像疯子一样的二少爷,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同样,也没有人敢公开去欺负他了。

  只是现如今,人人都知道殷家两位主人的意思,特别是主母胡姬,一定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的亲儿子殷海推上下一任家主的宝座。而在这个目标实现以前,最大的阻碍当然就是殷家的二少爷,目前甚至可以说是长子的殷河了。

  那一天的最后,殷河就在那血腥气四溢的厅堂里,向父亲问起了大哥的事,而他得到的回答也没有出乎意料之外:大哥殷洋在率领属下士兵出城追捕荒盗中,被荒盗伏击重伤而死,同行的士兵也几乎全部战死,情况惨烈。

  在那之后,家中众人商议,因为殷河在内环之地多年,神山妖力必然已经侵袭肉身,于巫术一道难有成就,而老三殷海看起来天赋上佳,不如就立他为嗣,同时为了避免麻烦,就没有再通知在内环之地的殷河……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殷明阳赶走了所有在场的下人奴仆,大概也是自己这个做法终究还是有些不太光彩的吧,而在面对自己这个儿子的时候,他似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那一天,在父子二人单独相处的时间里,在所有话都说完的时候,殷河也没有再发怒发狂,他没有愤怒,也没有哭泣,他甚至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从头到尾,他只是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位父亲。

  再后来,当天黑下来的时候,他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那里,只留下殷明阳一个人独自坐在越来越暗的厅堂中,被阴影所遮盖。

  而,殷河回到了自己的家,却发现这里已经与以前不再一样,甚至不再欢迎他回来。每一天,他醒来行走在这个家里的时候,感觉到的都是冰冷的敌意。

  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哪怕是曾在内环之地中经历了很多的殷河。

  这一天,他终于有些忍耐不住,去叫了赤熊,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殷家,准备去圣城中那些繁华无比的街道上闲逛行走。

  ※※※

  数年之前的时候,殷河还是这座城池中众人皆知的翩翩少年,花天酒地,放浪形骸,拥有一大群与他同样是贵族身份的世家子弟朋友们,整天在一起胡天胡地,过着纸醉金迷、酒池肉林般的生活。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骤然惊醒然后离开,前往了那本不该是贵族子弟该去的内环,一去三年,从不出现。

  而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繁华喧嚣的圣城街头依旧热闹,很多地方的景物包括商铺、酒楼,甚至青楼都好像跟三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唯一变的人,好像只有他自己。

  他站在街头认真地想了想,发现在当年号称半城兄弟的自己果然并没有如今还能信赖的朋友。殷河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然后突然很想喝酒。

  他察觉自己从内环之地回来后,似乎特别喜欢喝酒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过管它呢,也不是什么大事。

  殷河招呼了跟在身后看起来有些憨厚呆傻的赤熊,准备去找一家有名的酒馆喝酒。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整天干的就是这种吃喝玩乐的勾当,对圣城中的这些场合真是烂熟于胸。

  不过很快的,殷河就发现了一个有些尴尬的问题。

  他发现,自己身上没钱。

  在内环之地中干活当然是有报酬的,毕竟在那里做事不但十分危险,还有无所不在的神山妖力会侵袭人的肉身,虽然只要没修习过巫术就不用害怕反噬焚身的可怕后果,但只要时间呆得久了,总还是有害的。

  殷河在内环之地的三年里,先是在经常与魔兽和各种凶险搏杀厮斗的卫队里干过,后来受了伤退了下来,就在运送青玉石的队伍中又做了一阵,然后就遇到了黑魔螳。

  内环之地里并没有类似钱庄的这种商铺,所以殷河所得的钱财都是贴身藏放的。但是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他在昏迷中被救出,一路送到了圣城,一路上昏迷不醒迷迷糊糊的,最后又被当作嫌疑人扣留软禁了一阵子,在这中间,他的全身衣物都被人换过了。

  其实不换也不行,那一身衣服早就被鲜血浸透发臭了,只能扔掉。但问题是,在这中间他身上所有的财物,也同样不翼而飞了。悲剧的是,他还根本无法去追讨回来,因为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太多,经手的人也太多,完全没办法查到那些钱财的下落。

  在回到殷家以后,以他的身份,其实是可以向家里要钱的,但是在这几天里,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跟他提起过这件事,人人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就连送饭的都是战战兢兢放下就走,生怕多留一刻说不定就会被这位看起来走火入魔的疯子少爷打成一个血人。

  后来,殷河了解到了,如今在殷家里掌管银钱的是胡姬。

  所以现在的殷河,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这个问题很要命啊,让人十分头疼,就眼下来说,就有一个特别大的坎过不去,没钱买酒喝啊。

  殷河在束手无策寻思一阵子后,目光落到了身边的赤熊身上,然后,他把这个大个子拉到一旁,笑呵呵对赤熊道:“赤熊,身上有钱么,拿出来我们一起去买酒喝?”

  赤熊看着殷河,瞪大了他那两只比常人大很多的巨眼,然后慢吞吞地道:“不……能……喝!”

  “我知道,我知道,”殷河干咳几声,道,“以前我娘在世的时候,呃,还有我大哥在的时候,都说不让你喝酒的,这个我知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啊,如今只有我一个人……了。”

  不知为何,原本还笑着说话的殷河在说到这里时,突然声音顿了一下,默然片刻后才叹了口气,又伸手拍了拍赤熊的肩膀,道:“反正以后你就听我的吧,我跟他们不一样,我让你喝。”

  赤熊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然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好……”

  殷河笑了一下,道:“不过要买酒就要有钱啊,我现在手头紧没钱,你在家里干了这么多年,一定存了不少钱吧?拿一点出来,我们买酒喝嘛。”

  赤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道:“没……钱……”

  殷河怔了一下,若不是他从小跟赤熊在一起许多年了,对他了解极深,知道他不会说谎,不然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他这句话。所以,他有些奇怪地对赤熊问道:“不应该吧你,在家里干了这么多年,你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总该存下一点吧?”

  赤熊摊开手,还是那种缓慢的声调:“没……给……”

  殷河脸色忽然冷了下来,拉住赤熊追问了好一会,在赤熊那古怪且缓慢的说话方式中,他连蒙带猜的总算是大概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离开家进入内环之地后不久,父亲殷明阳就将家中的钱财大权交给了胡姬掌管,胡姬从此在殷家得势。当然了,那时候的她也只敢对下人们颐指气使,对殷家长子的殷洋还是不敢怎么样的。

  不过这样一来,身为殷家下人之一的赤熊日子便不好过了,他是殷河过世的娘亲带过来的人,又是个有些痴傻的荒人,胡姬包括殷家的许多下人都看他不顺眼,从此便有了许多刁难,其中便包括想方设法地不发例钱了。

  其实从刚才与赤熊的对话里,殷河还能隐隐猜到一些更过分的事情,赤熊身材魁梧犹如巨人,虽有些痴傻却力大无穷,饭量同样也是数倍于常人。胡姬对此非常不满,不但扣下他的例钱,还常常克扣饭食。

  昔日,大哥殷洋还在家中的时候,对赤熊还多有照顾,那时候胡姬也不敢太过放肆,但半年前殷洋出了意外过世后,赤熊在家里便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的了,这日子确实过得有些难受。

  弄明白了事情原委,了解了这些年的经过,殷河安静地站在这阳光明媚的街头,良久没有言语。

  身边不远处就是人来人往热闹的街,但是他却觉得有些透入骨髓般的寒意。

  他抬头看了看天,只见晴空万里,像是一颗清澈的蓝色宝石,干干净净,似乎没有半点瑕疵污点。

  就像此刻他身边的这座繁华巨城。

  他的手慢慢握紧,他冷冷地笑了一下,过了一会,他忽然啐了一口,然后骂道:“妈.的!装什么干净?”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